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知識節專訪/《健忘村》製片張雅婷:唯有一直拍下去,不斷地反覆操作,產業才能進步

0

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泛・知識節,以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泛科學、Punchline 娛樂重擊、PanX 泛科技等媒體為首,將在 11/11、11/12 兩天內進行百場演講活動!立即購票去!

其中,娛樂類別與共同策展單位——瀚草影視,以「製片」為主角,一同推出系列講座,邀請到《天黑請閉眼》、《目擊者》、《軍中樂園》、《賽德克巴萊》、《通靈少女》、《KANO》等不同領域、不同類型片的製片人,與大家分享他們如何在執行上與創作進行拉扯?面對導演、攝影、美術時,如何進行討論,確保團隊溝通順暢?在國際協拍上又怎麼協助國外團隊?應該推行導演制,還是製片制?如果你也好奇這些問題,歡迎你 11/11、11/12 帶著一百個疑問,來與我們一同探討。

你可能對這張雅婷名字不熟悉,但她參與的作品從《賽德克.巴萊》、《女朋友。男朋友》、《軍中樂園》、《沈默》、《健忘村》到美國情境喜劇《菜鳥新移民》的台灣國際協拍,沒有一部你不知道,甚至可能都看過。若仔細一瞧,還會發現這些都是需要重現大型場景,並處理歷史問題的作品。

「其實收到你們的訪綱後,我自己也才意識到這件事情」,張雅婷笑著說。她在畢業製作中擔任導演,也曾做過副導、場景經理等職務,繞了一圈最後認為製片可以接觸到更廣泛和基礎的操作,便毅然投身製片一職。像是命運般地,張雅婷參與的作品大多都和歷史背景有關,從日治時代的《賽德克.巴萊》、民國五零年代的《軍中樂園》,到野百合學運時期的《女朋友。男朋友》,她快速又深刻地經歷了許多人的一生和記憶。

這類型作品除了必須小心處理劇本內容和意識問題,製作上更肩負重現場景的重責。「我們最擔心的環節,無非是畫面的呈現」,張雅婷說。在故事還沒開始之前,觀眾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畫面,場景是否能帶觀眾重回到當下,或是引領他們認識當時的情況,是整部片最基礎又關鍵的核心,她接續說:「從另外一個比較務實的層面思考,預算反映了畫面,畫面也反映了預算,如何幫導演執行畫面裡的內容,就是我們最大的挑戰。」

從閱讀劇本開始,張雅婷便會反覆與導演確認對「年代」的想像,藉由提供大量的資料照片去協助導演發想,逐一縮限範圍,說道:「在場景的想像上,一定會遇到預算和美術的拉扯,有些導演可能太天馬行空,有些製片可能太嚴守預算。製片是要控制好預算沒錯,但我更希望能幫導演找出其他的可能性。」場景有沒有可能找到現成的?搭景的話是否可以用更簡易的方式進行?這些都是要思考的問題外,前期準備時就必須讓美術指導加入一起參與討論,不斷地確認美術預算、場景設計圖等,了解美術陳設或是搭景所需要執行的內容,便可以在尋找場景時,協助做第一步的篩選。

「每一件事情都要有預算的概念」,張雅婷指出光是初期討論場景時,就必須要考慮到成本問題,在導演概念、美術設計、預算規劃三方都有一致的方向後,才開始找尋場景不僅是為了避免做白工,更重要是節省美術預算,強調事前的溝通和反覆勘景的重要性。

不過,選定場景有時候不是只是單純考慮到符合電影故事、預算就好,張雅婷說道:「在做《健忘村》的田野調查時,曾考慮過要不要去中國拍攝,但考慮到讓導演在一個安心且熟悉的拍攝環境可能比較好時,最後還是選擇留在台灣拍攝。而《軍中樂園》雖然背景故事本身就在金門,但離島拍攝使搭景和運送成本上增加了很多預算,還有當地反彈的問題需要解決等等。有次拍攝期間一位前輩來到金門探班,我問了他覺得選擇在金門拍攝是正確的嗎?他很淡然地回答:『姑且不論結果,但金門的氣味、天氣跟建築,都是我們在本島複製不出來的風情,唯有在這樣的環境才能讓主創跟演員,重新回到電影裡闡述的那個年代。』」那段對話給了張雅婷新的體悟,場景呈現要照顧到的不只是觀眾,拍攝當下是否能讓演員、導演、攝影更容易進入情境,激發出更多的創作和可能性,或許才是每一次最大的挑戰。

如果你再仔細看張雅婷的經歷,會發現她除了製作過許多大型片外,協助不少在台灣的國際拍攝,從在《賽德克.巴萊》擔任執行製片,主要負責統籌外籍工作團隊拍攝需求開始,陸續透過《沉默》、《菜鳥新移民》,到韓國電影《Black Venus》累積不少經驗。

