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播反應不佳的《對不起,我愛你》:能夠再「虐」出日劇新經典?

0

文/費雯麗

睽違了將近 20 年長瀨智也再度主演愛情劇,而且還是跟躍升人氣女演員的吉岡里帆一起共演? 坂口健太郎加入三角戀戰局?故事改編自韓劇? 這麼多值得人討論的元素,讓《對不起,我愛你》 成為夏季日劇的注目焦點之一,雖然開播後的成績平平, 但還是有許多可以討論的方向。

改編自同名韓劇《對不起,我愛你》, 故事描述一名自小被母親拋棄的孤獨男子岡崎律(長瀬智也 飾),在韓國為黑道組織工作,看似懲兇鬥狠,內心卻溫柔無比, 而少當家雖視他如兄長,卻讓律在組織中處處受到刁難。 一次狙擊事件,律為了保護少當家而頭部中彈, 子彈無法透過動手術拿出來,律被宣告只剩下幾個月的生命, 於是他決定回到日本,尋找當年拋棄他的母親。

律才發現,原來自己的生母是知名音樂家日向麗子(大竹忍 飾),如今和另一個兒子、音樂家日向悟(坂口健太郎 飾)過著奢華安穩的生活,而之前他在韓國無意間出手相救的日本女孩三田凜華(吉岡里帆 飾),正是悟的青梅竹馬兼經紀人。 律原本心情激動地想要與母親相認, 卻被麗子再三冷漠的態度與惡言刺傷,律痛苦之餘, 延伸出更多怨恨知情,但在凜華的促成與一連串的巧合下, 律仍舊和日向家越來越靠近。 面對虎視眈眈想要爆料日向家醜聞的週刊記者、律的病情與身世、 悟的體弱多病、凜華的感情走向,各種劇情繁複地展開。

光是從上述的劇情簡介,就可以發現太多元素:孤兒、黑道、絕症、 尋親、親情、愛情等,嗅出一股很容易「灑狗血」的味道。 灑狗血沒什麼不好,只要夠美夠揪心/夠絕夠放開, 不管是走淒美路線或是吐槽系列,都能讓觀眾獲得滿足。 雖然故事才剛開始就下定論似乎不太公允,但《對不起,我愛你》 第一集的開場亮相氣勢,確實不太夠。

既然原作為韓劇, 故事設定把男主角的海外經驗從澳洲改為從韓國開始, 並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但花了幾乎大半集時間都在韓國, 卻也看不太出這個背景有為劇情增加魅力, 少當家的角色找來韓國明星李洙赫飾演,雖然也製造了某些話題, 但對話充斥太多韓文,一度讓人恍神「嗯?現在在看韓劇嗎?」,違和感始終揮之不去。

日劇翻拍韓劇一直有些困境存在,雖然彼此地理位置近,文化也相對類似,就連語言的文法系統也都有許多共通之處,但在戲劇的質地、氛圍與敘事技巧上,仍有許多不同之處, 如何去跨越那些做出恰如其分的轉換,都考驗著製作團隊的手腕。翻拍絕對不是罪,但「翻拍」既不是把語言翻譯過來,或是換一批不同國籍的演員就能夠解決上路。

其次是角色塑造。劇中每位演員無庸置疑都充滿魅力,其中在《寬鬆世代又怎樣》、《四重奏》等話題劇中人氣竄升的吉岡里帆, 更是受到關注。繼飾演了外表清純、卻對男女關係有著獨特定義的實習老師,以及個性貪婪眼神沒有笑意的前地下偶像後,其實更期待吉岡可以接演持續發揮「小惡魔」特質的角色;然而,這次凜華卻是個充滿奉獻體質,委屈和情意都往肚裡吞( 然後又在律面前發酒瘋)的傻女孩,雖然惹人憐愛,卻讓人看得有些悶。

而坂口健太郎飾演的日向悟一角, 也有著會讓人額頭青筋緊繃突出的特質。體弱多病卻又常勉強自己,對周遭的人都能使勁撒嬌,這些特質雖有時可以轉化為萌屬性,但目前日向悟還停留在「只會惹火人的媽寶」印象。加上他對薩克斯風手塔子(大西禮芳 飾)莫名的愛情執念,也讓人很想叫他醒醒。雖然該劇的設定,是希望可以呈現出人們對於「愛」的追求與不可得,但目前在多角戀情的設定上,還無法讓人有揪心的酸澀感。


不過太久沒看到長瀨智也在劇裡談戀愛,依舊令人期待。目前愛情線尚未完全到位,但作為「岡崎律」,他的每一次眼波流轉,感情都飽滿十足,無聲地詮釋天涯孤獨之人的憂傷與憤怒,嘴巴壞動作粗暴, 但卻有一顆無比柔軟的心與澎湃的愛,這些設定與詮釋,仍讓人看得滿足。因此整體來說,演員陣容依舊非常吸引人, 搭配宇多田光的新曲《Forevermore》襯底,最後會「 虐」到什麼程度,還是很值得繼續關注。

在原作韓劇中,女主角曾經有這麼一段對白:「 直到無意中聽到大叔的病,我才知道什麼叫浪費生命。 我浪費了大叔的生命。我再也不會可憐大叔了,大叔為了自己心愛的人連命都可以不要,大叔一點都不可憐。 世界上最可憐的人是沒有回憶的人。」 其實就完整道出了這部劇的精髓。必然會走向死亡的男主角,就已經註定了最後會是悲劇收場,如何在倒數計時的時光中,抓住光芒與緣份,留下一段就算不完美卻可以很精美、 就算不圓滿卻能夠很飽滿的故事,才是觀眾的看點所在。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