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銀翼殺手2049》:有靈魂的複製品

0

執行出眾,想法大膽,只可惜包袱太過沉重,《銀翼殺手 2049》是一部敬佩比喜歡容易的電影,片中所投入的用心顯而易見,拍攝上也是想像得到的最高水準,偏偏有著《銀翼殺手》的深刻印象在先,本片無論再出色,終究仍是場不公平的戰爭,就延續品牌價值的角度來說是大獲全勝,但純以電影來說,似乎很難不讓人感到一絲遺憾。

正如片名本身,《銀翼殺手 2049》發生在 2049 年,本身便是複製人的銀翼殺手 K 過著孤單冰冷的生活,卻在一次例行工作中發現了可能會摧毀整個社會的秘密。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追殺,K除了得查出事情真相,也得回答至關重要的問題:自己到底是誰?

不知該說是幸還是不幸,《銀翼殺手 2049》一如本片的命題,很多時候像是有靈魂的複製品。純就製作上來說,《銀翼殺手 2049》完全沒讓人失望,靠著更充裕的預算,以及更先進的科技,打造出比起原作絲毫不遜色的視覺奇觀,將原作的世界擴充進化,電影光滑而冰冷精緻的表面,對比《銀翼殺手》裡頭破敗髒亂、霓虹閃爍且煙霧瀰漫的環境,同為一體又獨樹一格,絕對值得大書特書,偶爾出現的致敬橋段也不至於顯得突兀,反而為世界增添了血肉。一如預期,羅傑狄金斯的攝影依舊美得讓人窒息(本片相當有機會讓十三度獲得奧斯卡提名的狄金斯終於如願拿下小金人),范吉利斯的經典配樂則與漢斯季默的新作融在一起,各方面都讓《銀翼殺手 2049》成為今年製作上最有個人風格,完成度也最高的電影。

最讓人敬佩的是,絕大多數時候,本片製作上的高水準,皆成為創作上的柴火,讓劇本裡頭的訊息有了更深更廣的意涵,如片中 K 與情「人」的關係和互動,便在高科技的加持下更讓人著迷/不寒而慄,也為本片帶來今年最,嗯,獨特的性愛場景。漢普頓范徹與麥克葛林的劇本除了延續原作的辯證,也將討論範圍拓展到人工智慧和階級差異等熱門議題,無論如何至少沒砸了《銀翼殺手》的招牌。

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則再次證明他是當代最會拍高水準類型電影的導演之一,需要動作場面的時候做得出效果(一段在舞廳的貓捉老鼠便兼具氣氛與張力),該呼應前作的時候品味絕佳,那份既疏離又莫名感傷的美學更完全自成一格,也讓雷恩葛斯林交出生涯最佳演出,哈里遜福特成為明年奧斯卡熱門,在此之前相對默默無名的安娜德哈瑪斯瞬間蛻變為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女星,整體來說可能是當代最適合拍攝《銀翼殺手 2049》的導演。

可惜的是,本片太想當《銀翼殺手》的續作,以至於片中雖然提出了不少有趣的問題以及問題的衍生問題,終究「銀翼殺手」四個字的包袱還是不免顯得沉重,讓電影看起來往下走了一大步,卻又好像走不出一開始為自己設定的框架。這有一部分原因要歸咎於范徹與葛林,雖有抓到原作的聲音,但更像在模仿而非創新,偶爾創新的部分(如洛城警局以及 K 的自我認同)則略顯草率,傑瑞德雷托和希薇亞荷克絲的設計更是粗糙草率,讓電影超過兩個半小時的片長不免顯得多餘(維勒納夫把不疾不徐四個字發揮到極致的節奏也沒幫到什麼忙就是)。

《銀翼殺手 2049》做到了所有一部《銀翼殺手》續集電影該做到的事情,但時不時還是會讓人問:《銀翼殺手》是不是一開始就不應該有續集(戴克到底是不是複製人便是非常明顯的問題之一)?純就一部電影來說,《銀翼殺手 2049》無論概念或執行都繳出了漂亮的成績單,也問了所有該問的該想的問題。但做為史上最偉大的科幻片之一的續集,或許捨棄「銀翼殺手」四個字,才是跟原作平起平坐的開始。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