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急促絢麗的火花,再穩一點就更美了

0

002

史無前例拿下第一位華人柏林影帝,同時還包辦柏林金熊兩大獎的《白日焰火》,在華語市場可說是真正的「未演先轟動」。但華語電影在歐洲影展的成敗,有時總還是隔了點文化差異,回到華語影展來,在柏林成績普通的《推拿》,掃落六項金馬大獎,《白日焰火》雖然也風光八項入圍,最後卻只拿了美術設計的技術獎,明顯地金馬獎對《白日焰火》的各項表現給予肯定,但並不認為這是達到拿獎等級的電影。我自己給它的評價也與當年入圍九項金馬卻全數摃龜的《如夢》相類,是很有可看性、也開創華語電影多元性、相當不錯的電影,整體而言看得見潛力,雖不是成熟力作,可以繼續期待刁亦男未來的作品。

借鏡日本 融合推理懸疑與情感糾葛

《白日焰火》男主角警探張自力(廖凡飾)偵察前後兩件分屍案時,發現神秘女子吳志貞(桂綸鎂飾)與案情似有關聯,追查過程中受到她的吸引,愈接近真相,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愈顯緊張。

故事不難讓人聯想到《白夜行》或《嫌疑犯X的獻身》,在推理探案背後摻雜情感糾葛,是近年日本推理或懸疑小說常見筆法。就像上述作品,角色層次相當複雜,廖凡和桂綸鎂雙雙拿到演員夢寐以求的好角色,中段兩人有多段精彩對手戲,非常值得一看。入圍自不待言,但拿獎是有些名過其實,尤其劇情走到後三分之一,兩人之間的情感與案情都將近水落石出,角色間的關係卻愈難猜測,連演員和導演也有點拿不定主意的感覺,演出不乏含糊帶過之處,終究摘不下金馬亦在情理之中。

螢幕快照 2015-02-02 上午9.45.37

▲廖凡與桂綸鎂在《白日焰火》中的多重交手是影片的大賣點,介於懸疑與愛情片的混血氣氛頗為吸睛。

兼容並蓄的電影語言  風格尚待醞釀

《白日焰火》更有趣的是電影語言上的精細和語不驚人死不休,鏡頭掌握不難看出是科班出身的優秀學生,大量從歐美電影乃至日本電影吸收養分,與其他繼承早期陳凱歌、張藝謀甚至侯孝賢美學的導演相當不同,許多場戲的運鏡調度也頗有令人驚艷之處,基本功不在話下。

但《白日焰火》融合了犯罪、推理、警探、愛情、動作、黑色電影等不同元素,要同時駕馭不同條劇情線並統合為整體,火候確實還差了那麼一點,也導致後三分之一不免予人草率收場之感。加上電影語彙豐富,導演還未能成一家之言,全片隨便截個十分鐘來看都會為其技術精準驚訝,但一旦連看幾場戲就會發現不同語言手法的拼貼痕跡。

螢幕快照 2015-02-02 上午9.48.17

▲片中洗衣店等場景既是主角生活所在,也與辦案主線有重大聯繫。

故事上也有類似的拼貼感。為了將兩人的日常生活與案件兩條線緊密結合,溜冰場、洗衣店、礦場這三個場景設計在劇情上起了巨大作用,既展現出貼近地方色彩的企圖心,卻也顯示出若非這些場景,故事和中國的東北地方也許扯不上太大關係,它的地方色彩還是淡的,倒是展現出中國電影少見的普世性(universal),就這點而言我可以理解柏林把電影大獎留給它,畢竟大家可能是第一次發現中國電影也能在電影語言和題材上如此接近國際,頗為驚喜。

事實上它在歐洲影展勝過《推拿》,也真的是在普遍性這點佔了不少上風,畢竟盲人推拿幾乎專屬華人文化,看在西方人眼中,也許覺得情欲盲人按摩院題材太過獵奇異化,然而對此脈絡熟悉不過的華語觀眾沒有文化隔閡,自然可以較平實地給予《推拿》與《白日焰火》公正的評價。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