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悟空傳》:一場與天命搏鬥的「權力遊戲」

0

文/Pony

《西遊記》宇宙儼然已成為當今華語影視最熱門 IP,近年有鄭保瑞酷炫的《西遊記》浮華系列,又或周星馳與徐克聯手的重口味暗黑西遊。經歷近百年,從動畫轉為真人、電影跨足電視,《西遊記》的改編與創新亦從不間斷。在 2017 年,別於一般改編自吳承恩的《西遊記》,香港導演郭子健選擇 取材 2000 年中國作家今何在的著名小說《悟空傳》,展開一場與天命搏鬥的「權力遊戲」。

不同以往以取經遊記為命題,也不再著重師徒的共患難情感,小說《悟空傳》突破傳統,故事擺至「西遊」之前,以悟空為主體出發,亦結合劉鎮偉《大話西遊》系列情節。其中悟空(彭于晏 飾)對於紫霞仙子的感情,今何在透過「阿紫」、「紫色彩霞」重新包裝,試圖讓原本「擺脫俗世情感」的成仙之道,從主動放棄轉為被動生死相隔,進而讓悟空因情轉化,催生批判現今權力貪腐體制的動力。雖電影同樣有小說 3 組人物支線的延伸,不過編劇除去對悟空管束的唐僧,雖亦有為它指點迷津的菩提現身,但更多是將這份師徒情轉為與二郎神(余文樂 飾)、天篷元帥(歐豪 飾)亦敵亦友的兄弟關係。當昔日怨家同成失去仙力的天涯淪落人,悟空亦不再是一己之力,反抗既定命運與腐敗天庭的孤獨英雄,而是讓其聯手對抗追殺他們的權力天庭。

比起小說中針對悟空自我掙扎的辯證,電影《悟空傳》則相反將故事價值觀建構在「天命」之上。過去的《西遊記》援助輕易劃分所謂的「善」與「惡」,將「大鬧天宮」的「潑猴」孫悟空視為燙手山芋,它所犯下的大「惡」錯誤,影響到「善」者天庭的秩序大亂。

但這些看似毫無章法的行為,卻深及一個最核心的問題:「究竟孫悟空為何要大鬧天宮?」至此,在《西遊記》中的善惡分界,似乎於《悟空傳》中反轉了兩者的位置。回到《悟空傳》中悟空大鬧天宮的緣由,破壞「天機儀」是悟空來天宮的唯一目的,但目的生成卻來自天庭摧毀花果山的下令,使它的家鄉成荒蕪寒地,親人們也就此喪命,心有不甘的悟空順勢決定來到天庭反轉這改變不了的「天命」。

當然,《悟空傳》還是有缺陷存在,仍脫不去稚嫩毛孩悟空外皮,如過多中二的台詞層出不窮,尷尬的笑點不停置入,但這樣的「二」配上彭于晏「剛好」的演技,似乎也詮釋出悟空的嬉鬧本質。

此外,如《亞瑟:王者之劍》般的 CG 特效實則吸睛,雖於電影後期的打鬥較為疲態,在中段故事上稍嫌拖沓,三條(三角)愛情支線的蜻蜓點水也略有殘破。但《悟空傳》從小說到電影建立起的良好故事觀,隨著齊天大聖的主題曲〈《小刀會》序曲〉奏響,原本只存於虛構小說的精神人物形象,藉由《悟空傳》的熱血激昂被再次點燃。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