一般的國際協拍,顧名思義就是當地提供拍攝服務(Production Service),扮演著製作協調的角色。主要內容包含協助尋找當地工作人員與攝影、燈光等技術輔助人員,以及場地安排等。而大型國外製作都會有自己一套  SOP,包含經費管理方式、拍攝流程、人員安排。以字面上來看,拍攝當地只需要提供協助即可,但現實中卻會有很多因為語言障礙、文化差異或其他層面引起的誤會和摩擦。

「《沉默》一開始其實沒有選定來台灣拍攝,但因為有先前《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的成功製作經驗,加上台灣的場景符合需求,最後才會決定拉到台灣。儘管同樣是來自好萊塢的大型製作片,但狀況卻是南轅北徹」,張雅婷說。首先,《沉默》在台灣期間的工作人員 1/3 為外籍成員,2/3 是台灣工作人員,和《少年 PI》完全相反。在原製作團隊人員較少、當地工作人員卻必須提供更多協助的狀況下,容易造成雙方對工作內容理解差異的問題。

此外,《少年 PI》幾乎以水湳機場為基地搭景拍攝,拍攝過程相對穩定單純。但《沉默》拍攝地遍布九份、花蓮、台中、中影等地,還包含大量的海景拍攝,從器材運送到場地溝通協調,處處考驗著製作團隊的應變能力,在面對那麼多不確定因素,預算控管也可能出現差異。經歷過那次的拍攝後,張雅婷認為國際協拍製片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針對不同結構和角度來做協調。這樣的外籍團隊編制適合怎樣的協助?這樣製作流程的團隊要怎麼配合?正因為是協拍的角色,更要理解、了解對方,才能予以相對應的資源和幫助。

談到哪一部片帶給她的影響最大的時候,張雅婷思考了一下回答:「《賽德克.巴萊》。中間實在經歷太多痛苦的事情了。但對製片組來說,絕對是一個難得可貴可以吸取到日月精華的盛會。」《賽德克.巴萊》的團隊架構劃分非常細,或許可以說是台灣第一個如此龐大且接近國外大型團隊組織架構的製作團隊,光是製片組便包含場景、現場、交通、特殊部門、演員管理以及動物管理等,這讓張雅婷快速學習到大型製片團隊的形狀,也因為當時負責外籍團隊拍攝需求統籌,預算和執行規劃的經驗都成為她日後持續擔任國際協拍製片的土壤。《賽德克.巴萊》也因此培養出許多幕後人員,從電影殺青至今近 9 年的時間,仍有 9 成以上的團隊夥伴還在線上工作,在這來來往往的行業中仍有這樣的成果,對張雅婷來說是一種一同成長的感動和認同。

這些是《賽德克.巴萊》帶給張雅婷的養份,但她也不諱言的表示當初並不是在一個正常結構下執行的,「如大家知道,《賽德克.巴萊》是在資金都還沒到位的情況下拍攝,導致片子沒辦法走向正常的結構和執行方式。結束後我就在想,怎樣才是好的拍攝方式?」張雅婷說道。然而,她指出的不僅是合理的拍攝環境,而是,是否有更制度化、管理化,以及科學化的方式來拍攝?

走向管理科學化,正是張雅婷選擇成為製片的原因之一,她接續說明:「就好像我覺得沒有必要特別分導演制或是製片制,因為電影本身就是應該是個產業結構清楚的產物,就算藝術電影傾向作者論,但其實跟商業電影結構是一樣的。」她另外以《沉默》的攝影師舉例,表示勘景時,對方能以非常科學化且明確的方式來創作和說明拍攝方式,讓現場工作人員可以馬上理解並執行他期望的內容。又或者解析好萊塢編劇法則的經典書《先讓英雄救貓咪》,就是科學化的證明。

同時也顯示台灣還沒有很好的產業結構和執行方法。如何找場景?怎麼找演員?都應該要有一套邏輯和方法,但是台灣還沒有建立起很好的專業人才培養方式,連最重要的編劇人才也沒有相關對應的培訓方式。對此,張雅婷認為現在最需要的是資源共同整合和分享,「當然我也理解這很難做到」,她苦笑地說。

除了產業上的問題,內容是另一個張雅婷急迫需要解決的困境,說道「《賽德克.巴萊》前導片釋出的時候,不少觀眾是因為看到這部片的辛苦和血汗而支持,但實際上這種影響只是短暫虛無的。不管拍片多辛苦,最後還是回到內容上,觀眾想看的是什麼?實際上,產業中也不是每個人都關心觀眾是要什麼。」「有一件很弔詭的事情,大家覺得台灣都在拍青春愛情片,但《不能說的秘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全都在不同年份出現。實際上,台灣故事產量根本沒有累積到可以去量化說『台灣都拍青春愛情片』。」從編劇人才下手解決外,還有什麼做法嗎?張雅婷給了個簡易又堅定地回答,「就是要一直拍一直拍下去,不斷地反覆操作拍攝。」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