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米花電影院】珍妮佛勞倫斯與台灣的第一類接觸⋯差點 GG 了!

1

▲爆米花電影院遠赴紐約專訪《翻轉幸福》導演、勞勃狄尼洛及主要演員們

文╱翁瑞怡(影片由爆米花電影院提供)

要問我好萊塢這麼多明星,有誰最想看到本人的?答案應該是珍妮佛勞倫斯吧!一個這麼真性情,想什麼說什麼的年輕奇女子,又是奧斯卡影后,這麼紅,卻偏偏沒有台灣媒體訪問過她!(誰叫她偏愛獨立製片,大片廠的片只有《 X 戰警》,大堆頭訪問又不一定排得到台灣記者)這次好家在《翻轉幸福》終於有了機會,而且把她視為繆思女神的導演大衛歐羅素也加入獨家專訪的訪問陣容,天啊,太開心了!

◎ 專訪過程一波又三折

Still1220_00001

▲導演大衛歐羅素脾氣太出名,專訪還沒開始就讓人坐如針氈啊

導演大衛歐羅素短短三年間,個人問鼎五座奧斯卡,比他作品更有名的是他的脾氣,1999 年惹毛好好先生喬治克隆尼,這次和小珍妮佛三度合作,也早就傳出兩人在片場大小聲,讓能獨家訪問到導演的我相當驚恐,畢竟沒訪問過,誰知道他心情好不好會不會「大小聲」我?當我開口問第一個問題,問導演已經和小珍三度合作,怎麼保持新鮮感和找出不一樣的演出時,大概隔了三秒導演沒接話,我心想完蛋了,真的是度日如年的三秒鐘!接下來更沒想到,導演一開口就是滔滔不絕:「首先,這個故事截然不同,是我從來沒嘗試過的題材。故事從一個 10 歲的小女孩開始講起,深入她的內心,她爸爸是經營卡車廠的,她媽每天都窩在家看連續劇,台灣有連續劇嗎?」什麼?導演你在問我問題嗎?「當然有啊!」我趕快回答,導演又問:「那你們管『連續劇』叫什麼?」結果我腦筋一下沒轉過來,跟導演說中文叫「長壽劇」,導演真的超認真的跟著講了一次,還問發音標準嗎?後來又考我「 literal 」怎麼翻?很認真的解釋給我聽,還稱讚我們會說中文好厲害!結果整場訪問就這樣,不是只有我出題,導演也不時會突然丟問題叫我接招(也會突然叫旁邊助理接話)。最後請他跟台灣觀眾問好,他還問我「台灣有多大?是什麼意思?」(真的考到我一下講不出來⋯)最緊張害怕的導演訪問就這樣輕鬆、笑聲不斷地完成了。

只是訪完導演的好心情,一下就被潑了一桶大冷水,電影公司的公關來報:小珍妮佛因為生病,整天訪問取消!真的是晴天一個霹靂,當場又一個「完蛋了」。還好在我們努力不懈地使出纏功後,公關硬是幫我們在晚上的首映會喬了一個位置,還緊急替我們調度好攝影師、收音師,不過但書是:他也不知道小珍妮佛會不會踏上紅毯!

Still1224_00001

▲至今還未有台灣媒體專訪過的珍妮佛勞倫斯,因生病臨時取消一整天訪問真是太令人晴天霹靂了!

還好,可能平常有燒香有保庇,小珍妮佛現身了,只是可能是生病,她也挑媒體作訪問,不是有到就有獎,真的超級忐忑。這次訪問我特地穿上一件上面寫著「 Another Question Please(下一題)」的 T恤,就是想到小珍妮佛一定一看會會心一笑,果真這招也成功吸引到她的注意,一走到我們的位置,劈頭第一句就是:「我喜歡妳的衣服,我也想來一件!」我也趕忙立馬追問,這次她在電影裡再度大展歌喉,不過她曾經公開表示討厭唱歌,而且拍攝當天導演還臨時改歌,但明明唱得很好啊!「大衛他隨時都有新點子,我真的很討厭唱歌,不信妳問大衛,光是叫我唱歌這點,他就很機車!拍這場戲那天,我真的很火他!希望啦,為了大家好,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在電影裡唱歌了」雖然過程短短不到五分鐘,但也問到一些精采的問題,比方她在戲裡扮老演到 40 歲,她有想過自己 40 歲會是什麼模樣嗎?小珍不改直率個性說:「我覺得我現在就已經 40 歲了,超累的!」真的沒辜負我前面專訪一做完,半小時飛奔到首映會場,然後蹲在地上五分鐘寫出來的問題啊!只是希望和小珍妮佛還有下次,然後不要再有這麼多「曲折加離奇」,好好坐下來聊天比較好!

▲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首映紅毯上跟珍妮佛勞倫斯對話啦!(影片 2:26 開始)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