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安娜貝爾:造孽》:搶眼的惡魔,不夠有存在感的受害者

0

對恐怖片語彙知之甚詳,也有自己的風格與想法,新銳導演大衛桑德伯格執導的《安娜貝爾:造孽》(以下簡稱《造孽》)延續強調氣氛與鋪陳的老派恐怖片風格,將這個受詛咒洋娃娃的故事重新帶給系列觀眾。雖然整個電影宇宙的邏輯仍有待時間確立,純就作品水準而言與溫子仁執導的《厲陰宅》母系列也還有些許差距,但肯定不會讓渴望被驚嚇的觀眾失望。

作為《厲陰宅》系列類似前傳(或外傳),《造孽》將時間推到《安娜貝爾》之前,講述受詛咒洋娃娃安娜貝爾的故事,從打造出娃娃本身的工匠一家,到新加入的孤兒院學生和修女,皆成為邪靈狩獵蹂躪的對象。

隨著《厲陰宅》電影宇宙持續擴展,更多導演開始加入拍攝行列。相較於《安娜貝爾》導演約翰雷歐納堤,《安娜貝爾2》的大衛桑德柏格明顯更有想法與個人特色,也更擅長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用充滿創意的方式給觀眾突如其來的驚嚇。一如廣受好評的成名作《鬼關燈》,桑德柏格偏好緩緩堆積恐怖效果,讓故事有種不可避免的絕望感,搭配各種天馬行空的鏡頭移動方式、焦距操弄,以及讓人印象深刻的特寫鏡頭,與恰到好處的血腥,打造讓人印象深刻的橋段。

即便是類型老梗如漆黑的走廊、緩緩轉身的鏡頭、瞬間關閉/開啟的門窗,都可以透過挑戰/遵守觀眾預期,玩出全新把戲。另外,桑德柏格也明顯對恐怖片類型情有獨鍾,一段對《鬼玩人》經典的致敬,加上片中時不時的詭異幽默感,皆看得出導演的愛和熱情。

可惜的是,比起《厲陰宅》的古典,桑德柏格(或編劇蓋瑞道柏曼)對於讓觀眾嚇到不敢入睡的企圖心,遠大過實際上提供觀眾可以認同的邏輯,以及可以投入情感的角色。恐怖片從來都不是以演員展現出色演技為賣點,只是無論飾演玩偶師傅的老牌演員安東尼拉帕里亞、理應有更多發揮空間的史蒂芬妮席格曼,或飾演女主角之一的年輕演員露露威爾森,皆未留下太多印象。

安娜貝爾各種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能力(所以這玩意可以附身包含玩偶在內,各式各樣的人或物件?不覺得有點太方便了嗎?),一方面讓人猜不透電影發展,一方面也使得觀眾無法投入注意力:如果每件事發生都不需要明確規則(即便是恐怖片,惡靈或惡魔能做什麼與不能做什麼,仍該有個限度吧),則觀眾又要如何感到緊張或恐懼?

當然,比起《安娜貝爾》,《造孽》已遠遠超過觀眾期待,重新建立起整個系列的來龍去脈,為之後的其他角色鋪路,順便給人接近兩個小時的驚嚇,作為一部恐怖片已是可圈可點:只是《厲陰宅》一開始成功,相信不只是想要嚇壞觀眾而已。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