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我想吃掉你的胰臟》:耀眼的青春遺憾之詩

0

文/費雯麗

本片是純愛片,不是驚悚片啊。

有著《我想吃掉你的胰臟》這麼奇怪、簡直像是獵奇驚悚片的片名,但要走進電影院前千萬別會錯意,雖然同樣都是被「虐」,卻不是因為驚嚇,而是被裡頭的純愛心事,狠狠揪住心。

電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的故事,描述著「我」(小栗旬 飾)是一位高中老師,回到母校任教,卻消極得找不到持續下去的動力,總是默默想著要辭職。有一天,「我」被認派要協助學生一起整理圖書館,學生發現圖書館在多年前早已被一位做事嚴謹的前輩整理得完美無遺,而這位前輩,其實就是多年前的「我」(北村匠海 飾)。「我」苦笑著向學生坦言,當時還有另一名同學山內櫻良(濱邊美波 飾)一起幫忙整理書籍,說著說著,「我」便墜入了過去的回憶。

閃亮青春物語包裝下,是讓人揪心的虐戀。

沉默寡言、高中時代的「我」,和班上風雲人物的櫻良原本像是兩條平行線,沒有交集,甚至沒說過話,但「我」卻無意間在醫院裡撿到櫻良的日記《共病文庫》,不小心發現櫻良得了胰臟癌,將不久於世的秘密。於是,沒有名字的「我」,便陪著沒有未來的「她」, 一一實踐願望清單,陪伴著她度過最後一段路。彷彿被強推上馬的騎士,守護著任性公主一般,兩人從一個想打一個只得挨的無奈相處,漸漸累積感情、回憶與羈絆,兩顆心逐漸靠近,然而奇跡終究沒有發生。直到在櫻良過世 12 年後的現在,卻無意間發現櫻良當年未說出口的心意,還藏在某個角落,等著「我」以及櫻良的好友恭子(北川景子 飾)發掘。

「我」像是所有內斂元素的聚合體,做事一絲不苟,看似不願和他人扯上關係,實際上卻總是揣測著他人對自己的想法,所以沒有出現的名字,成為了壓抑自己、掩藏情緒的隱喻;櫻良作為一種閃亮的存在,卻有著最黯淡的未來,因為結局已經注定好,卻能用盡全力在每一次地轉身都盈滿笑意。一個謹守份際、一個豁達灑脫,年輕的少男少女看似都有著超齡的處事態度,面對「死亡」這個課題仍舊是過於沈重了,也因此畫面越是輕巧明亮,相處越是一派輕鬆,就讓人越被緊揪著心,亦是該作品的可觀之處。

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該原著在 2016 年時獲得了「本屋大賞」第二名。

本屋大賞是自 2004 年開始、一年一度由全國書店店員以「最想賣出去的書」為前提所票選出來的獎項,比起嚴肅的文學性來說,想讓人繼續看下去的中毒性或充滿視覺想像的娛樂性,更能作為指標。至今獲獎、入圍「本屋大賞」的作品,有許多都改編成電影或日劇等影像作品,如同一年入圍、獲得第 4 名《漫長的藉口》(永い言い訳)拍成同名電影,2012 年獲得大賞的《編舟日記》(舟を編む)改編為電影《宅男的戀愛字典》,2011 年時的《推理要在晚餐後》(謎解きはディナーのあとで)則改編為同名日劇。筆者看完電影後,再回去閱讀原著,發現這是一部誠意十足的改編作品,而最大功臣莫過於北村匠海與濱邊美波,這兩位一起扛下電影主演責任的年輕演員。

而北村匠海若是表現得再更內斂一點,恐怕就成了木頭演技;濱邊美波若是詮釋得再放肆一些,恐怕就淪為仗病作勢的無理取鬧,但因為兩位年輕演員恰到好處的自然詮釋,讓觀眾更容易代入情緒,也因此當兩人自我防備的堅固外殼剝裂、情緒潰堤時,更叫人心疼,想起這並不是一篇傻白甜的青春愛情故事,而是以分離為前提的告別儀式,就算電影一開始就知道故事必然導向悲劇,就算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對於自螢幕迎面撲來的意外轉折,才發現面對憂傷我們依舊毫無招架之力。

世事無常、珍惜生命、愛護自己,這些道理往往淪為說教性質,但少女奮力的身姿、少年真摯的情意,讓親身去體會生與死後得到的感悟充滿溫度。無論是櫻良反駁著:「你跟我,明天都說不定會死。從這點來說,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一天的價值都是一樣的,做什麼事之類的差別,並不能改變我今天的價值」的生命價值論,或者是灑脫又帶點玩笑地說「面對死亡的好處只有一個,那就是每天都真實地感覺自己活著」,以及訂下定義的「跟某人心意相通,那就叫做活著」,這些說法與詮釋,都令人印象深刻。不管是什麼樣的生命逝去,都會有太多遺憾,但留下來的文字與回憶,依舊扎實而深具份量。

有人會將《我想吃掉你的胰臟》與經典純愛之作《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相比。這部同樣改編自小說,並且在 2004 年陸續改編為電影、日劇的作品,無論是由森山未來、長澤雅美主演的電影版,或者是山田孝之、綾瀨遙合作的電視版,在品質、口碑都難以超越。不過,其實不用作出比較,雖然都是患病系的純愛電影,但《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仍有走出自己的亮點,重點不只放在患病的悲劇性,還有更多是陪伴的過程與情感的累積,病情並非一種撕裂,而是牽起兩人羈絆的命運,猶如一首鋪滿遺憾,卻依舊耀眼燦爛的青春之詩。

預告片中,該作品打出了「等看到最後時,你一定會為這個標題落淚」的標語,筆者其實不是很喜歡這種手法,不僅有些爆雷之嫌,還有一種「欸你趕快哭、我賭你會哭啦」的刻意感,雖然筆者還是不爭氣地哭得唏哩花啦走出電影院,但真正被惹哭的,並非劇名中埋了梗的鋪陳,而是包裹在這背後的情感流動。不親吻、不說愛,那份感覺卻強烈到想要跟你揉成一塊,「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成為最能表達心意的終極誓言。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