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唐謨專欄/【但但的芭樂】之每個人都愛賀歲片

0
2850326305_370e3738bb_o

photo credit: 187/365 via photopin (license)

 

依時令看電影是個很奇異的電影文化,好像端午節要吃粽子,元宵節要吃湯圓,中元節要放水燈,特殊時節也要看特殊電影。看電影原只個娛樂,但也可以成為一種四季循環的慶典儀式。你很少為了過端午節跑去重讀一次《白蛇傳》或《楚辭》!可是你這一生中,一定會因為過年而特地跑去看某部電影。

這種現象我們通常稱之為「假日檔期」,例如每年夏天的「暑假檔」。一年當中最無聊的電影都集中在暑假放映,因為暑假只會有一種電影可以看,片名也有一種模式,例如:《塑膠人2》或《小魔歷險記3》。這種電影大部份都是又精彩又低能,專門適合放暑假的高中生。台灣的暑假檔經常也被這種電影佔領,很可怕。

另一個重要的檔期就是我們最愛的「春節檔」了。西方文化中也有類似的「耶誕節電影」,他們的假日都在年底,氣候冷得要死,而耶誕節是屬於家庭的節日,每個人都從外地回到鳥不生蛋的鄉下家裡,一家人你看我我看你沒事幹,也不大想出門,於是只好不斷看電視,或者出去租DVD。因此在西方(其實主要是美國),耶誕假期是租DVD的大旺季,電視台也會強力放送「應景」的電影。

美國社會有一部最重要的耶誕節電影《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 1946),導演法蘭克.卡普拉(Frank Capra)的電影風格就是溫馨,動人,勵志,愛國⋯⋯通稱「保守」。《風雲人物》的主角是個一輩子庸庸碌碌的男子,但是他曾為「反壟斷」而拒絕財團,然後留在家鄉接管家族事業,喪失了出外見世面的機會,最後他被奸商陷害,公司陷入財務危機,於是他選擇了:跳河自殺。好巧,那天剛好是平安夜。

然後上帝出現了,祂帶著男主角去看一個「沒有他的世界」。如果沒有了他,很多受他幫助過的人,都因此受苦受難;壞蛋奸商佔領村莊,人世間哀嚎遍野。於是他決定「死而復生」,回家過節。好巧,這個時候大家在耶誕節的氣氛感染下,都突然良心發現,紛紛慷慨解囊,大家捐錢借錢⋯⋯真是美好的人生,和美好的耶誕節。

《風雲人物》劇照。但你會不會覺得很適合配上一些賤嘴對話框呢?

《風雲人物》劇照。但你會不會覺得它很適合配上一些賤嘴對話框呢?

《風雲人物》糟透了,整部片虛假的溫馨,極端保守的家庭觀念,不只是「毀家滅婚」的人看了要跳腳,連我看到都要抓狂。美國人太愛「家庭」了,耶誕節除了讚美處女懷孕,就是要趁機鞏固傳統家庭觀念。不過《風雲人物》影響力非常大,《小鬼當家》的那一家子把小鬼留在家裡跑去巴黎玩,也在旅館電視上看到法語發音的《風雲人物》。我好期待台灣也有國語配音的版本,讓我也感受一下溫馨,一定很爽。總之西方人過節大部份都躲在家裡看電視,看《風雲人物》,或者看金凱瑞用他的好笑臉詮釋狄更斯的《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然後從故事中得到很好的道德教訓。不過說實在,過節還要聽教誨實在很沒意思。

亞洲文化就不一樣了,我們的農曆新年,大家也是都回家過年,整個城市所有的店鋪門口都貼了一張「初五開始營業」,但是我們過年過節並不想在家裡聽教訓,我們要出去玩,整個城市只有一種地方是全年營業,那就是我們新年的救贖:電影院。

港台的新春文化生態,加上我們看看電影的天性,發展出我們最愛的「賀歲片」。賀歲片當然要溫馨,畢竟是過年,而且也要好笑討吉利,畢竟是過年;只要有這兩點,其他什麼都可以。賀歲片可以是動作片、古裝片、愛情片、恐怖片(好像還沒出現);例如前幾年我看了一部超精彩的賀歲片《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演什麼我已經全忘光(好像有人死掉),只記得有一片紅色的大爆破,超應景的。

U1584P28T3D2296970F326DT20081215175502香港賀歲片歷史悠久,而且每年一定要有賀歲片,至少一部,沒有不行。例如早期許氏三兄弟的《最佳拍檔》(又稱《光頭神探賊狀元》),成龍的《警察故事》等等有打架也有好笑的電影。很多港星例如黃百鳴,吳耀漢,吳君如,沈殿霞,薛家燕⋯⋯聽到這些名字就會想馬上到那些片名中常會帶著「喜」或「福」字的賀歲片。

賀歲片的大宗師就是周星馳了,我覺得他的每一部電影長得都很像賀歲片,看他的電影都像過年,都想順便想買個年糕帶進戲院吃,所以他的《食神》、《功夫》、《喜劇之王》等電影到底哪一部是賀歲片哪一部不是已經不可考(因為我太懶);不過大家都不會忘記超級賀歲片《家有囍事》。這部片你們一定看到可以背了吧。那三個寶貝的名字常滿,常騷,常歡,簡直可以列入史上最佳角色姓名前三名(或者三者同都第一),然後三個人開始耍寶,吵一堆架,每個人很都不三不四,當然,還有張國榮和毛舜筠。

關於張國榮和毛舜筠在《家有囍事》中發生的事我在這裡根本不想講,因為你們一定比我知道得更多。作家李桐豪在臉書封面上掛了一張《家有囍事》的全家福,他說:「假使在客廳牆上將他們懸掛起來,他們是不是就變成了家人?」每年過年看一遍《家有囍事》,真的好像過年團聚,他們就像你在外工作或嫁到外地的表哥表姐,春節回家過年大家都好開心。而且這種記憶和感覺,永遠保存在電影裡面,不會因時間或歷史而流逝。

Wu_Yen賀歲片的記憶實在太多了,而且也很「另類」,記得杜琪峰/韋家輝的賀歲片《鍾無豔》 吧!騷狐狸張柏芝忽男忽女,而梅豔芳演男的國王,再加上一個變醜的鍾無豔鄭秀文,三個古裝美女放在一張紅底的海報上,讓人好想偷偷撕下來貼在家裡當春聯。同時賀歲片一定要有大明星,愈多愈好。王家衛/劉鎮偉的《射雕英雄傳之東成西就》一直是我最愛的賀歲片,你講得出來的明星幾乎都在裡面演。他們好像在開《東邪西毒》的慶功宴,每個人規定要演一個好笑的短劇來娛樂大家,於是這部片的眾多國際影展得獎巨星,一個個不計形象,卯起來耍,也超級賀歲的。

相對於西方(美國)耶誕節電影的溫馨保守(和壓抑);流行於港台的賀歲片,反倒像是一種「解放」。春節假期,很類似泰國「潑水節」或巴西「嘉年華」,大家可以趁此時節放開自己,大吃大喝吃到胃腸壞掉,或者看一些根本水準很低的電影,所有的「美學價值」在過年時候通通可以丟在一邊了,只要是有搞笑,有周星馳,有大明星,你拍得再爛再不堪,我們都願意照單全收,反正是過年,我們都豁出去了啦!

關於作者

但唐謨

但唐謨,影評人,臺大戲劇所畢,最喜歡甜點、小狗與電影。著有《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