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死侍2》:概念不變,爽度加倍

0

維持前集胡搞瞎搞的風格,但針對前作的弱項加以補強,《死侍2》不見得有多巨大的突破或轉換,但絕對是近期最歡樂的標準超級英雄電影之一(以一部強調自己「不是」超級英雄電影的作品來說,莫名讓人有些莞爾就是)。想要進場看的超級英雄電影多些動作、少些哭點和政治議題?選本片就對了。

在《死侍2》裡頭,人生遭逢巨變的死侍努力為自己的生活找到意義。當他遇見了另一名能力強大的變種人少年,他不僅得保護對方免遭來自未來的殺手「機堡」獵殺,甚至得對抗少年本身的內心陰影…

純就電影本身來說,《死侍2》無論笑料或動作場面,比起前集都有著長足進步。首集的導演提姆米勒或許在幫助角色登上大銀幕這件事上頭居功甚偉,然平心而論執導功力並不出色,視覺特效的背景無論在動作調度或喜劇節奏上都顯得捉襟見肘;相較之下,以《捍衛任務》與《極凍之城》等動作片聞名的大衛雷奇與題材的搭配便顯得更為接近,片中無論開場的械鬥、片尾的肉搏,乃至電影中段那讓人看得心曠神怡、目瞪口呆的飛車追逐,都明顯比前作要流暢俐落許多,甚至比起近年的超級英雄電影,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標,在這方面堪比《復仇者聯盟 3》的羅素兄弟。

同時,《死侍 2》在笑料上也更自然明確,主打的一樣是限制級惡搞幽默感,搭配後設的插話與解釋,但無論片頭的「致敬」或與莎朗史東成名作遙相呼應的對談,與電影的結合都要來得自然許多,前述飛車追逐便是動作、笑料與後設的完美結合,營造出全片毫無疑問的高潮。

新角色也是另一個《死侍2》要比《死侍》出色的地方。比起前作單薄的老套反派,機堡(以及演出的喬許布洛林)或許還是有些死板,但至少銀幕魅力以及氣場都要強烈許多,演員也善用本身(苦練許久)的體格,增添角色的威脅感。其他如朱利安丹尼森的火拳或薩琪畢茲的多米諾也為電影帶來讓人耳目一新的樂趣,丹尼森基本上是把《神鬼嚎野人》的角色搬出來重演一次,但還是幫這樣一部刻意吊兒啷噹的電影增添了些情緒重量。畢茲更是再一次證明自己明日之星的身價,多米諾自然而自信的個性搭配周遭所發生的種種混亂反而更有樂趣,偶爾甚至有著與死侍並駕齊驅的效果,讓人很難不期待未來X特攻隊電影的發展。

但本片畢竟還是《死侍》,對於電影享受的程度也取決於對於後設惡搞與(略顯幼稚的)限制級幽默的容忍度。關於幽默感部分,本集在笑點上已經略有修正,整體而言也是有梗多過胡鬧(片中幾個彩蛋真的是超大驚喜),但在後設上,過於刻意的打破第四面牆與續集苦心營造的真摯情感反而有些衝突,也讓角色本身有些單薄。此外,雷奇先前在《極凍之城》所展現出的節奏問題在本片雖已有大幅改善,不過偶爾還是拖慢了電影的步調,需要一點時間才能進入狀況。

終究《死侍2》便是一部正宗續集電影:骨子裡還是大同小異,但更大、更好,也更有發展潛力,即便有人(如筆者自己)對於角色冷感,還是能在其中找到諸多享受。同樣是近期作品,若說《復仇者聯盟3》為超級英雄電影打出格局,相信《死侍2》更能滿足大眾對於超級英雄電影的期待:有動作,有笑點,有溫情,有特效,夫復何求?

延伸閱讀: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最新消息/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