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下女的誘惑》看朴贊郁電影:有信念,便要解放

1

撰文/鐘樂偉

改編自英國著名作家莎拉華特絲的經典著作《荊棘之城》,《下女的誘惑》帶著朴贊郁個人華麗的電影風格來到觀眾眼前。photo via Catchplay

作為今天享負盛名、韓流的中堅力量,外界從不敢小覷韓國電影於現今世界電影市場的地位與影響力。韓國電影自90年代起飛以後,不少西方的影評人不但對韓國作為亞洲一大興起的電影工業市場另眼相看,更對帶領這股韓國電影「新浪潮」的多位韓電影導演,能夠把韓國的傳統東方元素與西方美學連結一起的魔力極為著迷。現在,這批同樣是在 1960 年代出生的韓國電影新浪潮推手,不論是金基德、奉俊昊、林常樹與洪尚秀,都已是今天獨當一面的韓國電影導演。但是,要選一位最能與西方電影市場混合一起的人物,便不得不提朴贊郁導演。

擅長把血腥、暴力與情慾優雅化,拼上一個扣人心弦、不安與充滿復仇意味的故事,是朴贊郁的電影共有語言,以及他能在戲院內經常取得戲迷拍案叫絕掌聲的原因。在 2009年 的電影《饑渴誘罪》後,朴贊郁有一段日子離開了韓國本地的電影市場,最近,他拿著英國著名作家莎拉華特絲(Sarah Waters)的經典著作《荊棘之城》(Fingersmith),重新回到韓國這個他最熟悉的圈子裡,改編成他最新推出的電影作品《下女的誘惑》。

原先是騙子找來「下女」一同說服有錢的大小姐,沒想到最後竟是大小姐與下女一同私奔。photo via Catchplay

原著《荊棘之城》以英國的維多利亞時代為故事背景,朴贊郁則巧妙地把故事轉移至 1930 年代,日本殖民朝鮮半島時的日子。故事講述金敏喜飾演的千金小姐秀子,她因為繼承了家中一筆巨額財產,引起了河正宇飾演的朝鮮草根騙子的貪念,希望以藉獲取秀子的芳心而改變自己貧窮的命運。他先假冒一位日本伯爵,再找來金泰璃飾演的少女扒手作「下女」,貼身服侍小姐之餘,也極力遊說秀子嫁給假冒的伯爵。為了擺脫趙震雄飾演的姨丈的控制,秀子決定與騙子結婚,但另一方面,秀子卻也發現自己對「下女」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然而,認識朴贊郁電影故事橋段的影迷,也深明他筆下的這種奸計永遠不會輕易得逞,結果,當然是充滿著奇情與意想不到的結局。

信念就是他的語言

朴贊郁最為人熟視的電影,想必是他的處子之作《JSA 安全地帶》,還有他早期被稱為「復仇三步曲」的《原罪犯》、《復仇》與《親切的金子》的三套作品,連帶後來的《再造人之戀》與《饑渴誘罪》,朴贊郁一共在韓國國內製作了 6 套電影,涉獵的題材雖然廣泛,有關於南北韓的軍人、囚室人、聾子、女犯人、精神病人、神父與吸血鬼等等。但當中的共同電影語言,其實終歸而言,就是兩個字:「信念」。

 

朴贊郁經典之作《原罪犯》,講述主角吳大秀尋找當年被栽贓入罪的原因。photo via IMDb

在朴贊郁的電影世界裡,每一個他用心刻劃出的主角人物,都是有一種人類最歇斯底里的原始慾望。就是要憑著這種對慾念的渴求,不論面對任何挑戰,也要使盡全力支撐著這條人生道路,來填滿靈與慾的空間。就如找尋被囚真相的「吳大秀」、希望找出女兒被殺害元兇的「東鎮」、向誣害她成為階下囚者報仇的金子、務求要把自己變成再造人的「英君」,還有為求解放對血與性需要的「神父尚賢」等,他們全都是懷著一種「信念」,希望透過戰勝現實的制肘與道德的枷鎖,最終獲得釋放與解脫。

這一次的《下女的誘惑》亦不例外,河正宇飾演的朝鮮草根騙子為了改變命運,不惜冒著性命危險向秀子埋身;趙震雄飾演的姨丈也同樣為了滿足個人性慾,禁室培育著秀子,迫令她每天要與那些日本性愛小說為伴;秀子為了擺脫囚禁枷鎖,亦冒著被殺的風險與下女二人私奔等等,都是把「信念」緊扣著人性對「慾望」釋放的追求,來探討當人類面對著引誘時,那種由弱者轉化成勇者,擁有無比動力排除萬難的過程中,是如何被引爆出來的細緻美學。

