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傳教士》:血漿四濺的無極限公路冒險

0

進入第 2 季,由《大明星世界末日》編導搭擋塞斯羅根和伊凡戈博,攜手《絕命毒師》編劇之一山姆卡特林合作改編的美劇《傳教士》,終於開花結果。三分之一季下來風格一樣拼貼惡搞無厘頭,敘事上則更為緊湊流暢,甚至在改編上取得更大的彈性和自由度,終於有機會落實第一季上映前,多數原著粉絲或編導影迷所賦予的高度期待。

簡單前情提要一下:改編自蓋斯恩尼斯的同名美漫,《傳教士》主角傑西曾經是名窮凶惡極的罪犯,但在家人過世後決心從良,回到故鄉小鎮擔任牧師。力不從心的他漸漸失去方向,直到發現上帝離開天堂,遺棄了人類,他決定利用自己無意間獲得的超能力,與罪犯女友塔莉普及愛爾蘭吸血鬼好友卡西迪,一同走遍美國、試圖找出上帝,並質問其為何擅離職守而背棄子民。

上一季的《傳教士》主要將重心放在傑西與其他鎮民身上,逐步帶領觀眾進入這樣一個不僅有著上帝和天使,也有著吸血鬼和地獄來的殺手,以及各種稀奇古怪人物與病態幻想的世界。雖說做為一齣奇幻影集,提供較為完整的背景故事不是壞事,但原本已如萬花筒一般炫目凌亂的原著漫畫,在塞斯羅根和伊凡戈博兩人充滿拼貼致敬惡搞的手法下,顯得更為難以理解;同時,不疾不徐的步調又讓故事遲遲無法開展,表面上熱鬧喧囂,實際上拖泥帶水,多半時候靠三位主角的個人魅力和異色奇觀撐場面,不得不說有些讓人失望。

所幸,進入新的一季,《傳教士》終於將故事從交代 3 人關係與世界觀,移至主角們開始尋找上帝的美國之旅,瞬間讓影集有了明確的軸線,而不是無止盡的前情提要和猶豫不決。四集下來,3 位主角一面尋找上帝所在地的蛛絲馬跡,一面處理各自的內心小劇場,還要躲避殺人不眨眼的殺手聖徒(來自地獄、殺人不眨眼且無堅不摧的超自然殺手),充滿了驚喜和娛樂性。

羅根和戈博強烈的拍攝手法,以及極端血腥惡搞的喜劇風格,也從華而不實的妝點,轉為錦上添花的特質。截至目前為止,每集都有一場以上讓人目不轉睛的精彩橋:第 1 集的公路槍戰既緊張得喘不過氣,各種血漿噴發讓《追殺比爾》相形之下都顯得節制,時不時穿插的笑點(某個噁爛到極點的抽汽油方式便是一例)更是樂趣無窮;第 2 集無比歡樂的神遊之旅,或第 3 集像黑色電影致敬(也可以說是惡搞)的蒙太奇,以及最新一集一鏡到底的近身「肉」搏(不爆雷,看到就知道意思),都是拍攝風格和題材完美結合的案例。蓋斯恩尼斯的原著以極盡浮誇衝擊血腥複雜之能事聞名,搭配此一拍攝手法是相得益彰。

此外,不管畫面多麼混亂,可以肯定的是多明尼克庫柏露絲奈嘉以及喬吉爾干 3 位主角的火花,皆能克服絕大多數困難。在第 1 季時,3 個人各自有各自的故事線,鮮少有聚在一起互動的契機;到了新的一季,要不兩兩搭配,要不三人同行,互動頻率越高,影集越有可看性。個人特別喜歡本季的奈嘉,同時能夠展現深不可測的塔莉普,內心的溫暖與危險。而在第 4 集尾聲的巨型爆點過後,3 人之間的關係會如何轉變,格外讓人好奇與期待。

在觀看《傳教士》時,筆者個人一直想起近期第一季剛結束的《美國眾神》。同樣充滿了各種文化與符號,同樣踏上了美國之旅,原著同樣備受讚譽,當《美國眾神》最終被視覺奇觀和對原作的景仰困住,個別頗有可觀,整體單調乏味;《傳教士》第 2 季則成功將風格化轉為敘事柴火,甚至在調動與改變原著元素的同時,提供影集新的路線和可能。本劇能否繼續維持創作動能有待時間觀察(畢竟,羅根和戈博的作品都不是以結構聞名),但純就娛樂性來說,《傳教士》絕對是現今小螢幕最嗨的表率,沒有之一。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