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奧斯卡看門道系列】最佳女主角獎:大局底定,會爆冷門嗎?

0

比起其他重點獎項多半是《鳥人》對決《年少時代》的局面,今年的最佳女主角類,基本上已是大局底定。除非大爆冷門,茱莉安摩爾有望靠《我想念我自己》裡,罹患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語言學教授一角,拿下多次擦肩而過的奧斯卡后座。本片其實不算是她生涯最好的演出(有興趣的觀眾可以找找《遠離天堂》或《安然無恙》),但若順利得獎也可視為奧斯卡對這位百變女星遲來的肯定。

一、瑪莉詠柯蒂亞/《兩天一夜

兩天一夜 Two Days One Night-瑪莉詠柯蒂亞 Marion Cotillard

瑪莉詠柯蒂亞絕對是本年度一大驚喜。《兩天一夜》裡的她可能是今年最賺人熱淚的演出,這部電影本身完全未能取得任何其他獎項提名,獨靠瑪莉詠柯蒂亞殺入女主角入圍名單,這本身已是她實力的最好證明。比起其他入圍的男女演員,柯蒂亞在《兩天一夜》裡的角色看似平凡無奇,但她把片中這個必須在兩天內一一拜訪並說服同事放棄年度獎金以保住自己工作的脆弱女子演得立體動人,既不掩飾自私軟弱的一面,同時也把尊嚴與生存間的掙扎表現得絲絲入扣,很難不為之動容。無論最後得獎與否,柯蒂亞都是筆者心中今年的最佳女主角,也是整體最具震撼力的演出。

 

二、費莉絲蒂瓊斯/《愛的萬物論

愛的萬物論 Theory of Everything-費莉絲蒂瓊斯 Felicity Jones

上映至今,《愛的萬物論》多半靠著男主角艾迪瑞德曼脫胎換骨的演出吸引影評與觀眾的目光。但一如現實中的婚姻關係,《愛的萬物論》能夠有今日的成功,飾演霍金妻子潔恩的費莉絲蒂瓊斯同樣功不可沒。

的確,比起霍金本身的戲劇性,默默在一旁照料守護的潔恩發揮空間明顯要來得侷限不少,但費莉絲蒂瓊斯仍成功靠著本身清新自然的演技贏得好評,輕描淡寫之中,角色從少女到少婦的心路歷程,與種種壓力與折磨都躍然眼前,也讓角色在面對忠貞與愛情的兩難時,贏得觀眾的同情與諒解。本片是瓊斯第一次獲得奧斯卡提名,若能持續保持近年的演出水平,成為高知名度如綺拉奈特莉的英國氣質女星絕對是指日可待。

三、茱莉安摩爾/《我想念我自己

我想念我自己 Still Alice-茱莉安摩爾 Julianne Moore

「稱職」的演員與「優秀」的演員最大差別在於,不管角色本身再老套刻板,「優秀」的演員總能在其中變化出新的層次,讓熟悉的文本有著獨一無二色彩。《我想念我自己》裡的茱莉安摩爾便是個相當好的例子。奧斯卡演員類獎項對於「身心障礙角色如何克服層層阻礙」這類題材的偏好,早已不是秘密,而多次奧斯卡獎陪榜歷史,也讓茱莉安摩爾在角逐獎座上先天具有優勢。不過,她不卑不亢的演出仍讓相當老梗的題材增加了厚度,讓這個角色不只是寫來得獎的萬用公式產物,同時並未落入類型常犯的聖人化陷阱。《我想念我自己》或許不是她至今演過最有挑戰性的角色,但這次她在老梗中耍出新招,展現了非凡功力。

四、羅莎蒙派克/《控制

控制 Gone Girl-羅莎蒙派克 Rosamund Pike

大衛芬奇的電影一向不以演員的表現聞名,縱使近年《社群網戰》與《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皆獲得演員類提名,但多半時候重點仍放在導演獨特的個人美學上。不過,在《控制》裡,羅莎蒙派克的演出與芬奇冰冷疏離的風格不謀而合,不帶感情地詮釋角色完美外在底下的喪心病狂,精準展現艾咪工於心計與嬌縱的一面,並強化電影後段極度讓人不適的黑色幽默,是演員與題材完美結合的良好範例。

一般來說,除非演員是超乎想像的傑出(如《沉默的羔羊》裡的安東尼霍普金斯或《女魔頭》的莎莉賽隆),反派在奧斯卡獎總是較為吃虧。羅莎蒙派克能否靠著《控制》拿下小金人仍是未定之天,但能靠病態如「神奇艾咪」的角色獲得提名,已是一種肯定。

 

五、瑞絲薇斯朋/《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FOX_3558.psd

「如果你的勇氣拒絕你,那就超越你的勇氣」,《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宣傳是這樣寫的。這句話其實也很適合用來描述瑞絲薇斯朋為本片所作的突破。她大膽顛覆過往《金法尤物》等片中的美國甜心形象,搖身一變成為一窮二白的迷惘少女,嗑藥濫交或裸露場景皆坦率不加修飾,卻也不忘讓觀眾感受角色內心的良善與堅強。電影本身或許平鋪直述,薇斯朋內心戲卻很豐富,片尾一段真情流露是自《風流教師霹靂妹》後她最好的演技展現。隨著角色自我救贖逐漸完整,薇斯朋也風光重回奧斯卡的提名名單,值得一提的是:她同時也是《控制》的製片,今年可說是她演藝生涯所開啟的新一頁。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