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沒發現到的神配樂!5 組從搖滾樂跨界電影配樂的樂手

0

講到電影配樂,你(妳)會想到哪些名字?漢斯季默約翰威廉斯亞倫席維斯崔湯瑪斯紐曼霍華蕭爾?老一輩大師如艾佛瑞紐曼伯納赫曼,或新生代巨匠如亞歷山大戴斯培麥可吉亞奇諾

上述這些都是喜歡電影配樂的粉絲,不容錯過的名字。但在他們之外,近年有越來越多平日正職是搖滾樂團樂手(或其他類型樂手,這我們之後有機會再聊)的音樂人,開始轉戰電影配樂領域,激盪出全新的火花。這些配樂家的作品不見得有著搶眼的主旋律、複雜的結構變化等,但切中要害的本事與畫面結合的化學效應,卻絲毫不遜色,一樣賦予電影一種難以分離的氣氛甚至氣味。以下便介紹 5 位(組)好好的搖滾樂玩不夠,硬要撈過界玩電影配樂—–還玩得有聲有色的案例。這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有人不只能一根蠟燭兩頭燒,兩頭還都燒得特別旺……

特倫特雷澤諾與阿迪庫斯羅斯(Trent Reznor & Atticus Ross)

所屬樂團:九寸釘樂團/慣常合作導演:大衛芬奇/代表作:《社群網戰》

某種程度上,特倫特雷澤諾與阿迪庫斯羅斯在 2010 年為《社群網戰》所寫的音樂,可能是近年大量搖滾樂手轉往電影配樂的關鍵。雖說在他們之前早有無數樂手參與電影製作,雷澤諾自己也不是沒有電影配樂相關經驗,但以兩人在搖滾樂壇的地位與影響力,加上《社群網戰》配樂的奧斯卡榮譽加持,還是具有某種程度上的指標性意義;上次有如此等級的搖滾樂手拿下奧斯卡,可能要回到 1984 年王子的《紫雨》了。

《社群網戰》之前,特倫特雷澤諾是美國工業金屬天團九寸釘的首腦,得過兩座葛萊美獎,阿迪庫斯羅斯則是雷澤諾長期合作的製作人暨現場編程樂手之一,時不時也會創作電影配樂,先前的電影合作夥伴包含《奪天書》導演檔休斯兄弟等。在雷澤諾友人大衛芬奇(芬奇曾拍過幾支九寸釘的 MV)的邀請下,《社群網戰》雷澤諾與羅斯終於應允為《社群網戰》配樂,將九寸釘機械、冰冷,躁動又精準的電子樂,移植到芬奇機械、冰冷,躁動又精準的影像世界,互相加乘的效果,可能是 21 世紀最出色的範例之一。在此之後,雙方除了在《龍紋身的女孩》和《控制》再續前緣,雷澤諾也開始拉高電影配樂創作的比重,無論身為芬奇或電影配樂粉絲都是一大利多。

強尼格林伍德(Jonny Greenwood)

所屬樂團:電台司令/慣常合作導演:保羅湯瑪斯安德森/代表作:《黑金企業》

身為當代獨立搖滾天團電臺司令吉他手,許多人容易把強尼格林伍德與搖滾樂手劃上等號。但一如電臺司令的音樂往往難以被定義歸類,格林伍德也絕不只是一名搖滾樂手而已:除了演奏吉他之外,他本身也是古典樂愛好者,醉心於現代作曲家梅湘潘德列茨基的音樂,並大量將兩人使用的作曲技法導入電臺司令的作品裡,漸漸消融了古典樂、搖滾樂、現代音樂,甚至單一音樂類型的界線。

2003 年,格林伍德開始出版自己所創作的個人作品,並幫電影擔任配樂工作。當時正在籌備新作《黑金企業》的導演保羅湯瑪斯安德森剛好聽見格林伍德所創作的「Popcorn Superhet Receiver」,當下決定邀請格林伍德負責該片配樂,開啟了 21 世紀最重要的導演/配樂組合之一。

難以預測似乎是安德森與格林伍德最大的共同點。每當安德森轉往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題材或風格,不管是《黑金企業》的荒蕪黑暗、《世紀教主》的蜷曲抽象,亦或《性本惡》的浪漫、超現實與憤怒,格林伍德總能捉到最適合畫面上情境的音符,讓兩人作品能更上一層樓。個人特別喜歡格林伍德為《黑金企業》寫的音樂,在向靈感來源致敬同時融入出自己的一條路,但《性本惡》裡危險又嫵媚的小提琴也同樣讓人印象深刻,孰優孰劣就端看個人了。

