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小說改編的金馬獎最佳劇情片,你看過幾部?(下)

0

繼上篇整理出 80 年代前小說改編的金馬劇情片,下篇娛樂重擊將繼續介紹 90 年代的其他小說改編電影作品。來來來!check 一下,你看過幾部呢?

陽光燦爛的日子 1994

p967457079

改編自王朔的小說《動物兇猛》,也是演員姜文的導演處女作,電影講述文革期間,一群生活在部隊大院裡的孩子度過的青春,有幼稚失敗的革命精神,有懵懂的愛情和對性的衝動,也有成長的故事。姜文使用當時在中國較為新鮮的超現實手法,刻畫出青少年成長故事中的青春、暴力、幼稚和無知。更有深意的是,透過對青少年幼稚和無知的刻畫,展現一個國家和社會的混亂與成長。

時代周刊給予了這部電影極高的評價,「中國導演姜文的《陽光燦爛的日子》堪稱是 94 年度全世界令人絕讚的、至今渴望觀看的影片之一。它是一部從內容到形式都全新的中國電影,它的出現標誌著中國電影跨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這樣的讚譽也許並不算過分,在第 33 屆金馬獎,該片囊獲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最佳跨媒介改編劇本、最佳攝影、最佳音效 7 項大獎。

不過在導演姜文看來,這些讚譽或許都不太重要,他只想描述一個男孩長成一個男人的過程,對他來說,看到《動物兇猛》就問到了味道。他說:

「我和王朔有相同的經歷,都是部隊大院的孩子,又都跟地方上的孩子有很多接觸。看了這部小說,我內心有一種強烈的湧動。王朔的小說像針管紮進了我的皮膚,血『嗞』地一下冒了出來。我不能判斷他的文學價值,我總是把文字變成畫面,我自覺不自覺總是把小說翻譯成電影。我一看到這部小說,就聞到了味兒,就出現了音樂──西藏歌和大食堂的味兒。我原來不知道我能寫劇本,現在想起來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支使我的手這麼『嘩嘩』地寫,而且筆跟不上腦子,我也不覺得累,也不覺得苦,就是願意幹這事。

六萬字的小說改成了九萬字的劇本。有人誤解這是個文革片,我並沒有想拍一個文革片,只是如果我和王朔這些人在寫一個男孩變男人的過程的話,那我們只能寫那個時候,我們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變的。當時寫完後很有信心,覺得這個東西就是好啊,好到我沒有必要去跟別人說這個東西好的程度。可是當我去找錢的時候,有很多人就很懷疑,由於我當時沉浸在興奮裡,我以為大家和我一樣興奮,其實人家很冷靜。我也找不到投資,也不知道怎麼去跟人說這個東西就是好,怎麼好我也說不出來,我覺得,它,這就是一張白紙,我還有什麼道理跟你去說這是一張白紙呢。可是在別人看來沒看出它是什麼,我只是一廂情願暈在裡邊了。 」

天浴 1998

p667337077

陳沖導演的《天浴》改編自嚴歌苓的同名短篇小說,曾創下金馬獎唯一一次大滿貫紀錄,同時獲得第 35 屆金馬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獎,當年還被時代周刊雜誌選為年度全球十大佳片,令人遺憾的是,由於政治因素和情色鏡頭,此片在大陸被禁止公映。

講述了文化大革命晚期的知青文秀,從城市來到藏區,被選中跟隨藏民老金學習牧馬,文秀不堪忍受荒漠生活,一心想要爭取回城指標。為了返回原籍,她不惜獻出貞操,然而這一切不過是一場騙局,文秀淪為眾人玩弄的對象,目睹全部過程的老金在絕望中射殺文秀,並為她殉葬。

電影中跳脫了一般文革電影中大肆渲染的沖天口號、造反抄家的經典場景,而是透過一個女孩在文革中的遭遇,揭示人性的罪惡和時代的淪陷。

片中的女主角李曉璐,出演電影時年僅 17 歲,她將少女文秀的天真浪漫,以及在絕望和痛苦中掙扎的心理表現得十分出色,李曉璐也因此成為金馬獎史上最年輕的影后。

導演陳沖將此片看作是突破事業冬眠之作。她說,「我是在 1997 年拍的《天浴》,那時候我已經從好萊塢搬到舊金山,婚後的生活很安逸、和諧,事業上卻有點像冬眠。嚴歌苓的小說《天浴》把我從冬眠中震醒了,故事中文秀信仰和情操的死亡代表了我和我同齡人的青春。我覺得必須把邊疆記錄在銀幕上,絲毫沒有考慮到這事的困難和將來的後果。記得在探索頻道曾看過一個故事,講到一種青蛙冬眠後必須重新啟動它的心臟,這是十分艱難的,也是近乎奇蹟的。拍攝《天浴》便是我冬眠後的第一拍心跳。」

臥虎藏龍 2000

p1507810991

卧虎藏龍》絕對是 2000 年最傑出的華語電影,在世界影壇上掀起了一陣中國古典武俠的風潮。這部根據王度廬武俠小說改編的電影,將文學語言和電影語言結合得十分完美,除了在金馬獎斬獲最佳劇情片等 6 項大獎,還獲得奧斯卡、金球獎的肯定。

講述一代大俠李慕白有意退出江湖,託付紅顏知己俞秀蓮將青冥劍轉交給貝勒爺收藏,不料當夜被玉嬌龍竊取。由青冥劍引發的江湖恩怨就此展開,江湖俠義和兒女情長的愛戀情懷也暗藏糾葛。

這部電影的高明之處在於,不刻意追求武俠動作和場面,而是將真實情感和古典中國的文化相扣聯,不再停留於感官的刺激,而展現出中國古典的俠義之情。江湖裡臥虎藏龍,人心又何嘗不是呢?

