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下暴力》:貨真,價實,以及青春

0
1

▲時下暴力》由一群25歲上下的年輕人共同完成。比起「25歲拍電影」口號更可敬的,是它執行面的完成度相當高。

青春這件事,多的是惡。這種惡,來源於青春是盲目的。盲目的惡,即本能的發展,好像老鼠的啃東西,好像貓發情時的攪擾,受擾者皆會有怒氣。–-阿城,《遍地風流

千禧年後台灣的青春片風潮多半聚焦在青春的美好與決絕,因為年輕,一切都理直氣壯;因為年輕,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能立刻笑笑雲淡風輕,反正最後留下的都是值得珍藏的回憶。然而青春正如阿城所說,有它惡的、盲目的一面,日本校園片的霸凌主題是一種,而《時下暴力》則接續《共犯》,示範了另一種青春的盲目與惡行。

作為一部「貨真價實」的青春片,或許正因編導及幕後人員與青少年的距離不遠,全片最出色的地方仍是捕捉青春無名的狂喜與暴烈,欲望的盲目與本能。男主角呂名堯的整體演出非常精彩,把男主角的無明、叛逆、糾結卻又正直善良的衝突性格調和得幾近完美,撐起了電影最重要的骨幹與轉折;女主角李劭婕某些時候帶點舞台劇風格略顯做作,但關鍵幾幕演得頗令人動容。相對的,角色一旦牽涉到大人世界,不管是父母、師長感情或學校背後的利益關係,描繪就相對薄弱許多。男女配角朱宏章謝盈萱是資深舞台劇硬底子演員,似乎面對電影鏡頭時無法完全調整,肢體比表情出色。

2

男主角呂名堯發展路線寬廣,前途不可限量。

腳本大膽結合美國劇作家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的經典劇作《鎔爐》(The Crucible),雖然舞台劇與電影的結合略顯粗糙,但同時也聰明地透過雙線有效地加深了文本深度,掩蓋了主線故事略顯單薄的弱點,成功在轉折處加上潤滑,使得這個幕後團隊壹玖捌柒也坦誠並不完美的劇本,分數得以維持在及格之上。

技術上,這部電影也談得上是「貨真價實」。整體而言,作品自然仍有新導演的生澀與不足,但誠意與衝勁十足,攝影、敘事和年輕演員的演出都頗有可觀,對於年輕人行為舉止的模式捕捉也很獨到,雖然並非「什麼絕世美人」(團隊自己的形容語)或年度必看佳片,但刻意「小題大作」的聰明企圖心,和令人驚艷的執行完成度,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是值得被看見與被注意的嘗試。最重要的是:這部片避開台灣電影常見「什麼都想說、最後什麼都亂七八糟」的毛病。也讓他們能更集中火力在追求執行效果上,攝影與美術完成度都極高,企圖心十分驚人。

然而在電影之外,年輕團隊的靈活度更足以為所有前輩們好好上一課。

本片拍攝完畢後資金告罄,但團隊不打算放棄行銷(孩子都生了就要好好養啊),於是使用 Flying V 群眾募資計劃,準備了吸引人的團隊奮鬥故事,開發週邊創意商品,觸角多元用心,當時捐的款項真是沒有浪費啊!與不同網路媒體合作的《時下報》企圖抓住更多族群,不管你關心社會議題、出版新聞、媒體生態、國際事件或娛樂圈,多多少少都會對這分報紙產生興趣;特映會現場票券設計成一張學生證,而觀眾只要於臉書分享預告片並標註三位朋友,便可得到一份印上各種青春塗鴉語言的衛生紙,「擦完後丟棄暴力」的概念,成本低也夠有趣,年輕族群對網路操作的深度了解,完全不是上一輩人追得上的。

45▲《時下暴力》的電影行銷相當多元化,行銷用心更可在每一件小物上看見。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