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FIRST 影展成為金馬風向球? 7 部強勢衝擊獎季的華語電影

0

文/Pony

近幾年來,FIRST 影展出來的新銳導演之作皆成了金馬獎的常客,如從第 8 屆榮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由忻鈺坤執導的《心迷宮》,便透過粗礪手持的多線敘事,成功交織似於柯恩兄弟的中國農村現實,入圍第 51 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而第 10 屆由萬瑪才旦監製、內蒙古導演張大磊執導的處女作《八月》,雖未成功於當屆獲獎,但精準黑白攝影下對於時代父輩的回望與凝視,讓此片在第 53 屆金馬獎一舉登頂最佳劇情片。今年已來到第 11 屆的西寧 FIRST 青年電影展,又會有怎樣的驚人之作,衝擊今年金馬獎呢?

《小寡婦成仙記》/蔡成杰/中國

得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

《小寡婦成仙記》為中國導演蔡成杰首部作品,故事描述一位死了 3 位丈夫的寡婦——王二好,為求尋找一個適合安居的住所,帶著啞巴小舅子石頭,展開一場公路之旅。但在旅程中,王二好卻被拱為薩滿神仙,為滿足自己利益,不惜以假亂真欺瞞村民,隨著二好的越陷越深,最終才深知已挽救不回人性的貪婪與荒蠻。時長 140 分鐘、僅費時 9 天拍攝的《小寡婦成仙記》,透過 4 : 3 的影像比例,在黑白色調為基底下,添加許多色彩點綴,延伸出帶有魔幻寫實的東北農村蒼茫。蔡成杰使用大量長鏡頭凝視故事發展,開場即以一顆二好踏雪的等待述說,到第一人稱視角觀望周遭的冷漠與侵犯,皆顯現出導演對電影美學的敏銳與精準。電影除了運用鏡像反射現實,也將素人們和職業演員組合平衡到位,其中飾演王二好的田天,更將農村婦女的悲涼、無助與絕望展現淋漓。

《老獸》/周子陽/中國

得獎:最佳演員(塗們)

原名《老混蛋》的《老獸》,是第 10 屆 FIRST 創投會的得獎作品,而當年擔任終審評審的導演王小帥,便青睞周子陽一同開發成長片《老獸》。周子陽有力地聚焦於老人關懷,故事從綁架事件為始,建構一個頑固自私的難搞老頭(老揚)形象,為了私利與生存,不惜奪取他人需使用的錢財。《老獸》與第 10 屆最佳影片的《喜喪》頗為類似對照,一個只顧自己,一個成全他人,兩片皆用手持在背人凝視下,看出他們與彼身家庭的關係。而周子陽更將老揚一角,連結自身故鄉鬼城「鄂爾多斯」,並通過植物、動物等超現實隱喻,透視人與空間的相對關係。在劇作上的簡單,身為旁觀者凝視善惡二元的家庭關係,喜愛達頓兄弟和法哈蒂的周子陽,皆能在首部作品中見得絲絲影子。而男主角塗們老師的「本色」演出,更讓電影增添不同風貌與張力,值得贏下一座獎。

《川流之島》/詹京霖/台灣

得獎:最佳演員(鄭人碩)

已在台灣打響知名度的《川流之島》,不僅榮獲第 51 屆金鐘獎 5 項大獎,也在第 19 屆台北電影獎奪下最佳女主角(尹馨)的殊榮。一如短片《狀況排除》,詹京霖再次對準底層與議題做連結,結合國道收費員一案,將台灣社會現況盡現,透過金錢與權益的拔河,來闡述當中的矛盾與掙扎。影片調性看似憂郁、了無希望,但卻讓困窘環境下的抉擇來得更為真實。

從題材選用到演員掌握,雖為電視電影規格製作,但《川流之島》顯現詹京霖對於長片的調度,將這份無可奈何、卻又被迫流動的靈魂表現得更為孤寂。當生存沒有逃脫的辦法,只能被社會夾擊、被周遭冷語,最終再次成為進退兩難的底層犧牲品。除了尹馨演技精湛,飾演志豪的鄭人碩在玩世不恭的輕挑裡,流露出對家庭渴望的人性溫暖,兩個寂寞靈魂更碰撞出火花。鄭人碩憑藉《川流之島》與《老獸》的塗們老師共享「最佳演員」的榮譽,讓 FIRST 影展首次出現獎項「雙蛋黃」,

《強尼.凱克》/黃熙/台灣

入圍:最佳影片、最佳導演

榮獲第 19 屆台北電影獎 4 項大獎的《強尼.凱克》,儘管在 FIRST 青年電影展空手而歸,但仍是一部不容忽視的精采佳作。《強尼.凱克》利用 3 條支線,從獨居女子、母子家庭到三代同堂,通過「家」的意象傳遞,和「強尼」、「凱克」兩個「缺席」角色的對比,反射出大台北生活下的人際疏離。新導演黃熙不論在電影鏡頭的掌握、美學的拿捏,及整體電影的調度成熟,都能顯見她的聰明與熟慮。僅透過人物事件的牽連,便延伸出「距離感」的大命題,將每個故事都包裹進現代都市的框架下。

