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N 韓劇《我的大叔》:評價兩極的治癒寫實悲歌

0

文/yating

寫實治癒劇 tvN 水木劇《我的大叔》自 3 月 21 日開播以來,打著高收視夯劇《未生》、《Signal》導演金元錫與《又,吳海英》作家朴海英聯手最新力作,備受矚目。講述擁有相同沉重的生活負擔,45 歲男人建築公司安全檢測部部長朴東勳(李善均 飾)與 21 歲女人、建築公司約聘職員李至安(IU 飾)出發,互相觀察並治癒對方的故事。

不過,男、女主角相差 20 歲的忘年戀,播出前已引發非議,韓國民眾甚至揚言拒看。播出後在韓國反映兩極,首播時正值韓國反性侵運動「#MeToo」風潮,劇中暴力、不倫、竊聽等情節,引起有觀眾質疑鼓吹暴力之嫌,進而向政府及韓國放送通信委員會控訴,而另一方面,資深編導以小人物故事出發,反映韓國社會最真實面相,則讓觀眾深感共鳴,直呼台詞:「字字句句打動人心。」

風波至今持續延燒,但收視率卻不降反升,平均收視率從開播的 3.9% 一路上升到第 10 集的 5.8%。而 4月 23 日韓國數據分析公司 GoodData 調查公布的 TV 話題性電視劇排行中,《我的大叔》也打敗 JTBC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成為話題冠軍。該劇值得探討的是以戲劇反映真實社會問題的拿捏與取捨,暴力畫面是必要還是非必要呢?接下來製作組該如何斟酌,是一大課題。

編、導、演「百想」藝術大賞得主合作=收視保證?

觀眾初看劇時,光看標題真會以為是一部浪漫清新愛情劇,不過,其實在預告片中的字幕:「支撐著人生重量活著的人們。一無所有卻渴望幸福的人們。為了他們送上即使平凡卻最幸福的慰藉。」中早已一語道破該劇的宗旨。

故事以男、女主角在同一職場上相遇、捲入公司派系鬥爭的「賄賂」疑雲為主線,展開兩人關係。特別的是跳脫過往女主角傻白甜、男主角高富帥的戲碼,選擇 21 歲的欠債少女和 45 歲中年大叔當主角,兩人個性有著鮮明的對比。冷漠、背負家中巨額債務的厭世女孩李至安,顛覆韓劇以往苦情悲慘的弱勢性格人設,不僅是聰穎過人,為了還債不擇手段,竊聽、下藥、偷竊樣樣來;而溫暖、有著與世無爭性格的「萬年部長」大叔朴東勳,眾人眼中看似一帆風順的背後,也有著不為人知的煩惱,職場上的上司居然是同校後輩,而凡事以「家人」優先的他,除了要供兒子出國讀書,還得向銀行貸款來養兩位落魄親兄弟。而同為天涯淪落人的男女主角相遇後,相互慰藉,成為彼此人生的導師。

由於該劇製作期相當趕,題材敏感,引發不少討論。金元錫導演在4月11日記者座談時闡述故事理念並回覆質疑:「《我的大叔》的『我的』二字,並非形容『我的男人』、『我的戀人』這類的關係,而是如:『我的媽媽』、『我的朋友』、『我的鄰居』般,『珍貴』的關係。我聽說大家說我製作的電視劇都很黑暗,但我認為《我的大叔》是一部喜劇作品,是擁有相同遭遇的男女之間互相治癒,溫暖的故事。」他也希望這部作品能吸引更多男性觀眾收看。

而說起該戲劇的幕後團隊可是大有來頭,由《孤獨又燦爛的神-鬼怪》製作公司 Studio Dragon 和《又,吳海英》製作公司綠蛇傳媒(Chorokbaem Media)聯手打造。值得一提的是編導和卡司皆和百想藝術大賞特別有緣,導演金元錫以《成均館緋聞》拿下第 47 屆電視部門新人導演獎,更以《未生》奪下第 51 屆電視部門導演賞,作家朴海英也曾憑藉《又,吳海英》入圍第 53 屆電視部門作家賞,男主角李善均更是第 51 屆電影部門影帝。

金元錫導演從寫實職場劇《未生》作品一炮而紅,後又以懸疑神劇《Signal》打響名號,以感情刻畫生動聞名。在《我的大叔》中,金元錫導演依舊延續細膩風格,以偏慢步調、憂傷沈寂的調性,塑造出「窮困落魄」的李至安。細緻描繪其日復一日的慘淡生活,三餐都吃不起,只好偷公司辦公室的咖啡包和打包打工餐廳的剩菜,在昏暗房間裡獨自「享用」;付不起安養院費用,只好暗中把有語言障礙的奶奶連病床一起偷渡出醫院,又到超市偷推車替代輪椅。這一幕幕無聲的畫面,再加上不時特寫女主角的破鞋、捕捉其厭世表情,生動地刻劃出被譏為「地獄朝鮮」的韓國社會中,「N拋世代」(指因經濟問題,被迫放棄戀愛、結婚、生子、人際關係、夢想等人生目標的年輕世代。)年輕人的厭世模樣。

小人物的寫實故事 台詞引共鳴、觸動人心

這個看似架構簡單的小人物故事,在編劇朴海英的巧手之下,實則帶入許多韓國社會議題,「N拋世代」、派遣工制度、橫行霸道的高利貸、中年裁員失業、低收入戶的老人安養問題等,更反映出 20 歲、40 歲兩代族群的生活困境及價值觀差異。除了上述女主角年輕世代的生活寫照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場所—「小酒館」,則刻劃出韓國中年大叔的真實日常。這裡是男主角朴東勳和進入二度就業危機的哥哥朴尚勳、放不下電影導演夢的弟弟朴奇勳和「晨間足球會」的大叔們喝酒聊夢想、談煩惱的地方。透過每次的談天、爭執,層層堆疊出深厚的兄弟情誼,不時也會揶揄韓國喝酒文化幾句:「大韓民國的中年男人沒有什麼特長,有的話就是喝酒了!」,「老婆生孩子也喝、離婚也要喝、老婆嘮叨時也想著酒、朋友在等著我、酒在等我、就是為了出去多喝一杯!」

除此之外,最能牽動人心的,便是編劇筆下的台詞了。編劇以男主角的職業建築結構工程師塑造其鮮明立體個性,細膩到對白都融入職業特質,例如朴東勳對李至安的人生建議:「所有的建築,都是外力與內力的鬥爭,風,荷重,震動,把這些可能發生的外力都算進去,然後把內力設計得比外力強……人生也像是內力跟外力的對抗,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內力很強大就能撐過去。 我以為是我的東西、我以為支持我的東西,其實好像不是我真正的力量。」其他對白也打中觀眾的內心,如李至安對自己的惡行詮釋:「活得好的人比較容易成為好人。」朴東勳對於李至安無微不至照顧奶奶的善舉評論:「受傷的孩子總是容易長大。」一句句扣人心弦的台詞,真的如該劇宗旨所願:「為了他們送上即使平凡卻最幸福的慰藉。」

其實近年韓劇不只《我的大叔》有暴力、血腥畫面遭觀眾投訴,像是去年高收視率的《Voice》,和今年高收視率的《Return》都有類似的情況。對一部分觀眾而言,是否有以過度殘暴的畫面、竊聽行為等劇情來達到戲劇效果的必要性,但反方觀眾則認為「當這些惡行被戲劇真實呈現後,會因主角而感到不捨、產生憐憫後,而拒絕這些惡行。」剩下的幾集中,期待編劇和導演的拿捏功力,治癒觀眾的心。

延伸閱讀: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最新消息/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