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仙俠劇—從鮮肉鋪裡殺出撈金高手(下)

0

(別忘了先看進擊的仙俠劇—從鮮肉鋪裡殺出撈金高手(上)

第三章 大千世界篇:粗糙的特效構造出幻象新世界

S128036T1411637203793

仙俠劇不同於武俠劇,主角可以上天入地下海,各式法術法寶變化無窮,場景遍及人、魔、神、仙、妖、鬼六界。它特有的魔幻元素融合了中國的上古神話,建造出一個全新的,區別於現實的世界。因此,特效十分重要。雖然不能以二次元的世界觀來要求三次元,但是仙俠劇的爛特效開的腦洞確實有點兒大。

《古劍奇譚》裡面光是狐狸就讓人不能忍,可以看出為了省錢,狐狸已經變成了一條狗。而《軒轅劍》裡除了陳靖仇喊了一聲「靛雷裂地」以及宇文拓師徒的神火行法,其他法術一個沒有看到,更不用說每個人的絕技了,網友表示甚至都不如《倩女幽魂》。還有粉絲悲憤的說,「唐人的仙俠劇最怕拍攝角色練功的細節,那些大俠功夫不好,還一個個特別能打,打死我都不信。」蔡藝儂還補充,被吐槽的還有從現代穿越回去的神器IPAD。

「當時確實是因為成本問題,」蔡藝儂說,「現在哪怕是一劇兩星,我們首輪也可以發到200萬一集,然後再加上二輪、網絡等其他渠道,能做到500萬一集的回收,拿300多萬去做製作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在製作《軒轅劍》的那個年代,我們用了一年時間做後期,電視台以及網絡總共全球發行回來的只能到250萬,我用150萬去做製作,整個《軒轅劍》特效有500多分鐘,如果說給我們足夠的時間和預算我相信也可以做得很好。」

S128036T1411637777762

關於特效的小故事:《花千骨》特效或可期待

國產劇特效界的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很多好萊塢特效公司已在中國設點,這對電視特效行業的促進是一個利好。同時出於對海外市場的看重,製片方也將特效的納入了接軌的範疇。唐麗君表示,《花千骨》已經和海外的特效公司Prime Focus簽約了,「我們會花很多力氣在這方面,希望在特效方面有突破,然後接下去把這個經驗再用到《花千骨》的電影裡面。」據悉,《花千骨》中原定每集特效製作的量在5-8分鐘左右,但後來從完成的初剪素材來看,每集的特效量已經達到了20-25分鐘。

第四章 衍生音樂篇:仙俠偏愛古典中國風 傳統文化集大成

S128036T1411638696215

電視劇《仙一》音樂受到了一致好評,尤其是音樂製作人麥振鴻為其創作的配樂備受推崇,成為仙俠電視劇的一大亮點,當年《仙一》原聲帶的銷量也創下紀錄。後來就連遊戲《仙劍奇俠傳四》也選用了其中數首作為遊戲音樂。

對於不少遊戲玩家來說,希望電視劇的音樂能繼續延用遊戲中俠骨柔情的劍俠曲,以實現對遊戲世界的最大還原,而在更多普通觀眾看來,屬於中國古風分支的「仙俠風」又太過小眾和另類,只能依附於遊戲存在。「玩家可能會有情感在裡面,但電視劇還要面向更大的不玩遊戲的用戶群,要符合大眾的審美,不可能完全照搬。」蔡藝儂說。

《仙一》中JS《殺破狼》阿桑《一直很安靜》、胡歌的《逍遙嘆》和《六月的雨》,《仙三》裡鄭中基《答應不愛你》張芸京《偏愛》、胡歌的《忘記時間》等歌曲傳唱度一直很高。據悉當年《答應不愛你》這首歌在KTV的點唱率一直名列前三。

「胡歌前幾個月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說,沒想到十年以後才明白《逍遙嘆》歌詞的意義。他那天重新聽了一遍《逍遙嘆》,還把自己感動到流眼淚了。」蔡藝儂說。

對於後期仙俠劇的音樂不再能達到當年的反響,蔡藝儂也表示有些無奈。當年她做《仙一》搜歌用了1個月,做《仙三》搜歌用了半年,從幾百首裡挑出的這幾首,後來做《風中奇緣》也是用半年時間才搜到四首歌。「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唱片界的好歌越來越難求,行業萎縮得很厲害,那種可以十年以後還很紅的歌真的很少了。」

