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擊論壇精華內容回顧(一)/「想做OTT,我們還缺什麼?」

0
20141212_重擊論壇_049

由左而右分別主持人鄭國威、微軟營運暨行銷事業群總經理康容、昕淇科技專案經理黃建豪、酷瞧執行長蔡嘉駿及雲永科技創辦人暨副總經理林志強。

隨著科技發展的日新月異,觀眾收視習慣正逐漸轉移中,傳統電視的魅力不再,繼之興起的是各種網路服務,而OTT(Over The Top)是其中最受矚目的服務之一。

耳熟能詳的OTT服務包含Youtube、Netflix、愛奇藝等,可就內容、平台、終端三個面向來討論;重擊論壇第一場講座「想做OTT,我們還缺什麼?」邀請了四位講者,分別是微軟營運暨行銷事業群總經理康容、昕淇科技專案經理黃建豪、酷瞧執行長蔡嘉駿,及雲永科技創辦人暨副總經理林志強,就這些面向來討論台灣發展OTT的優缺點。

台灣現在機會正好

康容首先分享微軟在歐美的經驗,以索契冬奧為例子,網路其實不會取代電視,反而形成累加,在不同時間或空間上互補。

台灣的優勢在於創作自由,但政府必須有更清楚的法律規範來協助。黃建豪以近年在中國工作經驗談到,中國雖然市場大但競爭激烈,而且審查漸趨嚴格,台灣雖然面臨很多危機,但有更好的發展空間。

酷瞧執行長蔡嘉駿則認為台灣缺乏技術及做內容的人,而酷瞧堅信知識就是力量,所以會推出全自製內容搶攻市場。

林志強觀察到,台灣是發展OTT非常好的場域,內容及終端的變化已經很豐富,但必須要有好的平台來串聯。

想做好內容,必須先抓準TA

主持人鄭國威詢問康容,國外成功的OTT,到底做對哪些事情?

康容認為有三點:「第一是設定的TA精準,第二是國家政府的支持,第三是完整的投資者生態系。」另外,酷瞧將觀眾定位在18-35歲,內容製作也針對分眾推出許多相異的節目,預計明年會有50個節目,目標是打造台灣的HBO,不過酷瞧做法會與傳統電視台不相同,蔡嘉駿說:「戲劇長度會濃縮在15-20分鐘,綜藝節目5-8分鐘,會盡量每個節目做到帶狀,尺寸輕薄短小但上線時間愈來愈密集,這可能是抓緊眼球世代的辦法,會不會成功還不知道,但我們一定會成為最酷的。」而雲永之後會盡全力發展「視頻社群化」,林志強認為未來的視頻分享都會經過分享者個人角度的編整,之後再傳播到社群,這將會達到不同以往的綜效,雲永的新產品Miii TV就是發展自這個概念。

OTT下可能的商業模式

林志強認為目前內容的傳播渠道很多元,但若沒有新的商業模式附著,會白白浪費這些內容,因此雲永另行研發一套O2O2O的模式,看中自媒體生產影片後的新附加價值,並以全球市場為核心來運作。另外也有聽眾詢問酷瞧主要的商業模式,執行長蔡嘉駿的回答很有趣,他說:「因為Youtube的商業模式是『貼片』廣告,但Youtube有極大的流量,酷瞧若選擇賣廣告,一定賣不贏,所以酷瞧未來的重點會放在置入性行銷及業配,我們具備銷售廣告的優勢,會在符合法規的前提下嘗試各種可能。」

為什麼台灣還沒有Netflix?

康容認為,消費者容易從其他管道取得盜版影片,影響到台灣觀眾付費的意願。而雲永科技副總林志強則直白地說是台灣觀眾不想付錢。他舉出台灣也有Catchpaly、凱擘的SuperMOD及中華電信MOD等付費服務,但經營上很難突破,不過中國由於明年要與WTO對接,會強烈打擊盜版,且出現許多新的規定,而習近平在最近貴州的廣電大會上也表示中國需要一個「可控可管的網路平台」,在中國盜版退潮下,會不會讓台灣的付費平台回魂,有待市場觀察。

20141212_重擊論壇_052

康容會後短訪/

「微軟已經耕耘數位版權管理(DRM)很長一段時間,全世界只有蘋果與微軟能做,但蘋果是封閉系統,微軟卻是開放系統,DRM能有效幫助廠商的產品不被偷走,這也是歐美OTT平台能成功的原因之一。」

