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速遞/《進擊的鼓手》:修羅道上的鼓樂聲

0

1

相較於近年美國獨立製片流行的家庭關係或劇情喜劇(Dramedy),2014年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得主《進擊的鼓手》有著令人耳目一新的明顯區別。透過一所菁英音樂學校的年輕學生,與追求完美不擇手段的惡魔教師,探討在音樂(或單純各種技藝)學習上追求卓越所做的惡魔交易--只不過在這裡,浮士德與梅菲斯特換成了大學生和爵士鼓。

為了真正出類拔萃,究竟人需做出何種程度的犧牲與自我逼迫?相較於《黑天鵝》等類似背景的電影,《進擊的鼓手》不單只安於音樂電影的公式,以描繪勝利的同等篇幅描繪背後痛苦,讓最後的大結局多了曖昧難解的五味雜陳。比起臺灣譯名或香港《鼓動真我》的勵志色彩,中國翻譯的《爆裂鼓手》似乎更能表現那份狂熱且不顧一切的火花。

2

成功的快樂與痛苦,在本片有著同等重要性。

除了題材新穎,導演達米恩查澤雷侵略性的手法亦讓人印象深刻。比起強調即興靈感或樂手默契的爵士樂,本片剪接與攝影較接近短促強烈的龐克搖滾,流動的鏡頭及犀利的剪接一方面掩護演員在樂器演奏上的有限經驗,一方面也帶領觀眾透過視覺進入主角混亂瀕臨崩潰的心理狀態,用雙眼感受肉體喘不過氣的壓迫感與疲累;聲音亦有畫龍點睛的表現,鋪天蓋地的音響效果加上動態爆棚的配樂,肯定需要大銀幕體驗。片尾鼓與樂隊的對抗宛若編排完美的舞蹈或槍戰,鏡頭與音樂的韻律配合得天衣無縫,導演似乎在向五六零年代的犯罪電影致敬:想來主角與父親看電影時,那顆刻意帶到放映作品為《男人的爭鬥》(Rififi)的鏡頭絕非偶然。

飾演年輕學生的麥爾斯泰勒表現可圈可點,將主角沉淪(或升華)的過程演得絲絲入扣,但本片真正的焦點還是在J.K.西蒙斯飾演的嚴師上。這位與威廉.H.梅西約翰.C.賴利一樣無所不在且永遠可靠的萬年配角終於有了難得的發光發熱機會,精實身型、銳利眼神,把病態追求完美的偏執發揮得淋漓盡致,又不時在無意間流露出一絲愛才惜才的脆弱。西蒙斯與泰勒在電影後段的一場隨興對談,讓教師這角色真正有了層次與血肉,也讓彼此扭曲又密不可分的關係合乎邏輯。西蒙斯已靠本片拿下無數大大小小演員獎項,就目前看來奧斯卡也是探囊取物,單靠全片最後那個眼神,一切已是實至名歸。

3

誰想得到,這跟《鴻孕當頭》的老爸或《即刻毀滅》的CIA局長是同一個人?

做為近年奧斯卡保障名額的美國獨立製片代表,《進擊的鼓手》比起《南方野獸樂園》的神秘魅力或《冰封之心》的社會關懷,相對顯得侷限,加上電影中段欠缺說服力的轉折,本片做為具有深度的娛樂強片不成問題,留名影史的不朽經典恐怕有點勉強。不過,獨立製片競逐奧斯卡最佳影片之路仍是志在參加,不在得獎,無論如何《進擊的鼓手》有著近年小型製片少有的技術高度,搭配西蒙斯生涯至今最佳演出,以及音樂電影少見的強烈壓迫感,仍是上半年不容錯過的優異作品。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