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奧斯卡看門道系列】最佳導演獎:雙雄對決

0

一如最佳影片類,今年奧斯卡最佳導演主要仍是《鳥人》與《年少時代》一決高下的戰場。雖然個人很遺憾原先呼聲頗旺的《進擊的鼓手》或《性本惡》未能進榜,但五位提名導演皆有可觀之處,看到《暗黑冠軍路》的班奈特米勒獲得提名也相當讓人開心。一般預期,外放華麗的《鳥人》,會幫助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靠著卓越的技術成就勝出,不過以簡馭繁的《年少時代》亦不容小覷。

一、魏斯安德森/《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New York Premiere - Inside Arrivals

不知不覺的,魏斯安德森已從過去《瓶裝火箭》、《都是愛情惹的禍》那個高度風格化的小眾鬼才,搖身一變成為《月昇冒險王國》、《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廣受讚譽的藝術電影顯學。比起《月昇冒險王國》,安德森的奇想與對風格近乎偏執的堅持,在新作更為明顯強烈,題材雖號稱向前輩大師劉別謙致敬,從畫面到內容卻都是不折不扣的魏斯安德森,既甜美又惆悵,雖懷舊卻又不屬於任何一個特定的舊時代,而是凝結在某個端莊粗鄙並存的瞬間-一如片名的《布達佩斯大飯店》。當然,在《月昇冒險王國》的成功之後,安德森玩形式是玩得更淋漓盡致,片中的雪山追逐戲便是其執導功力一大躍進。安德森一直是個愛者恆愛,恨者恆恨的導演,本片便是另一部純粹的安德森作品。喜歡與否見仁見智,完成度卻是無庸置疑。

二、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鳥人

1

一如保羅湯瑪斯安德森與《黑金企業》,一直以來廣受好評的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在《鳥人》成功地自我超越,一面維持導演對現實的觀察與對人性的關懷,同時針對好萊塢做出毫不留情的批判,諷刺的力道拿捏恰到好處,題材野心搭配不可思議的一鏡到底剪接,讓觀眾深陷主角的混亂思緒,親身體驗劇場讓人神魂顛倒的魔力與壓迫感,以及時間在加速與停滯間的擺盪。同時,伊納利圖拍出了劇本裡飽滿的黑色幽默,大量的虛實交錯,遊走於妄想與超現實的微妙界線,選用爵士鼓作為貫穿全片的配樂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拍出《鳥人》這樣的作品,需要高空鋼索般的絕妙平衡感,伊納利圖則展現出特技演員的駕輕就熟,絕對是本年度最讓人目不轉睛的導演火力展現。

三、理查林克萊特/《年少時代

年少時代 Boyhood-李察林克雷特 Richard Linklater

理查林克萊特一向擅於捕捉尋常日常生活裡那些微不足道卻又刻骨銘心的吉光片羽。從《年少輕狂》的高中最後一夜,到《愛在黎明破曉時》三部曲的人生叩問,時間(或某個瞬間)的流動與停滯一直是其所著迷的議題,也是他在商業與藝術間徘徊的平衡木。《年少時代》可謂其生涯至今集大成之作。天衣無縫地壓縮時間,並藉其對生活提出反思,本是電影的魔力,林克萊特表面直白實質詩意的執導則讓其成為時間的鍊金術士,既勇於冒險,也在冒險的過程中拼湊出生活的種種樣貌,混用同一批非專業與專業演員的嘗試,真實捕捉時間所帶來的影響,宛若家庭生活紀錄片的題材在充滿巧思的安排下多了額外的意義,大巧不工地見證了林克萊特的格局與遠見。

 四、班奈特米勒/《暗黑冠軍路

15th Annual Hollywood Film Awards Gala Presented By Starz - Arrivals

很可惜的,即便至今三部電影皆獲得不錯的評價(與奧斯卡提名),班奈特米勒始終沒有獲得符合其實力的評價,前作《魔球》奧斯卡提名演員類與最佳影片卻未能摘下導演提名,本次則剛好相反,導演提名是有了,電影卻被擠在門外,成為本屆奧斯卡最大的遺憾之一。

米勒冷調灰暗、強調敘事而非個人色彩的風格,讓他比起其他對手相對處於劣勢(特別是當你的對手是風格明確的《布達佩斯大飯店》或極盡炫技的《鳥人》),但這並不代表米勒的功力或藝術成就較低。相反的,在《暗黑冠軍路》裡,他讓故事自然流動,不刻意強化罪行的悲劇性格,只是靜靜帶出美國夢背後野心過度擴張的人性黑暗面,比起類型常用的刺激手法更難能可貴。

五、摩頓帝敦/《模仿遊戲

模仿遊戲 The Imitation Game-莫騰泰杜姆 Morten Tyldum

奧斯卡向來強調欲找出藝術與商業的最大公約數,龐大的投票人數加上五花八門的成員背景,得獎者藝術成就雖不見得總能與三大影展或影評人協會得主抗衡,但相對的,如何把傳統故事說得巧妙、說得感人,也成為有志角逐者的重要課題。帳面上來看,摩頓帝敦在《模仿遊戲》的表現比起其他對手保守不少,但他成功把一個讓人難以提起興趣的故事(一言以蔽之:討人厭的天才想要做一台相當原始的電腦,好破解一個高度技術性的謎團)說得絲絲入扣,解謎過程高潮迭起,並不忘提醒觀眾主角所背負的壓力和沈重代價,同時引導班奈狄克康柏拜區領頭的演員群,交出水準整齊優異的表演成績。把各式好食材炒成一盤好料理,足以見證廚師功力。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