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彩蛋,敗也彩蛋:從6部電影看致敬風潮的優劣

0

從最受歡迎的超級英雄電影、改編自童話故事迪士尼動畫、到如《權力遊戲》這樣素材取自小說的影劇作品、經典電影的重啟,近幾年好萊塢的原創劇本已成乾枯狀態,而這也造成了最近每部電影似乎都在相互致敬、影響彼此的奇異現象。不論你喜歡與否,對於這樣的風潮稍作關注,也許將來在電影中看到類似元素出現時,你將會有不一樣的看法。近期專門做電影研究的 YouTube 影音頻道 Nerdwriter1 就以此發表了一段影片,探討電影劇本中出現的「互文性」、以及這樣的現象究竟對好萊塢是好還是壞:

何謂電影中的互文性?

《美女與野獸》全新預告高度還原了過去的動畫。

《美女與野獸》全新預告高度還原了過去的動畫。

互文性本是一種文學理論,強調透過文字借用或轉譯,來製造文本的歧義性,即是在單一作品中大量使用隱喻或受到其他文本影響。Nerdwriter1 認為如今的好萊塢劇本中也能常常見到此現象(其實就是俗稱的致敬),因為現在大受歡迎的電影大多是改編自漫畫、小說、電影前傳/番外篇,片中自然可以看到不少像原著或前作致敬的內容了。另外他也舉例本週剛釋出預告的真人版《美女與野獸》,其中的野獸大宅、凋零的玫瑰、最後出現的經典歌詞「Be Our Guest」就都充滿了對動畫版的致敬意味。

網友將《美女與野獸》預告與動畫相比:

近期電影中可看到的互文性

三十年後再與韓索羅、莉亞公主、丘巴卡相會,粉絲的心情應該很激動吧。

三十年後再與韓索羅、莉亞公主、丘巴卡相會,粉絲的心情應該很激動吧。

當然致敬不僅止於其他電影,有時候也可能是流行文化,像是一首歌(歌詞)、一本書等等,意味著我們永遠無法逃脫互文性,因為我們的日常文化本身就深受著其他「文本」影響,而這裏先探討的則是其他電影的部分。Nerdwriter1 舉例像《侏羅紀世界》大量出現類似前作《侏羅紀公園》的場景;《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中幾乎每一集都能看到湯姆克魯斯吊著鋼索從高處一躍而下,這類型的「畫面致敬」。有時當舊人物在新作中登場,更尤其讓粉絲驚艷,像是《STAR WARS:原力覺醒》中韓索羅、莉亞公主出現,C-3PO 指著韓索羅喊出他的名字、幾個好久不見的角色一起出現在大螢幕上,忠實的星戰迷更是激動不已。可見當連《星際大戰》這樣本身影響流行文化長達 20 年的世紀經典玩起致敬,所帶來的威力更是不容小覷。

相信應該很多觀眾在看到年老的韓索羅、丘巴卡、莉亞公主再重逢的那幕,感覺就像芮拿起路克光劍時,看到內心影像時一樣震撼。

相信應該很多觀眾在看到年老的韓索羅、丘巴卡、莉亞公主再重逢的那幕,感覺就像芮拿起路克光劍時,看到內心影像時一樣震撼。

索倫本來不應在《哈比人》的故事中出現。

索倫本來不應在《哈比人》的故事中出現。

由此可以見到電影中這類型的互文性,可以輕易地操弄觀眾的心情,在需要時讓電影氣氛達到巔峰,雖然看起來對於創作者來說是頗為便利,但這樣手法若淪為濫用,卻是會讓人有點厭煩的:像是《哈比人》系列中出現的黑暗大魔王索倫,依照原著本應不會在故事中登場,整段劇情感覺一切只是為了讓精靈女王大顯神威、呼應《魔戒》系列而寫。

互文性究竟對電影是好是壞?

可汗大吼自己名字這邊中二指數真的爆表啊。

可汗大吼自己名字這邊中二指數真的爆表啊。

而雖然出乎意料之外的致敬橋段可以讓粉絲驚喜,但 Nerdwriter1 也指出有時候不當的改編容易讓劇情變得廉價——像是《闇黑爭霸戰:星際迷航》中班奈狄克康柏拜區飾演的星際艦隊特工「約翰哈里遜」,原來就是傳說中的大反派「可汗」;《007:惡魔四伏》中的反派佛朗茲其實就是「 Ernst Stavro Blofeld」⋯⋯而且兩者都是角色像自我介紹一樣揭露自己的本名,太過刻意又不自然的對白讓人忍不住想在戲院大翻白眼,懷疑編劇根本只想靠塞個經典人名,讓劇情看起來更有起伏。

《闇黑無界:星際爭霸戰》中可汗揭露自己身份的片段:

《007:惡魔四伏》中 Ernst Stavro Blofeld 揭露自己身份的片段:

龐德系列中的經典反派

總比格雷對安娜告白「我有五十道陰影」還要好吧⋯⋯這句台詞根本零意義,純粹是為了呼應書名啊。

總比格雷對安娜告白「我有五十道陰影」還要好吧⋯⋯這句台詞根本零意義,純粹是為了呼應書名啊。

這種現象也出現在去年被罵翻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格雷在劇情的高潮開始娓娓道來自己有夠悽慘的身世背景,最後搭上一句台詞:「我有五十道陰影⋯⋯」,讓人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了什麼。

誠實預告也吐槽過片中這句莫名其妙的台詞。

 

超級英雄電影中常見的互文性

《蝙蝠俠對超人》中有很多完全取自漫畫的畫面和台詞。

《蝙蝠俠對超人》中有很多完全取自漫畫的畫面和台詞。

超級英雄電影中常常可以看到所謂的「彩蛋」,而這樣向原著致敬的元素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導演查克史奈德的作品中又尤其常見,除了這次在《蝙超》中的開場畫面就幾乎是完全複製漫畫外,蝙蝠俠的幾句台詞如:「我的父母教我的是不同的一課,無緣無故死在路邊排水溝」、「阿福,我們是罪犯,我們一直都是罪犯」,皆是原封不動採用漫畫台詞,讓漫迷非常興奮,只是沒看過漫畫的觀眾在看時可能會有點聽不懂就是了。

同樣對於畫面有絕對堅持的查克史奈德,過去的作品如《守護者》也能看到類似的手法一直出現。

同樣對於畫面有絕對堅持的查克史奈德,過去的作品如《守護者》也能看到類似的手法一直出現。

究竟這樣大量利用互文性的劇本,是增加電影的層次,還是只能單純服務粉絲?Nerdwriter1 最後並不認為這樣的風潮不好,反而致敬的元素為電影大大增加娛樂性、掀起討論後更能製造社群影響力。在看完這支 6 分鐘的影片後,雖然是好是壞答案無解,但至少今年在看《海底總動員 2:尋找多莉》、《神鬼認證 5》、《憤怒鳥玩電影》這些劇本出自重啟、改編的作品時,你也能有些自己的看法了。

延伸閱讀:
《腦筋急轉彎》小彬彬其實沒死?扭轉結局的電影粉絲理論

是句點還是未完待續?5 分鐘揭露電影結局的藝術

關於作者

電影宅/多肉

一個勵志以宅為業的電影愛好者。 https://www.facebook.com/movieandprejudic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