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光》:纖細溫柔的模糊面貌

0

情感與敘事上皆是纖細溫柔、若有若無,日本導演兼坎城寵兒河瀨直美新作《光》試圖透過失去視覺的過程,搭配力道十足的攝影,訴說那些神秘抽離、難以言喻,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複雜情緒。就拍攝上是頗有巧思,特定場景也頗為讓人動容,只是既壓抑又陷溺的手法能否為一般觀眾喜愛,恐怕是見仁見智。

劇情描述女主角美佐子是專為視障朋友製作無障礙電影的口述影像員,正為所負責的作品最後一場戲該如何描述而苦惱。一場電影研習會中,美佐子遇見了逐漸失去視力的攝影師雅哉。面對生命中的種種苦難與試煉,兩人試著給予彼此陪伴甚至愛慕,從由雙眼轉為用感受去體驗這個世界。

編劇兼導演河瀨直美向來對於「生死」有著強烈的著迷。在《光》裡頭,透過種種對已逝親人的思念,以及對於漸漸失去的視力,河瀨直美利用另一種形式,傳達同樣透過對於事物的眷戀和消逝的感嘆。精心設計的故事和背景(兩位主角剛好一位工作與「視力」,一位與「聽力」息息相關),各種對於抽象之美的形容和捕捉(一段描述夕陽的畫面莫名有些感動),乃至於關於透過盲人的角度,探討「看」電影這件事情,皆看得出導演精心設計的巧思。

而在拍攝上,河瀨直美也選擇用大量極端的特寫鏡頭,搭配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燈光,帶領觀眾進入日漸模糊的角色世界,讓一切情感更顯曖昧纖細,偶爾會讓人憶起先前同樣處理盲人世界的《盲》。但在這裡,男女主角之間的關係也成為一大問題:兩人工作與生命狀態引至相知相惜是十分自然,但點燃愛火便似乎有些太過,正因全片多數時候對於難以言喻事物的優異捕捉,反而讓情感實際爆發時莫名有些突兀刻意。永瀨正敏水崎綾女的演出皆是可圈可點,前者在揣摩失明狀態時,表面不動聲色,內心充滿恐慌,明顯作足功夫,後者則在大量介於詩意和做作模糊地帶的台詞和場景裡拿捏得宜,彼此的個人魅力多少彌補了電影愛情故事的缺陷。

一路走來,過去溫柔又殘酷的河瀨直美,漸漸展現出更為溫暖成熟的一面。《光》在概念上看得出導演的一貫中心思想,種種設計也屬深刻,可惜愛情故事加上過於隱晦的情感,穿插突如其來的刻意為之,多少削弱了電影的力道。難以言喻的美一直是各種藝術型態試圖捕捉的狀態,但實際能夠揣摩詮釋甚至再現,同樣需要一番功夫。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