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因為大浪就要打來(鄭國威)

0
The_Great_Wave_off_Kanagawa

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神奈川沖浪裡

如果新聞記者可以分成甲乙丙三級,而且如果我是一個主流新聞媒體的記者,那我猜我應該是「乙」,頂多靠著偶爾的努力跟運氣攀到「乙上」,但永遠得不到「甲」。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認識非常多優秀的記者,他們的知識水平、專業能力跟努力程度都在我之上,但我知道即使是他們,都在抱怨主流媒體內讓他們背著包袱,難以施展。

我在許多場合中說過:當我在中正電傳念研究所,了解了媒體產業的問題跟狀況之後,我非常迷惘,因為我知道我不可能在這樣的環境中學以致用,更遑論實現理想。恰巧當時(2005)台灣部落格剛剛風起雲湧,公民新聞、草根媒體的概念備受討論,於是我就順勢軸轉,研究並搞起網路新媒體,一直到現在。我常用的例子是:如果你是念會計的,那麼畢業之後當個會計應該沒有什麼好羞愧的。但當時的我如果真的畢業之後進台灣媒體去上班,我會感到羞愧。

別誤會,我不是要故作清高,說自己不同流合污。我要說的是:即使我努力跟我認識的許多優秀的媒體記者朋友一樣在組織中嘗試、突破、改造,我很清楚我沒有能力做得比他們好,而即使是他們,都沒辦法讓局面向上提升,因為這個環境就是那麼惡劣。

講那麼多幹麻?主要是因為我看見由跨媒體記者組成的「媒體工作者勞動權益小組」在10月26日召開了記者會,會中舉出許多案例,強調當今記者的勞動條件極為惡劣,對身心都造成很大的傷害,而每況愈下的媒體表現跟勞動條件惡化脫不了干係,許多念傳播新聞科技的新鮮人也因此不想投入媒體。

我認為勞工權益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當然支持媒體工作者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但我覺得這問題已經不是要不要爭取這樣簡單了,媒體如今遇到的是典範轉移,是天崩地裂般的改變,爭取權益當然可以,但那就像是乘著船而超級大浪正要襲來一樣,就算船板有洞正在漏水,那肯定不是真正迫切的問題。

事實上,唯一活下來的可能就是趕緊穿著救生衣,抓著衝浪板跳啊!這肯定不是很輕鬆的選擇,但既然同樣很血汗,一點也不輕鬆,那麼痛苦的記者還待在傳統媒體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趕快逃啊!新媒體需要各位啊!

我沒有辦法保證每個人都會在大浪下存活,不,我該說「我保證一定會有很多人無法在大浪下存活」。我也不敢保證我一定就能活下來,我只知道守著到處都是破洞的舊船,穩死。薪資高的、有自信不會被裁員的、什麼都願意幹的,大概可以守得久些,但即使如此也是沒有辦法改變局面的,因為這海面上已經沒有任何一艘船不是千瘡百孔了⋯⋯接受衝浪板,穿上救生衣吧。

新媒體當然無法容納所有跳船的媒體工作者,而且也不必要靠新媒體去容納。有能力的到處都有公司搶著要,這可是內容行銷正火熱的時代,我身邊每個網路公司都在大批大批地徵人。再不然,有才又能文善道的搞個自媒體應該也不難吧,許多沒受過訓練的素人部落客都可以寫到風生水起,難道記者無法投資自己一兩年把品牌養起來嗎?就算是想做調查報導得花錢,群眾募資,到flyingV或我擔任執委的weReport,都是很好的找資源管道。

我工作也很血汗,壓力很大,但我很爽,因為我在衝浪。如果你是還守著舊船而且守得很痛苦的朋友,請告訴我:到底有什麼是一定得待在這個讓你工作得很痛苦的傳統媒體才能獲得的呢?或許我們可以聊聊。

(娛樂重擊/泛科知識/NPost 總編輯鄭國威)

關於作者

總編輯。深深覺得影視音流行文化對台灣實在太重要,而且太欠缺關注。希望娛樂重擊可以帶給大家一些不一樣的內容,也希望能逐漸讓娛樂重擊轉型為更多人可以參與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