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在計畫南向,人家已經揮軍北上」:WebTVAsia 藉 YouTube 來到台灣

1

谷阿莫(左)及黃明志(右)兩位紅人皆是WebTV Asia的簽約創作者。(圖片取自《超級紅人節》微博、黃明志官方粉絲專頁)

台灣影視產業落後國際已久,傳統媒體規格化大量產製內容的形式,複製到新媒體也一直沒能真正成功,一家以標榜「內容貿易」為主的馬來西亞公司 WebTVAsia 已經打進台灣,其跨國跨業串連創作者與內容,透過各式社群平台露出的經營模式,比本地大部分網路影音公司走得更前。

WebTVAsia 由設立在吉隆坡的葡萄子媒體娛樂所經營,公司最早從音樂製作、專輯發行起家,後來擴大到藝人經紀並投入電影的製作,近年馬來西亞票房第一的四部電影都是由葡萄子製作,導演就是入圍今年金曲獎最佳男演唱人的黃明志。原來電影才是他的主業,他的電影雖然主要是華語發音,但因為故事強調本土,演員包括華人、馬來人和印度人,內容反應現實的馬來西亞。黃明志是幕前幕後兼任的創作人、也是跨領域影歌雙棲的全能型藝人,他的第四部電影《猛加拉殺手 Banglasia》因為主題敏感被馬國電影總局禁演。劇中他身穿「Save Malaysia」字樣的戲服,當局認為會傳達給國際以為馬國不安全的訊息,需要剪掉 31 個鏡頭才能上映,幾乎就是整部電影要重拍,所以他放棄國內上映,以眾籌上網路來面對禁演,除了電影、歌唱事業外,他也經紀其他藝人,馬來西亞知名偶像型創作歌手四葉草就是他成功打造出來的。今年入圍金曲的專輯叫《亞洲通殺》,是一個新時代跨領域、跨國界,活躍於新媒體的新型態藝人

黃明志這個藝人某種程度就代表了 WebTVAsia 的精神,一個不太見容於傳統主流媒體的新媒體藝人,WebTVAsia 就是希望能代表、推廣、協助這些讓傳統驚豔的新藝人,印證到台灣的合作夥伴,赫然出列的是高爭議性的谷阿莫,截稿時 YouTube 超過四十萬的訂閱,FaceBook 按讚粉絲破兩百萬,早期版權有爭議的時代 YouTube 訂閱高達七十幾萬的頻道因侵權被下架, WebTVAsia 一度協助他向 YouTube 爭取將頻道恢復,後來又再一次被關閉,才重新經營目前的:頻道3號【谷阿莫】,現在盡量避免爭議以自製內容和得到授權的電影評論為主。WebTVAsia 台灣CEO陳威全形容谷阿莫非常清楚自己在做甚麼,早期未得到電影公司授權,直接使用電影預告片並劇透(爆雷),「幾分鐘看完一部電影」的諷刺性作法就是他個人的獨特風格,雖然讓電影公司恨、電影迷愛恨交織,等到成名後加上與版權方的多次交手,靠自己獨立一人作業走出一條他專屬的演藝路,六月中谷阿莫出席中國新浪微博舉辦的「超級紅人節」(類似YouTube Creator Awards)首次真人亮相,也可見他不打算只隱身幕後的企圖心。

WebTVAsia 其他合作的品牌內容還包括中國的「羅輯思維」,台灣以十二星座短片一炮而紅的PopDaily,和大家熟悉的 TGOP這群人(YouTube 訂閱 FaceBook 按讚都接近百萬)樂人、在不瘋狂就等死 X 狂人娛樂、阿滴英文、葉氏特工、靠杯星球、晨悠、脖子等。

