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有趣,執行乏力的《相愛的七種設計》

0

1

不曉得是否與哲學系出身有關,陳宏一導演每部電影都有很明確的主題,完全是概念先行的產物。《消失打看》圍繞著「消失」的母題,電影中有不斷消失的地景,也有消失後引發一連串後續故事的人。而《相愛的七種設計》又來一次,要講的是「設計」,包括了商務上所說的設計,也包括生活中人與人彼此的互相設計。

母題一樣有趣,成果卻一樣缺乏內在邏輯。全片談了半天、還用了七個不同角色切入,但最後只覺得充斥對於設計的各種概念,卻提不出實體與細節,連人與人之間的設計都如同兒戲,看不出誰真有設計別人的手腕本領?更遑論設計手法本身的合理性或深度,也說不上來到底誰想設計誰?最後又哪裡設計成功?

2

片中不少如Doris為自己解套看似聰明,卻完全無視職場現實的場景,莫衷一是的台詞再加上不似認真也不似嘲諷的敘事,令人精神分裂。

相較於許多基本功不足的台灣導演,陳宏一無疑是個異數。他對於影片節奏與視覺風格的掌握相對成熟,如《相》片與《消》片風格迥異,但風格節奏前後都能自成一格,而光就掌握全片穩定氛圍這點,其功力無疑已超越大部分的台灣導演。

然而問題出在內容。全片充滿了脫離現實的職場鬥爭、愛情算計,同時不斷藉片中「專業」設計人士狂罵偶像劇是虛幻沒創意只會老梗、簡直像餵觀眾吃屎的爛東西。而即使沒有這些問題,我也同樣看不出本片是否提出對於人性算計的洞察?或具體的、從「設計」這件事延伸出的理解與詮釋。就如同片中最後提出的飯店草圖,仍然只有概念:一個初聽好像很炫,但細想根本找不到落實方法的概念。整部電影使用各種直白讓人出戲且常常與劇情無關的字卡與台詞一直解釋設計是什麼,最後電影本身卻不曾提出任何辯證,只像片中不斷出現的華麗動畫一樣,不斷改造城市樣貌,但直到片尾,你也說不出這樣的改造是要走向何方。

幾年前,我對《消失打看》的批評如下:

「在所有的角色情感與劇情都意味不明、走向不明、故事進展凌亂的情況下,那些可能美麗、可能不美麗的鏡頭,全部變成無意義的呢喃,凌遲著觀眾觀影的每一秒鐘,讓我什麼也沒辦法想只能拚命想著:什麼時候才會演完?」

而很不幸的,上述批評對《相愛的七種設計》完全適用。全片角色情感走向不明,最後還是不確定他們想要什麼為什麼最後會這樣;在處理「設計」這個母題的時候,以字卡解釋「設計師說的設計是什麼」的手法粗淺,和劇情缺乏有機連結,徒然再讓電影多一層分裂。只能說,假以時日,如果有一個好的、豐厚人性情感的原著小說或原著劇本撞在陳宏一手裡,或許才能真正解決他電影敘事裡徒具文藝腔而缺乏血肉與觀察的問題。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