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電影陳設師,都在做些什麼?──《電影美術的表與裏》

0

文/赤塚佳仁 Yoshihito Akatsuka

這個職位,讓我能夠與一流美術總監一起工作。

電影《追殺比爾

在我身為電影人的職涯當中,做了最長時間的就是陳設師(Set Decorator)這門工作。陳設是電影美術當中的一個部門,在美國好萊塢,陳設師是可以和美術總監(Production Designer)一起上台領取奧斯卡獎的職位,在電影的美術設計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如果將美術總監比喻為建築師的話,那陳設師負責的就是裝潢的部分。換言之,陳設師的職責就是要把家具、壁紙、窗簾、燈具等等,幾乎所有畫面上會出現的東西都找齊,然後再適當地放進場景裡面。

在日本,片廠會沿襲其特定的制度,所以早期不同片廠雖然都有「裝飾部」這個部門,但是所負責的工作卻不太一樣。例如在日本的東寶片廠,陳設組就只是道具組的延伸,該如何陳設則是由美術組來構想的,美術組會請道具組將需要陳設的道具都找齊了之後,再把東西都交給美術組來配置。如果再追溯到更早的時期,上述的美術職務分配法,應該是從日本傳統的舞台戲劇,也就是歌舞伎的舞台流程傳承下來的。

然而近年來,陳設組需要承擔的工作內容愈來愈多樣化,除了要做陳設的工作之外,還要懂得操作道具,碰到預算吃緊的作品,也要從圖面繪製開始負責到場景搭建,更有些時候還得負責植栽造景,總之就是一手包辦各式各樣跟美術有關係的事物。這樣的工作內容,其實就等同於台灣的電影美術組要負責的範圍。

電影《黑雨

在美國和歐洲,陳設師這個職位不只是電影製作上需要而已。在歐美的建築業界當中,大家從很早之前就了解陳設的必要性,陳設師這份職業當然也早就存在了。但是不只是在日本,整個亞洲的電影業界一般都沒有陳設師這個職位,陳設組的工作幾乎都是美術組全權負責。

會從事美術組的工作, 是在電視台的陳設組裡打工開始的,之後改以自由工作者的身分接案。在自由業者的時期,我當上了陳設組的負責人,並且有機會跟著多位資深的導演和攝影指導在拍片現場工作,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大量的經驗。例如從攝影指導身上,我學習到如何配合不同的拍攝角度和鏡頭,呈現出不同的畫面,也了解焦距和光圈等等數也數不清的技術知識。至於在拍攝現場,因為多半站在攝影機旁邊,想當然爾的就能直接觀察到演員如何與道具對戲,以及戲用道具的美術會如何被展現。

甚至也因此了解到,所謂的導演並不光只是導演員的戲而已,他還必須指導所有的工作人員,才能算是一名好的導演。又或者可以這麼說,現場的工作讓我感受到的是,電影製作是一項全體工作人員的共同合作,雖然各自有職務上的分別, 但只要是自己能力所及的地方就都要去做, 無論那是製片組的工作還是燈光組的工作。這樣的工作模式和擁有工會的好萊塢模式完全不一樣,但是當時我的工作範圍也僅止於日本,好萊塢的作法與理念之於我是毫無概念的。接下來將近 30 年的時間我都沒換過部門,之後加入海外作品的拍攝工作,直到最近做了十幾年的美術總監之前,我都堅守在同一個職位上工作著。

電影《火線交錯》

身為陳設師,還肩負著一項重要的工作:那就是預算的掌握及運用。整部電影美術預算, 將近一半的錢全交到了你手上,那份責任可是相當重大。不正當的行為當然是絕對禁止,但反過來說,但若碰到預算較吃緊的作品,就算再沒錢,也不能讓畫面上的陳設看起來太寒酸。由此可見,陳設組是一份很容易累積壓力的工作。

即使陳設組是如此重要的部門,但是以前陳設師在日本卻沒有受到太大的重視。雖然當時的風氣如此,不過 2001 年日本電影《 SATORARE 》(サトラレ)上映的時候,我的名字第一次被列進了主創團隊,並且被印在該電影的海報上,這在日本電影界真的是前所未聞的事情。從此之後,愈來愈多的電影劇組會將陳設師的名字列入主創,而現在大部分的日本電影海報上也都看得到陳設師的名字了。

一直到現在, 我都認為自己可以在電影中負責佈景、陳設,當一名陳設師,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這份工作不僅像先前所言,讓我能夠受到各個部門的前輩們的教導,更幸運的是,我能藉由這個職位,和諸位一流的美術總監一起工作。如果我沒經歷過陳設師的工作,就當上美術總監,可能便無法得知其他美術總監的工作方式和風格。據我所知,美術總監之間是不太會彼此交流的。他們總是忙到沒有餘力交流,應該是原因之一,多半只能透過觀看彼此的作品來了解對方的風格。雖然日本有美術總監協會這樣的場合,但都是年輕美術總監在相互交流,前輩先進們並沒有加入,而且大家也只是在一起聊聊經驗,喝喝酒而已,並不會討論彼此工作上的做法。

而我,卻和所有目前日本最頂尖的美術總監一起工作過,而且也和多位海外的美術總監一起拍過電影。這些收穫都不是因為我是一位美術總監,而是因為我是一位陳設師才能有這樣的經驗。一般在國際上從陳設師轉而成為美術總監的例子並不少見,在日本也是一樣的。雖然我目前的職位是美術總監,工作重心以設計為主,但是一直到幾年前我都還是 SDSA(美國陳設師協會 Set Decorators Society of America)的會員,並且是協會當中唯一的亞洲人。加入協會後,我可以直接與美國頂尖的陳設師們交流,也實際參觀了由他們負責的電影美術陳設的展覽會。我可以抬頭挺胸的說,我在身為陳設師時學習到的電影相關經驗,對於我現在美術總監的工作而言,是最為受用的技能之一。


本文摘自《電影美術的表與裏》一書。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