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代號孫中山》 一部怒氣沖天的喜劇

0

照片

看完電影,我問了照片中這群高中生,他們心得是什麼?「我們周遭也有像男主角們一樣的同學,雖然不像他們那麼誇張,但依舊看得出來他們的困境」,我想這樣的回答切合導演想傳達的。

許多人回憶起高中時期,想到的不外乎是課業、未來、朋友、男女關係等等酸澀的憂愁,就如同易智言的前一部長片《藍色大門》一樣,這次他選擇的主題是「貧窮」。貧窮緊扣著每個事件的發生。

許多導演處理貧窮時會採用寫實手法,從穿著、形象、環境,營造出一片衰敗感,《行動代號孫中山》反其道而行,裡面的人物都打理得很乾淨,不像他們嘴巴上所強調的「我很窮」。許多人批評這一點,但其實在電影介紹時,易智言就強調這是一部「最最怒氣沖天的喜劇」,因此《行動代號孫中山》必須是荒謬的,唯有荒謬才能表達一部怒氣沖天的喜劇,儘管在我看來其實還可以更荒謬,更無厘頭,這對導演及演員來說難度都太高,整部電影就處在一個寫實與荒謬間的尷尬處境。

回到人物身上,阿左與小天都為了生活而努力,無奈的是,校內地位由金錢衡量。阿左因為繳不出班費被女生嘲笑,小天則想去畢業旅行,這是他們的偷竊動機,但他們沒有沉淪,人物特質在鑄錯中展露,阿左的純真善良,小天的鍥而不捨,都是讓觀者揪心的安排。青春期就必須背負家庭、貧窮以及許多渴望,因此越陷越深。

其實,若我們將自身經驗投射於戲中主人翁,大概會覺得他們很笨,加上導演刻意「Repeat」許多對話,更會令人感到不耐,但我認為這是一種刻意創造的節奏,戲中他們只想著下一步要做什麼,被貧窮壓著過活,無暇思考求學,遑論替未來打算。這情形最後被小天看破,當大家被老師罰寫,每個人都在回溯誰家長輩比較窮的時候,他說:「再吵下去,你們兒子的兒子都會是窮人。」此時,他明白了貧窮正在世襲,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認為這結尾點睛。

《行動代號孫中山》是一部深刻的喜劇,電影安排的笑料不少,笑完後卻給人深沉的悲哀,類似劇中的高中生出時常出現在你我周遭,只是我們習於忽略。這部電影的目標群眾很廣,能將沉重的社會議題以喜感十足的手法來包裝,讓觀眾更易接受,願意面對,甚至做出改變。《行動代號孫中山》是呼喚改變的電影,除了票房跟口碑,也體現一部與社會現實緊密連結的電影之價值。

關於作者

陳柏全,現任娛樂重擊執行主編。從電影圈菜鳥跳入新創圈,又從新創圈跳回來做娛樂媒體,最後卻發現兩者早已合流,只好認命地做著「互聯網+娛樂」,期許為讀者帶來更多有料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