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先生!我可以喜歡你嗎》:少女情懷是一首無悔之詩

0

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會是什麼心情呢?視線跟著他的影子走,他的舉手投足都散發光彩,對話時的字字句句都想好好收進心底,然後於字裡行間中揣測有無深意,有沒有一絲一毫喜歡自己的可能性。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透明而閃耀的,卻也是混沌而沉重的,只要一句暗號,就能夠喜悅地飛揚;相反的,只要一聲冷語,就會被拉進絕望的深淵,再也爬不起來。如雲霄飛車般的純然愛戀,讓人心動也讓人揪痛,既可能存留在你的記憶深處,也體現於日本純愛電影《先生!我可以喜歡你嗎》的分秒之中。

《先生!我可以喜歡你嗎》(以下簡稱為《先生!》)改編自少女漫畫家河原和音的漫畫《老師!》裡,片名開門見山地告訴觀眾這是一部師生戀的愛情故事。劇情描述著島田響(廣瀨鈴 飾)在好友小惠(森川葵 飾)的拜託下,原是要將小惠的情書放入暗戀的關矢老師鞋箱中,卻糊里糊塗地放到了伊藤老師(生田斗真 飾)的鞋箱裡,硬著頭皮從伊藤老師那邊把信要了回來,卻無意間開啟了和老師的連結。

響一點一滴地發現,看起來一臉冷漠的老師笑起來好看又溫柔,為了解救她無可救藥的課業,還開始幫她課後輔導。不知不覺,響眼神開始追著伊藤老師跑,心也跟著陷落下去,僅僅只是拿著字典輕拍她頭的「書咚」,哪怕沒有任何肌膚觸及或溫度交換,都令她臉紅心跳直線墜落,於是她鼓起勇氣問老師:「我可以喜歡你嗎?」不過要攻陷的不只是課業與伊藤的心,還有其他「競爭者」與最大的難關——老師與學生的關係。

以「師生戀」為主題的少女漫畫改編電影並不少見,除了這部《先生!》之外,近期有松本潤與有村架純合演的《愛,不由自主》、三浦翔平和永野芽郁演出的《白晝的流星》、山下智久與小松菜奈的《近距離戀愛》等作品,有時會以漫畫式的誇飾方法來演繹,讓人看得爆笑、開心又甜蜜;也有些則是較現實取向,如《老師!》就細膩描繪這份動輒得咎的酸甜心事,(雖然學校裡有像生田斗真或松本潤這樣的老師,其實也一點都不真實)但不管是哪一種寫法,故事自一開始便埋下的衝突點都在於——即便兩情相悅,都必須面對師生身份的道德鴻溝與觀感。根據少女漫畫的法則,就算過程反彈再大,大多都能圓滿結束,然而,中間的掙扎、忐忑、患得患失,是否能扣人心弦,激發人的同理心又不停虐心,才是劇情的決勝場。

導演三木孝浩執導過許多戀愛電影,如2010年的《手拉你》、2012年的《我們的存在》、2013年的《向陽處的她》、2016年的《青空吶喊》與《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等作品,不管這些電影是否有得到觀眾的眼緣,三木孝浩在這些純愛故事中營造的空氣感,都是透明、閃耀而輕盈的,《老師!》中亦延續了這種氛圍。

電影中以許多特寫或是以響的主體觀點,來拍出情竇初開的少女如何去觀察心上人,甚至以近乎「蒐集」的角度,以目光來捕捉每一種表情與細微動作,比如說陽光灑落下的髮絲、微低下頭時蓋住眼鏡的瀏海、厚實的手掌、搔搔臉頰後上揚的嘴角弧度,都是少女無比珍貴的戀愛收藏。有些鏡頭甚至是過於執拗又冗長了,但少女情懷總是詩,而詩總是悠長而保留餘韻的,以和心上人相處的時光分秒為軸線,再小的動作都足以編入大事記,都是些太個人的視線,卻刻寫出最重要的兩人私歷史。

故事中,「老師」與「學生」的關係不斷被提到,不只是能否相愛的倫理問題,還有是非認定的權力關係,「大人」與「小孩」的身份指正亦不斷出現。伊藤老師、中島老師(比嘉愛禾 飾)、關矢老師(中村倫也 飾)與弓箭部的三人組島田響、長谷川浩介(龍星涼 飾)、千草惠,就如同對照組一般,相互映照著對愛情的卻步與釋放,收斂與奮力。——因為年齡較大、社會經驗較多,所以能做出最正確的判斷;因為考量較廣、懂得權衡得失,所以能對未來做出更多規劃——這些對與錯又是誰說了算呢?

小惠曾對響大喊著「這世界上沒有哪個人,是不可以喜歡的」,雖然這句話對筆者來說存有一些疑慮,但試著延伸解讀,是否也能說成:「若自己都不願意去捍衛自己的愛情,又有誰會去為你努力」呢?「為了OO好」的心意到底是一種善意,還是主打安全牌的逃避?順著心之所向而作出的努力,又為何只能被歸咎為年輕孩子的任性妄為呢?《先生!》雖是一部過於夢幻而浪漫的少女漫改作品,但若能勾起觀眾一份想勇敢去愛、無悔去愛的心情,也許就任務達成了吧。畢竟,在感情的世界中,所謂的冷靜或勇敢、顧全大局或奮力一擊,並沒有對錯之分,真正的標準答案,是存乎於兩人之間的相處,眼神交會之間的。

延伸閱讀: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最新消息/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費雯麗

曾任影音記者、文字記者,現暫居日本,立志以浪漫不失務實,隨意不失細緻的方式,進行生活觀察,豐富迷妹人生。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