「像日本沒有OTT,因為政府對版權的規範很嚴格,以電影來看,美國電影版權掌控在製作公司手上,他們可以直接授權給電視台播映,但日本若要授權,必須從導演到演員一個一個談,導致日本現在只有封閉的IPTV服務。」康容認為,想要打造好的OTT服務,除了平台、內容、終端這三點需要緊密配合外,市場、法規、社會等因素也必須到位,「台灣目前正走在對的方向上,但需要有更多人投入內容製作,利用創意來帶動市場,這才是台灣的機會。」

 

蔡嘉駿會後短訪/

酷瞧執行長蔡嘉駿在論壇中提到已釋出作品《大人的殿堂》,他表示,酷瞧提供導演前三集製作費,目前都已經拍攝完成,「我們希望《大人的殿堂》透過群眾募資,成為台灣史上第一部公民自主決定是否繼續的連續劇,這也是一種集氣的參與感,奠定戲劇的知名度和向心力。」蔡嘉駿指出酷瞧除了會花費大量力氣自製戲劇外,也將與一些網路紅人合作,「我們能提供資源和後製技術,而他們就可以提供創意、點子和群眾基礎。」

大量自製戲劇是否會造成難以回本?蔡嘉駿答:「總該有人先踏出第一步。」「不過,載具會影響適合內容,手機形式可以降低製作成本,未來製作費將呈現兩極化,由相對低成本的節目做主軸,同時投入巨額預算在少數幾部作品,透過這樣的節目設計,能在奠定平台高度的同時,又有足夠內容。我們要讓觀眾知道我們不只可以做《AV女優到你家》,我們也能做出很高質感的節目。」而身為新媒體一員,蔡嘉駿表示並不排斥與傳統電視合作對象,如此一來也助於拓展資金,創造更豐富的內容。

黃建豪會後短訪/

昕淇科技是硬體出身,但黃建豪表示在Web2.0的時代,內容才是王道,「目前昕淇在中國大陸已經推出兩檔節目,一個是旅遊,一個是美食,但數位內容要合法必須克服與地方電視台及電信業者的合作,也要通過大陸廣電總局的查核。台灣目前市場經歷的不是刪減,而是整併,淘汰掉不良的業者,未來留下來的將會使得產業更加茁壯。為了培養良好的生存體質,未來將會以台灣為研發控管的基地,在台灣培訓平台總監與專案經理,去管控世界其他地區的發展。」

黃建豪認為台灣還有個問題,就是內容生產者不想白白交出內容,硬體商或平台又不知去哪裡找資源,所以他認為內容商應該團結。「其實臺灣的數位內容曾經比大陸來得豐富,原創性也更高。中國大陸有些節目來自複製,但他們資本較高,對內容製作來講,資本額是一個決定成品品質很重要的因素。台灣過去因為法規扼殺太多數位內容的發展,沒有明確的法規能遵守,將讓會業者無法適從。」很多人都覺得網路造成疏離,但他覺得網路是一個很好將感情聯繫起來的工具,昕淇要做的就是提供合適的平台,整合不同內容,並利用內容把人們連結起來。

林志強會後短訪/

雲永科技推出的產品miiiTV,其核心價值是「自媒體」,只要用手機APP就能隨時建立自己或是訂閱別人的頻道,頻道內容可以自己決定、增加與管理,重新創造以用戶為主的2.0電視系統。「做娛樂性的服務最棘手的是操作體驗要有一致性。拿miiiTV來說,年輕人很能適應科技帶來的改變,因此將手機當成遙控器使用這件事,可接受度普遍較高;但老一輩的人卻用慣了遙控器。不同世代有不同世代使用媒體的方法。」林志強體認到這一點,因此miiiTV希望讓每個人都能成為娛樂頻道的製作者。

「台灣將OTT應用在影視娛樂上有什麼樣的困難?答案是缺乏內容。以miiiTV的角色來看,我們的看法在於豐富它的內容。所以必須要找到內容源,但並不是每個內容源都是有品質的。事實上最簡單的動作並不是自己去產生內容,而是從分享開始。假設你在YouTube上看到很有趣的內容就會分享到FB上,這在大數據中稱為Data Curation」

「現在是一個分享的時代,大家必須把內容的接觸面積打到最大、分享的動作整個社群化。所以必須有個傳播媒介,而非直接點進那個網站。我們認為影片製作的內容必須靠人和人之間的傳播達到最大效益。」不只是現在看到的miiiTV,在未來,透過OTT,我們看到的內容將很有可能都是別人整理、分享而得的資料庫。從林志強看未來的市場趨勢,可以得知影音是未來最重要的發展方向。

(活動現場錄影,可直接從21:00開始觀看)

關於作者

陳柏全,現任娛樂重擊執行主編。從電影圈菜鳥跳入新創圈,又從新創圈跳回來做娛樂媒體,最後卻發現兩者早已合流,只好認命地做著「互聯網+娛樂」,期許為讀者帶來更多有料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