《下女的誘惑》中秀子原為了擺脫束縛答應與騙子結婚,最後甚至跟下女一同私奔。photo via Catchplay

日殖時代的社會轉變

以大時代說小人物的故事,向來是朴贊郁的電影強項,這一次他拿著日殖朝鮮時代作背景,點出了當時社會上貴族與平民百姓的階級對立,其實是承襲自李氏朝鮮年代晚期的遺風。朝鮮半島自 1910 年開始便成為日本於亞洲建立的帝國版圖一部份,變成日本國的殖民地之一。在首十年的殖民時間中,日本針對朝鮮半島實施高壓的統治,朝鮮半島反抗日本入侵的聲勢,未因殖民而消失,反而越演越烈,更於 1919 年 3 月 1 日發動了「三一運動」,激起了第一波的抗殖運動的浪潮。

然而,踏入 20 年代以後,日本殖民者對管治朝鮮半島的思維,隨著大正民主時代開始而出現改變。原來被禁止出版的朝鮮語報章、雜誌與其他文化刊物,都因為日本文人政府當道而獲得解放。懷柔政策也為朝鮮半島帶來了較進步的社會思潮,正如電影《下女的誘惑》中講述的女同性戀議題,原來在朝鮮王朝與早期的日殖朝鮮年代,保留著傳統家庭價值的朝鮮半島人民,都未敢談及,更遑論挑戰,但直至 20 年代中期開始,伴隨著日本的殖民政策稍為放寬,朝鮮半島內部的女性平權意識亦因而大大提高,女性提出性與家庭關係解放,也慢慢於社會中出現。

韓國導演金美貞拍攝恐怖懸疑電影《Shadows in the Palace》敘事範圍限縮在宮廷的宮女圈,擴展論述女性議題的可能性。photo via IMDb

當時,最具代表性的女權份子,便是韓國最早的女性運動家「羅蕙錫」。出身自富裕家庭的羅蕙錫,成長後曾經留學日本,學習油畫等藝術知識。回國後,她從而投身參與革命事業,更身體力行,反抗擁有上百年歷史的朝鮮半島傳統家庭文化,拒絕家族安排的門當戶對婚姻,以自由戀愛的理由與愛人金雨英結婚。其後,她於外遊期間與另一男子發生外遇,最後她決定自己掌握命運,擺脫傳統的婚姻枷鎖,與丈夫離婚,成為朝鮮半島上鮮有,能高舉自由愛情的勇敢女性,其冒險行為絕不亞於電影中的女僕與秀子。

另外,電影中談及的日朝語混雜情景,其實也就是 30 年代初開始的日殖朝鮮半島時代的縮影。早於 1910 年代日本殖民朝鮮半島之始,日本殖民者深明要抑制朝鮮人民反抗日本的力量,控制他們的書寫語言便是關鍵。但是由於日本人認為日朝兩地人民身份與地位有異,而且為了方便區分與監控朝鮮人民,尤其當中的叛逆份子,所以早期的日治時代,日本殖民政府雖然以「日語」作為官方語言,但也維持著朝鮮語作為朝鮮半島的語言之一,以隔離政策管制語言。踏入 20 年代大正民主時代,放寬的殖民政策更使以朝鮮語出版的書籍雜誌不受阻礙,使日朝兩語共融的環境,就如電影呈現的內容一樣可被接受。

暗殺

由導演崔東勛執導的電影《暗殺》以韓國獨立運動為背景,描述各方執行暗殺親日派任務的過程。photo via IMDb

直至 30 年代中後期,由日本大將南次郎擔任朝鮮總督以後,本來較自由共融的風氣便出現巨大變化。日本的軍人政策於 30 年代以降改為針對朝鮮殖民地實施強硬的「同化政策」,稱為「內鮮一體」,即要清除朝鮮人民的原有身份,融入大日本帝國之內。當時,除了禁止任何以朝鮮語出版的刊物,並大舉捉捕研究朝鮮語的知識份子之外,也強迫朝鮮人只能學習日語,取代他們朝鮮母語。後來,更要求朝鮮人民放棄原來的韓語姓名,一律改為日語名稱,全方位貫徹執行「去朝鮮化」的民族政策。電影裡的日朝兩語對話的場面,也就成為歷史中的歷史。

這一次,朴贊郁的電影《下女的誘惑》,外界著重的主要賣點,當然一場接一場拍攝得唯美的情慾場面。但情慾背後,綜而觀之,他潛藏的電影訊息,是在提醒觀眾要擺脫現世壓抑,解放自己的慾望與信念。或許在警醒一眾戲迷之前,飾演秀子的女主角金敏喜便先行一步,學懂了箇中精髓,搭上比她年長廿載的已婚韓國導演洪尚秀,以行動來實踐出「朴贊郁」精神。

延伸閱讀:

院線影評/《下女的誘惑》:嗨到荼蘼的感官饗宴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