而WebTVAsia台灣負責人 陳威全 VChuan 才 32 歲,公司裡其他十幾個工作夥伴連 30 歲都不到,問他一共有多少員工,一下子算不清反正也還會繼續增加,對自己投身其中的事業侃侃而談。十多年前陳威全因為和阿爾發唱片簽約,從馬來西亞來到台灣,剛簽約時一直沒發片,於是開始寫歌,丁噹的《我愛他》、楊丞琳的《仰望》等,從 2002 到 2014 年為許多知名歌手創作了近兩百首歌,期間也發行了三張個人專輯,直到三年前 2014 年個人第三張專輯發行後,開始將工作重心移到幕後。

因為多年好友在馬來西亞經營的新媒體 WebTVAsia 正式進軍台灣,投資兼合作經營台灣分站,個人並另外成立經紀公司上行娛樂,著名的街頭藝人鼓手羅小白、橘子 20 星光大道第一名的車志立都是上行的簽約藝人。

曾是發片歌手的陳威全,如今跨足幕後,不僅是WebTVAsia台灣區CEO,更成立經紀公司。

以亞洲包括馬來西亞、泰國、印尼、新加坡、越南、香港、韓國、日本⋯⋯一個接一個的方式開拓市場,舉中國(北京)為例, WebTVAsia 和知名的視頻網站優酷合作,將優酷很多被侵權上傳到 YouTube 的內容,如《萬萬沒想到》、《小蘋果》等,除了協助處理版權問題外,各國各地的原生內容經過 WebTVAsia 維權外,也相互交換行銷到各地。

說到台灣市場的現狀,YouTube 提供唱片公司等內容公司、知名藝人、網路紅人(素人、Youtuber)處理官方上傳的版權內容,一套稱為 CMS(channel management system),可以直接利用這個系統下架侵權內容,這是 YouTube 對單一頻道內容供應商提供的一般服務,WebTVAsia(頻道) 取得的是最高權限的 MCN 多頻道連播網,目前這類公司在 YouTube 的合作體系也才剛起步數量還不多,成為 MCN 後就需要和更多內容商或 Youtuber 合作,YouTube 官方也會提供相關課程輔導經營者成為合格並認證的 MCN 頻道商。MCN 業者必需要掌握足夠數量的 creater(內容頻道),經營績效越好YouTube 就會釋出更多的權限協助業者擴展。

問到台灣有沒有競爭者,陳威全說來自香港的 VS Media 算是同行,目前只經營中港台三地。一般「網紅」的經紀公司很容易往 MCN 發展,WebTVAsia 比一般單純由網紅經紀起家的 MCN,提供更廣的專業服務和發展更多的垂直水平整合,不只提供 YouTube 平台上拆分廣告利潤的前端服務,後段的經紀業務也會擴大到 YouTube 以外的媒體或平台,以及發展線下的表演活動業務、社群推播行銷等等,提供旗下網紅們拓展演藝事業的各項加值服務。一來 YouTube 的分潤機制對一般創作者來說還不足以和主流表演市場等量齊觀,二來 YouTube 自己也經營MCN,簽下全球性的網路紅人,和我們這種地區性的 MCN 亦競亦合,所以不可能完全依賴 Youtube 的培植,擴大經營自己藝人的社群力量,在其他社群平台的影響力和線下的實力,才能立足市場。

Google(YouTube)體系的分潤機制相對其他媒體的廣告收益本來就低,台灣更低過許多國家的平均水平,以 WebTVAsia(台灣)合作的「PopDaily 波波黛莉的異想世界」為例,台灣的 CPM(Cost Per Mille)分潤如果是一塊美金三十元台幣左右,到了韓日就能高到一百五十元差到五倍,因為韓日市場的廣告製作成本與版面價位都倍數於台灣,其他 FaceBook 的價位也差不多等比例,如此廉價就更撐不起台灣社群網路平台靠廣告收入的經濟規模,也定位了內容投資的價位水平,唯一可堪告慰的是,台灣還不是最低的,東南亞有些國家如泰國、越南更低,馬來西亞和台灣幾乎已經一樣了,也由此可見我們在內容產業的價格定位,更趨近東南亞國家,離東北亞是越來越遠了。

就連知名網站 PopDaily 分潤也低於其他東北亞國家。(圖片截取自官網)