尼克凱夫與華倫艾利斯

所屬樂團:尼克凱夫與壞種子/慣常合作導演:安德魯多明尼克、約翰希爾寇特/代表作:《刺殺傑西》

從 1980 年震驚樂壇的生日派對樂團同名專輯,到去年甫發行的尼克凱夫與壞種子樂團第 16 張錄音室專輯,在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時間裡,尼克凱夫一直是澳洲最重要、產量最大,也最具有影響力的音樂家之一,以獨特外型、磁性的嗓音,加上極度厭世的歌詞,以及濃到化不開的情緒為人所知。但在音樂以外,凱夫另一個特色,便是他無遠弗屆的創作領域,從詩集到小說到散文集等五花八門。也因此,當 2005 年澳洲導演約翰希爾寇特的《生死關頭》大受好評,觀眾卻發現編劇和配樂家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被稱為「搖滾樂的黑暗王子」的尼克凱夫,似乎也不是那麼奇怪的一件事。

一如多數同時也擔任樂團主腦的配樂家,電影配樂對於凱夫來說更像是偶一為之的興趣,而非認真經營的領域。雖然創作頗豐,凱夫主要仍與澳洲導演合作為主,包含前述的希爾寇特、《刺殺傑西》的安德魯多明尼克等。不過多數時候,凱夫與艾利斯所創作的配樂與「黑暗」兩個字往往有一段落差,反而在寫意的鄉村田園風情中(與艾利斯偏好小提琴有不小關係),注入淡淡的惆悵哀傷。類似風格在《刺殺傑西》裡與影像達到完美融合,民謠樂器與時代背景是相得益彰,音符間的愁思則填補了畫面的留白,與電影同樣屬於曠世經典。

達斯汀奧哈洛蘭(Dustin O’Halloran)

樂團: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慣常合作導演:德雷克多雷穆斯/代表作:《愛瘋了》

後搖向來是電影導演最愛的類型之一,無論是實際參與配樂(《真愛永恆》的配樂有後搖團魔怪共同創作),或單純選用特定曲目(天空爆炸名曲〈Your Hands in Mine〉便幫《勝利之光》加了不少分數),只要使用得宜,電影瞬間便多了一份巨大的感染力。而既然導演們對於後搖如此鍾愛,後搖樂手同時兼任量大質精的電影配樂家,似乎也不是特別讓人意外?

身為後搖團(也有人歸類為環境音樂)「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樂手之一,達斯汀奧哈洛蘭可說是近年最炙手可熱的新生代配樂家。樂團本身或許聽過的人不多,但只要有在關心美劇的觀眾,肯定對奧哈洛蘭為《透明家庭》所作的艾美獎得獎主題印象深刻。比起許多後搖團的大開大闔,奧哈洛蘭更偏好纖細柔美的旋律,輕靈優雅中牽動觀眾的情緒與回憶,去年勾魂的《漫漫回家路》便成功為電影拿下一座奧斯卡提名。筆者個人特別喜歡奧哈洛蘭與導演德雷克多雷穆斯的合作,多雷穆斯那鍾情於小情小愛,多愁善感的個人風格或許見仁見智,奧哈洛蘭卻往往能在裡頭挖掘出更精緻深刻的感動。當年多雷穆斯拿下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的《愛瘋了》,若少了奧哈洛蘭清澈動人的鋼琴聲,能否有著如此高的成就?只要聽過奧哈洛蘭的旋律,答案不辯自明。

尼克烏拉塔(Nick Urata)

樂團:DeVotchKa/慣常合作導演:葛倫費卡拉與約翰瑞卡/代表作:《客製化女神》

多年來,美國獨立製片總會招來一種批評,就是電影本身太過甜美夢幻搞怪(一言以蔽之,太過文青),乃至太過理想化與現實脫節。這個說法是對是錯見仁見智,但沒有人能否認,當甜美夢幻搞怪做得好的時候,帶來的快樂和滿足感,同樣少有作品能夠匹敵。2005  年,《小太陽的願望》便是以這路線逼出無數觀眾笑聲和淚水,捧紅艾碧貝絲琳保羅迪諾,順便幫在影壇耕耘多年的亞倫阿金拿下奧斯卡小金人。而相信多數觀眾也不會忘記,本片那讓人印象深刻的主旋律〈The Winner Is…〉,以及片尾為一切劃下完美句點的美國獨立搖滾樂團 DeVotchKa 名曲「How it Ends」。

身為 DeVotchKa(意思是俄文的「女孩」)主唱兼樂團首腦,《小太陽的願望》也讓尼克烏拉塔開啟了他的電影配樂之路,成為上述「甜美夢幻文青風獨立電影」的固定合作夥伴之一。 DeVotchKa 的編曲往往較為古典,樂器使用則是天馬行空、五花八門,烏拉塔的音樂也利用其風格多變、但旋律永遠悅耳俏皮的優勢,為上述類型帶來更讓人無法抗拒的浪漫魅力。在與《小太陽的願望》導演檔再續前緣的《客製化女神》裡頭,烏拉塔把電影近乎狂喜的浪漫情懷,用大器的弦樂和女聲吟唱表達得淋漓盡致,讓女主角的完美形象浮現眼前。如果說電影配樂最重要的工作是強化電影情緒,光聽烏拉塔的音樂便已讓人陷入愛河,效果是再好也不過了。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