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梓潔專欄/最完美的結局

0
photo credit: fliegender via photopin cc

photo credit: fliegender via photopin cc

如果硬要說,寫小說與寫劇本有什麼不同?各自難的地方在哪裡?我想,小說難的是好的開頭,而劇本,最難的是結尾。看到結尾很瞎的電影,會讓人否定前面完美的鋪陳,並且痛苦不已。而一個厲害的結尾,會讓你記一輩子。

1-0d8f9

《水曜日的愛情》,左起天海佑希、本木雅宏、原田泰造、石田光。

出軌劈腿小三小王題材戲劇近年在台灣大行其道,但我心目中最厲害的,早在十多年前的日本就出現,編劇野澤尚寫的《水曜日的愛情》。短短十集內,石田光飾演的小三變正宮,正宮天海祐希再翻轉成為賤人,有激情、有轉折、有懸念。花心男本木雅弘內心澎湃的文學敘述式OS,又讓這一切變得不那麼骯髒。

最後,厲害的來了。

兩個女人都不要他了,時移事往,雲淡風輕。多年後,三人還約了草地野餐,曬曬太陽、敘敘舊,到這兒,大和解、大團圓了嗎?未免太歡樂。聚餐結束,各自解散,本木雅弘獨自走在過去讓他百轉千迴的橋上(一邊是溫暖的家,一邊是情婦的家),手機響了。他一派輕鬆接起,語氣舒朗:「是啊,今天真的很愉快。約私下見面?好啊!要約哪兒?」

誰打來的?是幽怨婉曲石田光,還是美麗幹練天海祐希,自個兒猜吧。

十年前在住處上吊自殺的野澤尚似乎暗示了,這剪不斷的男女情事不會結束,正如這類題材將不斷被詮釋演繹,與時俱進,正如週週歲歲年年都有水曜日(星期三)。

法國鬼才導演歐容去年的新片《美麗誘惑》,講一名如蓓蕾初綻的粉嫩少女,為探索情慾秘密援交的故事。雖是法國藝術片,仍看得出嚴謹細膩的三段式結構。

開頭鋪陳十七歲女孩與初戀男友於夏日假期,在沙灘上做了第一次,她驚覺自己在做愛時,像是分出另一個自己看著自己。她小心翼翼地,開啟了不為人知的情慾探索之旅,謊報年齡,與各式各樣的老男人約在旅館,偷母親的衣服與香水,享受另一個自己。

接著高潮出現了:一名熟客老頭馬上風,掛在旅館床上,完美地死去,卻讓少女大難臨頭,通過警察問訊、心理醫師諮商、家庭關係修復這些過程,女孩重新結交同年紀的男朋友,成為一個正常人。

然而,這一切讓她隱隱不安。終於,在結尾,她打開抽屜,拿出當初的援交專用手機,開機,查看簡訊,赴約。

要結束了嗎?說情慾就是無限迴圈?

錯了,那樣鬼才就不夠鬼了。同一個旅館大廳,朝少女走來的,是一個穿著長風衣的優雅老婦人。那位在高潮中掛掉的老頭的未亡人。

飽經風霜、身體無一處不皺的老女人,和鮮嫩欲滴的少女,並坐在床上。她只想知道,與自己白頭偕老的丈夫,最後是何等美妙地死去。老婦人對少女說:「我很羨慕妳。真希望我年輕時也有這種勇氣。」

故事至此,導演(雖然他是男的)像是關起門來,說:這是我們女人的事了。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歲月,我們的成長。

青春肉體不再色情,禁忌誘惑不再情色。完美的結局,把一切都濾成了至真至善。

關於作者

劉梓潔

劉梓潔,一九八○年生,彰化人。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肄業。曾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與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著有短篇小說集《遇見》、《親愛的小孩》,散文集《父後七日》、《此時此地》,現為專職作家、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