院線影評/《恐怖鄰人》:驚悚盡在不言中

1

文/ Maple

Untitled《恐怖鄰人》改編自前川裕的懸疑推理小說,導演黑澤清在本劇營造難以言喻的恐怖驚悚氣氛。

向來擅長以冷冽風格直指人心邪惡及脆弱面的導演黑澤清,繼療癒性質濃厚的《岸邊之旅後》,重返心理驚悚類型電影。新作《恐怖鄰人》改編自前川裕的懸疑推理小說,雖然原著有推理性質,但黑澤清顯然更著力在營造難以言喻的恐怖驚悚氣氛,選擇一定程度的抽象與留白手法,試圖讓驚悚氛圍更加盤旋不去,也再度強調了人心之謎有多麼難解。

在黑澤清導演的號召下,堪稱一流卡司的《恐怖鄰人》讓西島秀俊和竹內結子繼警探劇《殺人草莓夜》後再度合作,此次扮演有些貌合神離的夫妻,默契極為自然。而香川照之這次飾演冷到人心裡、莫測高深的「恐怖鄰人」,更是讓人不寒而慄,和竹內結子一放一收間,把心靈控制與洗腦的恐怖感逼到極限,成為全片兩大支柱。

Untitled2▲電影前半段看起來是不同夥伴互相合作,共同解開懸案的架構。

雖然以「意象」與「留白」營造深刻而盤旋不去的心理驚悚是黑澤清的拿手好戲,但原著畢竟是懸疑推理小說,《恐怖鄰人》因此前半與後半有些斷裂。前面看起來是嚴謹的警探辦案劇情,但走到後半開始揭曉恐怖鄰人真實身分時,反倒愈發顯出黑澤清意在言外。後半段電影不斷成功地營造層層恐怖感,揭示每個角色的多重面向,讓每個角色都開始令人難以信任、令人毛骨悚然,然而原本看似清晰的解謎線卻反而沒有正面處理。

就在從紮實辦案劇情,跳到全然抽象心理驚悚氣氛的過程中,有一兩條線該適時更抽象處理卻過於具象,有些該適時具象處理的又顯得過於抽象,還是隱約看得出導演與原著間的拔河。雖然氣氛掌握過人的黑澤清,仍然可以穩健地把觀眾一步步帶入故事的迷宮陷阱,但最後的結局肯定無法讓所有觀眾滿意。

Untitled3▲香川照之片中表現相當內斂,常常明明沒做什麼卻處處令人感到顫慄,著實是全片最重要的靈魂人物。

反過來說,如果全片繼續走紮實的推理辦案劇路線,它可能會成為一部頗平庸的懸疑電影,反倒浪費了這個題材—都市人際間真正恐怖的不信任感,才有人與人(尤其是家庭)之間的誤解、不滿與斷裂。黑澤清固然是透過這個題材,把它處理人際間的危險而一觸即發的恐怖可能,發揮到極致,同時也直指日本社會冷漠疏離的家庭與人際關係之間,可能隱藏的恐怖真相。

終究這是一部接近都市恐怖傳奇,卻又扣合著都市人際關係最日常常見的不信任感,因此讓人更感顫慄,而非一部明確解謎的推理劇。中間未曾解釋的環節,可能讓人更悚然而驚,不知背後藏著什麼樣人心的未解之謎,但也可能讓部分觀眾一頭霧水地覺得「我到底看了什麼」,這端看觀眾期待這是一部什麼樣的電影。這是一部非常黑澤清,非常走到內心的驚悚片,卻也是一部未完成的推理解謎作品。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