導演李安對於改編電影有著自己的體悟,他在一次採訪中談到,「怎麼改編?美國行內有個說法蠻符合我的想法:『兩條路,你可以選擇毀掉原著拍部好電影,或是忠於原著拍部爛片。』我覺得電影和小說是不同的媒體,改編時常常從裡子到面子都得換掉,以片子好看為主。它如果是本爛小說,何必要忠於原著?如果是本好小說,其文字裡行間之妙,豈能以聲影代之。反之,最好的電影必是筆墨難以形容。那麼忠不忠於原著,也都無所謂了。」

p2169432453

改編自張愛玲於同名短篇小說的《色,戒》,講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位大學話劇團的年輕女團員,加入一群天真浪漫的革命青年,扮演貿易商的太太,密謀色誘並暗殺汪精衛政府的特務頭目的故事。

電影上映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對於電影原型人物的猜測,及對張愛玲寫作意圖的分析,關於電影中三段大膽床戲的竊竊私語,還有對片中精緻又高度還原的舊上海風貌的討論,長時間佔據坊間討論的主軸。而李安的執導等於給影片加持一張品質鑒定書,精緻的場景、演員細膩的表現以及導演對情感和節奏克制和精細的掌控,讓這部影片成為第44屆金馬獎的最佳劇情片。

女主角湯唯在正式拍攝前曾接受一連串的特訓,包括學習蘇州評彈培養氣質,學習上海口音,學打上海麻將來應付數場麻將戲份等等,著實下了一番苦工。而梁朝偉為了演好易先生的角色,不僅聽從李安吩咐減肥,一口氣瘦了8公斤,也在開拍前學習上海麻將,並接受普通話訓練。

在一次專訪中,李安曾被問到為什麼會選擇張愛玲的這部小說拍攝,他非常風趣地回答:「我想是張奶奶在叫我吧!」李安說,其實他很早就看過這部小說了,一直陷在故事裡出不來,他覺得這是張愛玲寫的最棒的一部小說。在李安看來,小說更像電影劇本,張愛玲是年紀大了才寫出一部與自己有些相關的東西,非常巧妙地寫成了短篇小說。要把這麼精簡的小說拍成一個長篇的電影是很吃力的。李安深知有些東西難以成立,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一直到拍完《斷背山》,他才開始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推拿 2014

p2220825301

推拿》曾經在大陸文學界引起很大的轟動,作家畢飛宇拋棄了同情與關愛,本著對盲人群體最大的理解和尊重,描述了一群盲人按摩師獨特的生活,寫出了他們的快樂悲傷、愛情慾望、野心和頹廢,細微而徹底,柔軟又堅強,直指人心。

婁燁把小說拍成電影,不管是在柏林電影節,還是在華人世界的金馬獎都大受好評。畢竟,觀眾很少也很難在電影中看到盲人這個常常被我們忽略的弱勢群體。

電影中的盲人按摩中心,有風流外向的盲人老闆沙復明,常被顧客稱讚其美貌的會所之花都紅,還有整天沉浸在自己精神世界裡的正太小馬,以及日烈中剛從外地投奔老闆的王大夫和小孔,他們的生活各自精彩。而正是嫂子小孔身上的女性氣息,突然喚起了小馬對愛的渴望,這種意識的甦醒也將按摩中心各個盲人按摩師的愛情和生活發生動人的轉變。

據導演婁燁說,「我曾經跟《推拿》的小說作者畢飛宇有一次聊天,我問他為什麼要寫《推拿》這部小說,他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卻說了一件事情:『有一陣子,他的一部長篇的寫作遇到了創作上的問題,怎麼也寫不下去了,於是他整天無所事事,然後經常去南京家旁邊的一家推拿店做推拿,推拿師都是盲人,他們經常聊天,天南地北,混得很熟,成為常客。有一次他最後一個做完推拿後跟盲人一起下班,象以前一樣,他主動拉起盲人的手下樓,在下樓梯的時候突然停電了,一片黑暗,他不得不停下腳步,這時候,盲人推拿師反倒拉過他的手,繼續下樓梯,就這樣,盲人為一個明眼人引路,將這個明眼人帶到有光亮的地方。』
他沒有說這件事情是不是他中斷那部長篇小說的寫作,突然開始寫《推拿》這部小說的原因,我也沒有問,我知道這個段落沒有放在他的完成版小說裡。但最終,我和編劇英力一起,把它放在了劇本裡,放在了電影裡:盲人推拿師小孔在突然停電的時候,對明眼人前台高唯說,眼睛是有分工的,一部分眼睛看得見光,一部分眼睛看得見黑。你還是跟我們走吧。」

婁燁表示要把《推拿》改編成電影有很大的難度,大量的文字是著墨在人物的心理活動上,很難轉換為影響,而他要做的是找到每一個人物的精神。

在籌拍階段,全體主創就進入到盲人學校體驗生活,和盲人朋友同吃同住。

電影用了 6 位真正的盲人作為演員,從選盲人演員開始,劇組就進入到一個瞭解盲人生活的過程中,從無數的推拿中心、盲校開始選擇演員,隨後請了盲人問題顧問給劇組上課,講解如何與盲人溝通。電影的副導演就是盲校的老師,劇組為演員準備了盲文劇本,所有的盲人演員都是摸著讀完劇本,每次開拍前,都有兩個小時是用來帶著盲人觸摸熟悉現場。

最終成片的《推拿》片頭是沒有字幕的,片名和主創都用話外音。在導演婁燁看來,話外音其實是一個簡單的盲人音軌,這是一個關於盲人的故事,他希望盲人也能看到這部電影。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harpsichord

keep calm & carry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