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投記》導演洪子鵬x製作人葉天倫:「類型片最關鍵的就是緊湊跟鬆之間的拿捏」

0

採訪、撰文/Berton


公視新創電影原先徵案便選定了四部類型驚悚片,有兩部作品上了院線分別是《乒乓》《林投記》,還有《再看我一眼》和《魚男》。這次《林投記》由葉天倫擔任製作人,洪子鵬執導,而這也是洪子鵬的第一部長片。談到為何以林投姐這樣的故事作這次的投案,天倫導演說《林投記》再選定之前決定以文本改編,那時候天倫給子鵬的設定就是小說,因為擔心他想太多就後無法收尾,又有賴於青睞影是本身長期作文本改編開發,這樣的案子較好收斂與處理。

導演洪子鵬今年才 27 歲,從短片起家,一路跟著葉天倫導演作副導與導演助理等工作,也拿下了自己操作長片的機會。洪子鵬表示一開始他就覺得這個東西很恐怖,放在自己包包裡都會怕,那時就決定要把這樣的恐懼實現在影像上。洪子鵬坦言,自己沒有操作過長片的經驗,多半是短片。「一開始當然會慌,但因為以前處理的短片都是驚悚類型作品,所以自己對於恐怖片也算有信心。」葉天倫也認為子鵬在類型上有一定把握,因此想說去讓他試試看。

提到《林投記》,洪子鵬說一開始作田調是送肉粽,原本有寫在劇本中,但最後覺得如果只是把它拍出來而沒有更多空間把這樣的題材說完反而可惜了,因而放棄這個橋段。談到整體故事的定調,子鵬說主要是希望這部片不只是驚悚,而是用推理的,因為只是嚇人的話,觀眾很可能很快就沒信心,這也影響到他的影像定調,他覺得影像要跟著故事一步一步來。那就開始作分鏡表。

談到有經驗的導演如何輔助新導演,天倫導演說攝影很重要,是要能夠與導演搭配的,所以就讓他自己去找,其他包括美術設計是找來《紫色大稻埕》《一把青》姚君,另外燈光、音效、調光都是業界資深的前輩,所以也不是讓他愛拍甚麼就拍甚麼,倒是希望提供他在好的工作環境中作創作。天倫認為這些周邊的資源都很重要,包括錄音室調光都是按照基本電影規格來走。天倫導演說那時剛拍完《外鄉女》,那一整組就是給他直接用,還是用我們基本的大組,天倫認為這就是製作人自己該做的事。

天倫說:「我在拍《雞排英雄》的時候就是這樣,因為我父母在這行業很久了,那時都幫我找好美術攝影燈光,知道我是新人,所以周邊幫我配好,我都在沒經驗了別人不能比我沒經驗。新導演絕對不能慌。」談到子鵬作為新導演怎麼跟前輩們溝通,子鵬說:「幸好這次的技術組,我們都很熟了,溝通這件事情,是我在天倫導演身上學到的。大家都很努力地想把事情做好,作品拍好,讓我在拍攝的過程中很舒服,也能保持進度。」一開始接拍就是恐怖片,子鵬笑說這是天命,首要就是把演員給顧好。

如果有看預告片會發現,《林投記》在視覺感上很強,令人好奇子鵬是否會想把自己的視覺風格表現得很極致,讓人一看到就覺得這是子鵬作品。導演自己表示視覺感強烈的背後還是有許多考量,整體調性是要符合故事的,不只是空有其表,而是有些意涵在其中。比如女主角的精神狀況不好,那後面的美術設計都要是扭曲的,線條要是歪斜的,或者女主角家中大多死掉的植物。甚至房間其實有一個浮世繪的畫,講的就是一個林投姐渡海的故事。他反而不會很強勢的說要有自己的風格,只是一心想把故事說好。

而其實這次林投姐的形象其實是比較被弱化的,主因是當時版本太多了,其中一個版本是唐山商人,來台經商最後拋棄林投姐,最後讓她懷了孕只好把他殺死。而當林投姐變成鬼的時候,所有人坐船逃回廈門,但因為林投姐想要報仇,又因為鬼不能過海,所以就躲在雨傘裡。或者路邊有一個媽媽抱著嬰兒買東西吃,最後商人回家一看他給的錢成了紙錢。林投姐在坊間的形象實在太多,一次也無法處理這麼多元素。製作人天倫最後定調它只要是是一個形象就好,比如許多好萊塢恐怖片,主角其實不是那娃娃,而是想像。也坦言在這樣的預算當中,這次要有特效實在太難,因此只能藏拙。

製作人天倫則表示,青睞也從來沒拍過類型(驚悚)的片,或是要怎麼做,大家都像其實都沒經驗。天倫覺得他一定要心理諮商這部分放進去,比如靈異是真的,也有人認為是個人幻覺。最終類型都是包裝,戲就是離不開人,當時很用力的在琢磨角色的關係。子鵬也補充,就算是林投姐,其中他的恐懼其實也是來自人,那只是一個恐懼的代名詞,恐怖懸疑都是手法,就像加了一個濾鏡。也不能說不恐怖也不懸疑只是虛晃一招。

在影線執行層面,子鵬說自己列了幾個大原則,比如要下你的鏡頭一定是一鏡到底,而不是被切來切去。在劇本與分鏡表裡面,子鵬寫得滿滿他對於這個場景的想像,比如讓演員太刻意過關或是太喜劇,把可能犯的錯都寫出來,先想好。他也問天倫第一部片你那時候是怎麼調整的,天倫則說你當作是在幫房子漆油漆,把每天該做的事情做好,再拍的時候其實不太,最重要是前面要先想好。天倫覺得最重要的是別慌:「拍之前就搞好,那你就不會慌。光想這些你都不用睡了,大家都弄好了,進劇組就是執行導演該做的工作。而子鵬很穩,雖然我常常催他,大概每天都要看初剪,有問題就要喊停。」讓製作人驚喜的是每次看初剪問題都不大,非常ok。天倫導演笑著說,反而最常盯的是進度,希望他拍快一點。

被問到說你不會想要嘗試嗎,子鵬說他當然會,但他也很認命,只說必須把東西執行出來。他自己是把導演放在很後面,到現場,分鏡表都做完了,現場只要處理演員就好。「天倫會提醒我,但從來不阻止我。如果試不出來,那我們就換其他方法。」天倫導演則說,製作人就像爸媽一樣,你說他了不聽,他要痛過才會知道,但最後還是會去幫他提醒他。子鵬補充說他自己也作了很多節奏上的調整,他說類型片最關鍵的就是緊湊跟鬆之間的拿捏,子鵬說他自己會剪接所以時常都知道哪邊要剪掉,但偶爾還是會想要多留幾秒,給故事更多空間。子鵬自己很坦白地說,其實在畫每個分鏡都是嘗試,每一個決策都是嘗試,他希望觀眾看完不用覺得超好看,但卻能在腦海裏面卻跑不掉。

談及看完《林投記》是否擔心跟觀眾預期的有落差?子鵬說,雖然把林投姐相對弱化,但該恐怖該嚇人的都有。他自己覺得觀眾很聰明,千萬不要小看觀眾,有時編劇把對白寫得太清楚,其實那是不需要的。不需有太多解釋性的台詞,而子鵬說他的終極目的是回歸影像敘事,不管是誰,就算你聲音關掉你都看得懂故事。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