面對 FaceBook 這兩年把重點壓在推廣影音,相對壓縮了 YouTube 霸主的地位,陳威全的看法很樂觀,對創作者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創意,平台越多內容越容易被看見,讓創作者和觀眾透過社群很容易的連結起來, 不論哪個平台處於優勢, 對他們來說都是優勢,而且現實是 FaceBook 的 IA (Instant Articles,即時文章)或 YouTube 的分潤,根本養不活這些創作者,從平台外創造更多其他的收入就變得很重要,這也是 WebTVAsia 及其經紀體系存在的價值,協助爆紅的創作者擬定策略,透過公司體制、業務支援、社群操作,加長並鞏固他們的網紅生命。

說了很多有關經紀網紅的業務,陳威全拉回 WebTVAsia 真正的核心業務是「內容貿易」,在東南亞蒐集各地的原創內容輸入中國,再將中國同類的節目輸出到東南亞各地,以及東南亞各地內容的相互交易,「創意」才是貿易的主體。也就是「一即是全  One is All」的策略,一地生產多國行銷的概念,這也是 WebTVAsia 來台灣發展的主要原因,台灣的內容轉輸出到東南亞華語圈,要比進中國容易,因為中國現在的內容產業競爭太激烈,東南亞包括台灣的華語內容要進入中國競爭也越來越困難,反而是相互間的交易更容易,所以他們來了,也比我們更早布局經營東南亞的華語市場。

加上串連足夠的網紅形成更大的規模,打造創意內容的區域生態圈,成為內容的製造工廠,目前合作的藝人大部分是 90 後,甚至不乏 00 後的出道者,經紀的藝人大部分出身素人,內容也以 UGC 為主,和主流娛樂市場產出的職業藝人,未來發展到底是趨同還是存異,陳威全的看法是,以往網路上個人單打獨鬥的創作者通常都以一個很輕量的價格賣給通路視頻商,未來必須透過商業機制的協助來倍數化他們的成長,才有可能向主流市場靠攏,也不排除未來和主流電視台技術合作,將影音的品質提升到更專業的水平。在新媒體尋找可行的商業模式,如果內容無法對創作者帶來收益則寧可不做,所以對近來火紅的直播風潮,陳威全持非常保留的態度,看不到具體的收益,直言沒內容、沒品質的直播就像是在賺「孤獨財」,不會對藝人有加分作用,經過實證後也不建議所屬藝人輕易嘗試。

陳威全最後援引集團創辦人兼 CEO Fred Chon 對  WebTVAsia 的願景:希望建立一個在行動上的電視台生態系統,串連所有的創作者與內容,透過官網、App、各式社群平台接觸觀眾。台灣算起來是晚進的市場(去年12月),因為有其他市場的經驗可以參考複製,也對成功抱持了更大的信心。

去年在馬來西亞舉辦了首場全亞洲 YouTuber 聚會與頒獎典禮 WedTVAsia Awards 2015,今年十一月會移師南韓續辦,七月也會在峇里島舉辦首屆音樂節,陳威全並期許明年這些活動就能巡迴到台灣。

採訪完  WebTVAsia,重擊對新時代的媒體競爭,拋出幾個議題讓大家思考,沒有標準答案,因為媒體環境還在持續變遷中⋯⋯

1)我們的「南進」策略有可能自外於中國嗎?

2)新媒體藝人具備的自製、自導、自演自己做視頻,詞、曲、演唱全能搞音樂的特質,到底是專業技能的稀釋,還是傳統主流藝人未來強大的競爭對手?

3)未來垂直整合內容生產到藝人經紀,最大化單一品牌價值,以跨越國境行銷為目標,會是可能的新路嗎?

「我們還在計畫南下,人家已經揮軍北上」

台灣的網路近用一向在亞洲地區佔有優勢,但這樣的優勢和鄰近的東南亞真的還有差距嗎?陳威全以他個人接觸的經驗回答:「整個亞洲地區的年輕人越來越接近,台灣擁有的優勢逐漸在縮減,現在感覺起來真的沒有什麼差別了。」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