仙俠劇配樂小故事:找到《殺破狼》全憑運氣

電視劇《仙一》和《仙三》中的音樂和歌曲至今為人津津樂道,而蔡藝儂表示當初找到裡面的歌曲純粹是運氣。原本她找來寫音樂的一家台灣唱片公司倒閉了,老闆負責任的轉介紹了幾家唱片公司,蔡藝儂最終選擇了華研,因為這家公司的手上剛好有一批歌很符合她的要求,其中一首就是《殺破狼》。「其實這首歌並不是為《仙劍》而寫,而是JS兄妹本來要發的唱片裡一首主打歌,但我當時聽了覺得太合適了,興奮到立刻給李導打電話說已經選到歌了,當即定下來。而且我覺得歌詞也很有意思,意境跟仙劍非常匹配。」蔡藝儂說,後來JS也為電視劇重新做了歌的編曲。

動力火車《終於明白》後來也很流行,但蔡藝儂表示當時她還比較抗拒的,主要是覺得動力火車的聲音比較寫實,不太適合。「我當時跟袁惟仁僵持了一個月,後來我妥協了,他們為了這個劇也對這首歌做了修改。」而讓蔡藝儂當時最糾結的是《仙三》片頭曲,她感嘆好歌太難求,「因為整個戲是比較鬼馬一些,所以我們最後定位成舞曲,所以寫了《生生世世愛》。」

第五章 未來展望篇:仙俠劇從中國創造到中國製造

S128036T1411639145246

當仙俠劇的小說和遊戲改編版權已經從幾十萬上漲到幾百萬,當電視劇的製作成本越發水漲船高,行業對仙俠劇的探索正在向更深處拓展。據悉,海外市場已經被仙俠劇製作方納入了一個重要渠道,甚至在一劇兩星的時代這也被視為了另外的「一顆星」。

同時,業界也在嘗試觸發全產業鏈的可能。據悉,在《花千骨》的電視劇之後,唐麗君還將做《花千骨》的電影、番外的網絡劇、舞台劇、遊戲等等。整個由同一家公司操控的好處在於,可以實現整合資源的最大化。比如《花千骨》的電視劇是開放式結尾,其用意是為後期打造電影留下空間。「如果版權分屬於不同的公司,或者是不同的人在打造,因為資源整合不是集中在一兩個人身上,我覺得它會走樣,這種概念會落空。」唐麗君表示。

隨著《古劍奇譚》落下帷幕,接下來還有哪些仙俠劇值得期待呢?

S128036T1411639345215

《花千骨》:該劇從去年3月開始籌備,今年5月開拍並於9月殺青。製片人唐麗君表示,不僅劇本打磨了五六稿,在拍攝中也不斷在微博上和網友互動。「比如網友們覺得魔君殺阡是一個超級自戀的人,他的招式和扮相網友會提出一些設想,在美術上網友們也有心目中的絕情殿、長龍山,我們也會根據網友的意見進行微調。」唐麗君表示,如今其新浪微博的粉絲已經超過了20萬,演員們在微博上和網友的互動也為該劇帶來巨大的宣傳效益。

《仙劍奇俠傳五》:蔡藝儂表示,該劇將在明年第一季度開拍,是完全針對90後、00後的目標觀眾群體打造。

《蜀山》:有稱將由吳奇隆投資一億拍攝,早前吳奇隆現身廣西傳是為該劇取景,但如今開拍時間待定。據悉,目前該劇尚未通過在廣電總局的立項。

《誅仙》蕭鼎創作的人氣小說,多年前就已經被買下影視劇翻拍版權,一波三折。一度曾傳出找於正製作電視劇,後來該項目由楊冪工作室承接,原定今年開機,又因為楊冪生女而延期。最新傳言是年底開拍,李易峰楊洋拍完《盜墓》接著演,但楊冪工作室人員稱今年沒有拍攝計畫,預計最早是到明年。

關於作者

新浪娛樂

新浪網為華人世界最大、領先之門戶網站。新浪娛樂以最深度、全面、即時內容報導全球影劇娛樂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