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紅衣小女孩 2》:令人又驚又喜的「療癒系」鬼片

0

文/馮勃棣

*全文有雷,斟酌閱讀

紅衣小女孩 2》上映僅一天已引起許多熱議,讓許多觀眾嚇到落淚,驚嚇指數無須贅述,可能為台灣鬼片之巔峰;但片末卻逼出許多觀眾感動的眼淚,實屬全新劇種「療癒系鬼片」了,本篇就從故事分析的角度來聊聊這部片的劇情。第 2 集的劇情描述楊丞琳飾演一位單親媽媽,和正值青春期的女兒陷入了親子難題,在一次不理解與言語傷害後,女兒消失了。經過調查後發現她應該是走失於台中大坑山區,更從舊新聞中發現曾經失蹤的許瑋甯已精神崩潰於老舊醫院,甚至找出傳說中的紅衣小女孩的生母。在楊丞琳的抽絲剝繭下,毅然決然隻身前往鬼影幢幢的山區,不畏魔神仔與都會傳說,尋找愛女下落。

尋女與打怪交織的角色旅程

於是「尋女」成為該片的主要戲劇動作,而大魔王(魔神仔、紅衣小女孩)的阻擋則成為戲劇阻力,成為楊丞琳要抗衡的主要障礙。於是她的旅程既是要尋女,亦是要打怪——所謂打怪,不只是降妖伏魔,更是要面對自我深層的心魔。在打怪電影中,外在的妖魔、巨獸往往都是角色心魔的外顯象徵,角色總是要克服心魔後,才能在外降妖伏魔,《馴龍高手》和《星際大戰》都是相同的結構,《紅衣小女孩 2》亦然。

楊丞琳帶著與女兒未解的傷害上山,終於找到女兒後卻被魔神仔包圍,她在絕境中對女兒說了一句「對不起」的那一刻,她真正誠實地面對了心底的洞,反省了人生,對女兒謙卑,因而昇華出一股更強的力量來無畏地面對魔神仔;同時,紅衣小女孩的生母(高慧君飾)無獨有偶也說了「對不起」,重新面對 18 年前一樁懸而未決的執念。

說出對不起,是一齣戲中最煽情的時刻,是角色的轉捩點,是打掉重練、死亡、進而重生的契機。對不起是後悔、是頓悟、是成長、是發現更高的價值,於是我們隨著角色的懊悔與道歉中,一起變成了更好的人。一齣戲,一個角色的旅程,就是邁向說對不起的距離。那句「對不起」可以是真實吐露的 3 個字,是說出來的道歉,也可以僅是藏在心裡的愧疚。

那些年電影中說過的「對不起」

麻雀變鳳凰》中的李察吉爾對茱莉亞羅勃茲說了對不起,他發現他不該用金錢去衡量兩人間的關係,說了對不起後,於是學會了真正去愛;《全面啟動》中的李奧納多因為忘不了前妻,而身陷潛意識第三層的迷宮中無路可出,直到他說了對不起,告訴前妻他應該要忘了她,於是他得以擺脫綑綁他的思念,從三層潛意識的大夢中醒來。更甚在《心的方向》裡,傑克尼克遜面對退休後的空窗期,意外發現前妻曾經外遇,他在空虛憤怒下開始了旅程,末段,他卻望著星空對曾出軌的前妻說了一段肺腑的道歉獨白:「妳內心深處對我的感覺是什麼?我真的是妳想在一起的人嗎?我是嗎?還是妳後悔了又不好意思說出來?我原諒妳和雷(妻子外遇對象),我原諒妳,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是王中之王,我讓妳失望了。海倫,我很抱歉,妳能原諒我嗎?」出軌的是他的前妻啊,傑克尼克遜卻說了一段「對不起」的獨白,祈求前妻原諒。

當一個角色不再怨天尤人,承認並承擔自己的過錯後,他就即將走出迷宮、找到真愛、打敗巨龍、或是回到了家。「對不起」象徵的是角色改變,對不起的距離就是英雄旅程的里程數。但也有一些故事的主角是不說對不起的,他們始終如一、執迷不悔,他們一路向北,永遠不回頭。他們在故事中抓緊了一個終極目標而貫徹行之,一幕到底。這些角色未曾頓悟些什麼,但往往,他們在故事結尾會附上一個代價,成為觀眾的警惕,讓我們知道,原來不說對不起的下場是這樣,於是達成了亞里斯多德在《詩學》中所提的憐憫與恐懼效果,讓觀眾在角色的崩壞中,得到某種昇華。

社群網戰》中,傑西艾森柏格為了報復前女友進而心機用盡,最終創辦了臉書,終於復仇成功,卻導致眾叛親離,成為寂寞的孤狼,也成為我們的警惕。在《黑天鵝》裡,娜塔莉波曼一心想跳好黑天鵝的女主角,附上一切精神與肉身的代價後得償所願完成演出,卻終於精神崩潰血染舞台,她沒有對自己道歉也無懊悔,她靈肉的崩毀成為我們的警惕(或許她的成功也成為某些人的勵志)。《迷上癮》中,角色們紛紛藥物上癮,他們從白天嗑到黑夜,從黑夜嗑到黎明,他們沒有說對不起,反而想看看墮落長怎麼樣子之後,他們就都回不去了……

這類型故事的原型是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伊底帕斯王為了追求真相而一路向北,直到他發現真相並非自己所能承受,於是歇斯底里地挖出了眼睛,再無挽回錯誤的可能。身為觀眾的我們,眼睜睜看著他帶著「性格缺陷」卻不知悔改,帶著執迷卻不澈不悟,終至晚節不保。然而大部分的電影故事中,角色都是會說對不起的,畢竟角色是我們慾望的投射與乘載者,我們都希望他們能變成更好的人,能帶著我們頓悟某些人生的秘密,進而離圓滿更靠近些。

比「魔神仔」更需要克服的心魔

對不起是煽情的,對不起是勇敢的,是美麗的。一個故事,就是一句「對不起」的距離,那可能是一餐飯的時間、是一天、是一年、是一輩子。為什麼《紅衣小女孩2》會如此賺人熱淚,而超越了通俗的鬼片格局?當然在技術環節上,它有著細膩的劇本、無與倫比的美術、鬼魅的音效、精湛的表演、天才的導演調度,但真正感人的,是精神層面上的痛感,是楊丞琳對女兒說的那一句「對不起」、是高慧君對紅衣小女孩說「對不起」、是大結局的那一句「妳不是怪物,妳是我姐姐」。

這齣戲是關於執迷與放下,關於破裂與和解的。魔神仔的結界,更是人心中的結界,所有外在的魔,都因於心理的魔。編劇埋下了深度與溫度,導演完美營造鬼魅時空,一部療癒系鬼片於焉產生。如果你看我貼了「療癒系鬼片」的標籤就小看它的驚悚,那就完蛋了,這仍然是個徹頭徹尾、嚇死人不償命的鬼片。如果有任何人跟你說《紅衣小女孩 2》不恐怖、不驚嚇、不噁心的話,只有三種可能。第一、他膽大包天;第二、他在騙你;如果他不是特別膽大或惡意欺騙的話,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就是……就是他已經被嚇傻了。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