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品牌封殺 何韻詩:「面對強權歪理,每個人都是受害者。」

1

文/卓藍

螢幕快照 2016-06-07 下午2.06.17

何韻詩因參與香港「雨傘運動」而被中國網友稱「港獨」。(圖片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香港歌手何韻詩原定於 6 月 19 日跟國際品牌 Lancôme 合作舉辦音樂會,以清新能量為主題,在小型咖啡店跟品牌消費者以音樂互動,「久未發市」的何韻詩對此非常興奮,還在臉書打廣告,呼籲歌迷朋友多多支持之餘,也賣關子說到時打算公布 10 月演唱會的詳情等。

沒想到海報一推出,惹來部分中國網友不滿,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直指何韻詩是鼓吹「港獨」份子,之後更在社評明確表示;「他們(中國民眾)今後會對吃中國飯砸中國鍋的境外藝人和各種力量越來越不客氣。」明顯是針對最近跟達賴喇嘛見面,跟中國政治氣候背道而馳的何韻詩。在大家熱烈討論品牌活動是否不該跟政治扯上關係時,品牌 Lancôme 以秒速發表聲明澄清何韻詩並非有關品牌代言人,高調撇清關係,以慰撫中國廣大客戶群。Lancôme 此舉被香港媒體發現並被大肆報道,成為焦點新聞;Lancôme 香港公關當日晚上發表聲明取消音樂會,以為可以平息事件,卻被香港網友群起圍剿,指品牌整個過程中完全對歌手欠缺尊重,甚至發起罷買行動,不再支持 Lancôme 及其公司相關的所有產品。說是一場「公關災難」,但也顯然是藝人被政治打壓的活生生例子。

螢幕快照 2016-06-07 下午1.38.22

Lancôme 於 6/5 發表聲明,澄清何韻詩並非有關品牌代言人,高調撇清關係。(圖片來源:Lancôme 臉書截圖)

「受害者」何韻詩翌日發表個人聲明,對事件感到極度遺憾,亦有感 Lancôme 的聲明嚴重誤導大眾及影響個人聲譽,要求 Lancôme 法國總公司公開交代原因,還她公道以及給公眾一個合理解釋。她提到:「一間公司商業上畏縮而過份自我審查的決定,牽動了一整個社群的恐懼,助長了另一個極權的橫蠻。」「我們從來不是獨立個體,面面對強權歪理,其實每個人都是受害者。」事件中,何韻詩的好友王菀之高調支持,在臉書上公開跟品牌說「拜拜」,杜汶澤也以過來人身份剖白,他說:「其實所謂的被封殺藝人,生活大概都是這樣過的。每當有工作機會出現,結果不是老闆,就是對手、同行,怕受牽連而自然地告吹。打落水狗,就是娛樂圈生態。」

螢幕快照 2016-06-07 下午1.42.37

何韻詩於 6/6 在臉書上發佈聲明,指出「面對強權歪理,每個人都是受害者。」(圖片來源:何韻詩官方臉書截圖)

螢幕快照 2016-06-07 下午3.11.39

杜汶澤於 6/6 在臉書上聲援何韻詩。(圖片來源:杜汶澤官方臉書截圖)

的確,杜汶澤口中的「被封殺」藝人近年屢見不鮮,何韻詩自從前年高調參與香港的「雨傘運動」開始,在政治議題上都越來越敢言,香港的大型遊行、立法會會議、政論網站上都不乏她的蹤影,甚至有人笑她上新聞版比上娛樂版的機會還要多,但她曾說:「經常有人說出『藝人不應談政治』之類的無知論述,彷彿藝人就只應談風花、講雪月,其他一概不應涉及⋯⋯一個 true artist,不該為跟自己利益有關的事情才發聲,而是時刻關注整個社會的傾斜和不公義,你有權有勢有身份有地位,再加上有自身的創作和表達能力,才更應該在適當時候做出適當的決定,為比你更弱小的表態,代他們站出來。」


李施德林漱口水找何韻詩合作廣告,亦遭中國媒體點名批評。

由於政治一直以來在娛樂圈中都是避諱話題,當一些人走在前面大膽發言時,娛樂圈就會列為「異類」,雖說中國的藝人黑名單只是傳聞,但的確這些藝人在中國的工作邀約已完全歸零,而這種還未確認而製造的「白色恐怖」深深影響香港藝人,像黃耀明、黃秋生、黃子華、演員王宗堯、樂團 Rubber Band 等也是「同類」,他們對於政治或者時事議題不吐不快,卻換來工作量和收入大減、唱片公司不續約、左派報紙不報導他們的新聞,而靠中國消費者支撐的國際品牌也不敢找他們合作。音樂會不敢辦,因為沒有品牌贊助;電影不敢開,因為合拍片的中國電影公司不點頭。其中例子包括歌手謝安琪,被網友爆料她曾經到過「雨傘運動」場地後,立馬十場中國巡迴演唱會緊急叫停,謝安琪也被逼休息一年暫緩幕前工作,可想而知影響多大。

被「封殺」的藝人下場是工作被打壓,零收入的話,不要說藝人,連一個普通人也難以撐下去吧?到底他們的生存之道是什麼?答案是轉型。像何韻詩跟黃耀明離開原來的唱片公司後,繼續以自資方式舉辦演唱會,不能花錢買電視廣告,就靠網路宣傳爭取票房,而本來不是他們粉絲的人,也因他們對政治立場的鮮明而把認同化為行動,買票支持,所以他們每每宣布有音樂會,幾乎每場爆滿。

1510627_639211919546059_6395566253440629349_n

因政治傾向而被中國政府打壓的杜汶澤和黃秋生(左至右),兩人幾乎在香港合拍片中絕跡,必須另尋發展。(圖片來源:杜汶澤官方臉書截圖)

此外,何韻詩也大力推動個人生活品牌,除賣衣服外,還提供寄賣服務,在市集活動上做做小生意,以副業維持生活。至於電影方面,杜汶澤和黃秋生幾乎在香港合拍片絕跡,杜汶澤除主力港產片拍攝,也嘗試馬來西亞市場,在當地成立電影公司,投資過《麻雀王》、自導自演的《開飯啦》等電影,在星、馬兩地成績不錯,而他亦打算在今年開拍以空手道為主題的電影,他曾言:「有時別無選擇,反而是一種幸福,至少可以活得簡單。」至於黃秋生則轉戰舞台劇跟電視圈,舞台劇是黃秋生的老本行,他重返舞台對劇迷而言是福氣,他也開班教藝人演技,而去年接拍無線電視劇集《梟雄》大受歡迎,演技備受觀眾肯定而得到「視帝」寶座。俗話有道:上帝關上一扇門,也必為你打開一扇窗,雖然沒有門出入很不方便,但有扇窗可以透透氣,不至於在密室裡窒息至死。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