雖承襲侯孝賢的溫柔「慢」手筆美學,呈現出影片的留白與沉穩,但影片依然帶有楊德昌的風骨,從開場一顆似於《麻將》的鏡頭,到達最終爆發的核心話語,透過《強尼.凱克》的冷與熱,拉出一種強烈的社會距離感。不僅如此,瑞瑪席丹電影的初生之犢,毫無生澀的外放與灑脫,和柯宇綸木訥中來自外鄉的徬徨接觸、黃遠內斂下的沉靜不語,至鮑正芳與張國柱兩人爭吵來往。除了電影成色外,演員表現無疑也成為本片吸睛的亮點之一。

《笨鳥》/黃驥、大塚龍治/中國

得獎:最佳藝術探索獎(攝影)

入選今年柏林新世代單元,亦入圍第 19 屆台北電影節國際新導演競賽的《笨鳥》,是黃驥與大塚龍治夫婦合導的作品。繼上部《雞蛋與石頭》探究少女的脆弱與現實的玩弄,《笨鳥》同樣再次以姚紅貴飾演的青春期少女為主軸,透過姦殺案發生為引,漸漸深入農村現實的謊言惡性結構。

《笨鳥》通過影像上的強烈震撼,與攝影美學上的凝視觀察,包裹當下利益之人玩轉老幼的刻意之心。當「謊言」的母題蔓延於全片,建構在愛情初萌的天真無邪,也打破少女對社會的美好想像。似於王一淳的《黑處有什麼》,黃驥亦透過女性的柔情,不多語地將少女入世的懵懂,對照於現實的險惡心計,在被誤解和欺騙中,探究世道炎涼的權力掌控。除了電影表達出有力的冷冽和控訴,加上大塚龍治身兼攝影的追蹤逼近,女主角姚紅貴「犧牲」的演出更獲得評審之一演員范偉的大力讚賞,也成為今年不容小覷的演員獎人選。

《囚》/馬莉/中國

得獎:最佳紀錄片

同樣甫入選今年柏林論壇單元,馬莉「人之困境」第 3 部紀錄片作品《囚》,片長雖長達 287 分鐘,但電影卻一點不顯冗長,反是一部越看越顯精彩,極度令人驚喜的作品。《囚》將視角聚焦在東北的精神病院內,透過直視病患群像的長鏡頭與剪輯取捨下,娓娓道來這群精神病患的故事與苦衷。馬莉試圖撇除對精神病患的刻板印象,經由包裝下,觀者在觀影過程中一度無法分辨他們的「正常」與否,只能藉由他們之口,恍悟所有病源的製造,是來自社會的壓力,而入院的理由更是出發於日常微不足道的小事。

對照中國導演王兵的《瘋愛》,同樣以精神病院為體,馬莉更將這份「囚禁」包回中國社會的箝制,從醫院內部回望國家整體,當初衷已非「治療」而是「矯正」,就算你已「正常」,卻仍要體認到自身有毛病,最終仍身在名為「精神病院」的困局之中。 在近 5 小時內的呈現,《囚》沒有沉悶昏睡,只有目瞪口呆,此片也在 FIRST 今年首次舉辦的影評人場刊中,一舉拿下滿分 4 分的高度評價,成為今年最來勢洶洶的紀錄片。

《暴裂無聲》/忻鈺坤/中國(閉幕片)


曾以首部作品《心迷宮》一鳴驚人的忻鈺坤,此次帶著與「並馳 LAB」合作的第 2 部作品《暴裂無聲》,作為本屆 FIRST 青年電影展的閉幕片。故事講述一位無法說話、在外工作的煤工張保民,一日被通知自己牧羊的兒子走失,而回鄉展開一場尋兒之旅,卻沒想到在尋覓過程中,挖掘出背後更深的陰謀,也揭開一場關於利益的人性祕密。撇除前部《心迷宮》成本低的生澀與粗獷,《暴裂無聲》在製作上包裝得更為類型且完善。雖同樣多線敘事,但不同於過往的跳躍,此次則將故事順敘進行。

《暴裂無聲》無疑看得出忻鈺坤對於類型片的野心掌握,此片似於南韓導演羅泓軫的《黃海追緝》(2010),藉由無法出聲之人的爭取與凝視,清晰感嘆出現今內蒙古因開發,而被犧牲的農村無奈之情,更藉以黑暗洞穴的生與死,反射出人心的險惡與選擇。雖《暴裂無聲》不及《心迷宮》的生猛驚豔,但執行上的到位、對現實意喻的投射傳達,甚至演員宋洋(飾張保民)與譚卓(飾張保民妻子)的精湛演技,也讓本片更增添獎項競爭力。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