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雅喆專欄/憂鬱貝蒂猜火車

0

betty-blue-front
他和她擠在小小的MTV沙發上,冷氣驚人的凍,螢幕一亮兩個赤裸的男女蛇一樣地交纏,除了空調的聲音之外就是男女主角接吻時的口水聲,黏膜撞擊聲。

tumblr_m7qmi4wqD91qbsj00o1_1280

「這麼那個的片⋯⋯」

開場前五分鐘這樣大膽的床戲的確令人臉紅心跳,不過《巴黎野玫瑰》(Betty Blue)是彼時文青口耳相傳的經典,所以他們是帶著崇敬的心情來看這部夢幻逸品。

「這麼那個的片⋯⋯」她按下了暫停鍵,「我覺得要吃這個才能夠真的瞭解那些法國人在想什麼⋯⋯

她的手心裡面是一張小小的白紙,撕下了一半要他含在舌下。很久以後他才之道那個東西叫做「郵票」,紙片放在嘴裡面,LSD慢慢擴散到全身。

5f258e4a-26c1-4fad-a0f8-e28253e1d786

最後甚至把自己的眼睛挖去⋯⋯

於是他們錯過了藍到令人心痛的海邊天空,也不管男女主角後來的發展。男女主角愛火噴發,女人像是只為了演這部電影那樣的瘋狂活著,最後甚至把自己的眼睛挖去,被束縛帶綁在病床上。

螢幕對面的他和她在MTV的沙發上接吻翻滾,空間像是忽然被拉大了那樣,時間也只為他們兩個停留。原本崇拜經典的心情卻變成性慾的交織。警察莫名其妙的臨檢打斷了那天的激情,所以他們不知道電影的結局是什麼,

一發不可收拾,從那部電影之後,他們各自甩開原來的情人,投奔彼此的懷抱,兩個文青染了頭髮變成龐克,女孩帶著他走入另外一個他未曾接觸的世界:舞廳,迷幻藥,樂團以及玄之又玄的哲學。

從保守軍公教家庭出身的他,被踢出家門,也不想要文憑了。

從破碎家庭出身的她,也只有他了。她說要一個家,他義無反顧的說:「那就給妳一個家。」

從嗑藥的小屁孩搖身一變,他們開始當小藥頭,迅速累積了一筆小財之後,財經系雖然念得不好,但是他對錢滾錢這件事情向來有無敵的熱情,於是開始在冷門的時段包下舞廳辦趴。

像是挖到金礦一樣,日子過得快樂愜意,藥物、酒精偶而讓她失控莫名和他打架,狂吼著他聽不懂的語言和不滿。醒來之後,她又不斷的流著抱歉的眼淚,然後他會說:我們該 clean 一陣子了。

但藥物和愛欲一樣分不清,即便互相約束辦趴「工作」時絕對要「保持清醒」,她卻總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吃下那些仙丹妙藥,他清醒地盯著趴踢裡面的每個舞客,小心警察,防備鬧事的人。他當然也看到她渙散的眼神,她又失約了,他隱隱約約知道她想要去某個不想帶他去的「地方」

每回她都不承認,說他疑神疑鬼,說他才是需要 clean 的那一個,然後就不說話甩門而出。

大學讀到第六年,再不畢業他也得要去當兵了。這是他們不願意承認的事實,時間逼得青春得要斷裂。

Trainspotting_085幾個朋友相約吞了搖頭丸,進了戲院看《猜火車》。他們揮霍地大笑,從男主角鑽進馬桶裡跌到異想世界的橋段之後,他也跟著斷線。那一天他和別的女孩上床了,她則學著司迪麥廣告那樣坐在樓梯口,存心等著鐵門打開時兩個人的攤牌。世界沒有天崩地裂,她在樓梯間睡著了,他送走了一夜情女孩,抱她進門。

隔兩天又是週三,他們說好要辦一場盛大的趴踢,大賺一筆迎向夏天,迎向那個不可知的軍旅生涯。他嗑多喝多了抱著她坦承睡過別人的事情,但一再地承諾會給她一個家,但他不記得女孩的反應是什麼,因為警察來了。

這次的臨檢造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斷裂:警察逮捕他們的時候,她把一切的責任都擔了下來,他被迫默默無語。

他去當兵,她去坐牢。他寫信她不回。他去探視,她不見。

他們就以這樣怪異到極點的方式clean了後來的幾年。

當完兵之後,他出國唸書回國找工作,一帆風順,現在的他穿著西裝用英文對客戶做報告,沒有人認得出他是當年那個頹廢文青。對於他自己來說,十多年前的事情就跟上輩子一樣,或者就像那一場猜火車一樣,情節模糊難辨了。

臉書被年輕同事tag了要回答難忘的十五部電影,他覺得無聊,但依著人名一一看著別人的難忘電影,居然就這樣瞥見了她

照片裡的她,抱著一個小孩。不再畫著怪異眼線的眼睛,更加清明。他看了看她所有的照片,和小孩的,和另外一個女人,他猜想應該是她的伴了

她有了她想要的那個家了。

他突然好想看看當年的那部《Betty Blue》,想要記起他們倆猜火車的旅程是怎麼開始的。

MTV裡面小小的空間,他含著眼淚看著男主角將枕頭壓在女主角臉上,讓她死去。

Betty Blue 4

十多年前沒看到的最後一顆鏡頭,白貓靜靜地坐在書桌上,香菸裊裊,貓的眼睛看向電視螢幕外的他。

他忽然像是天啟一樣的懂了,也許那隻貓正看著螢幕外的觀眾的人生,一遍一遍,一個一個人間異語,各有不同。

這時,他瞭解了Betty女孩不為人知的blue。

「那些看不懂的電影,有一天會突然懂得,不要怕。」

當年她約他去看電影時這麼說。

關於作者

楊雅喆

楊雅喆,電影導演、編劇,作品包括《囧男孩》、《10+10》(〈唱歌男孩〉)、 《女朋友。男朋友》等,曾獲台北電影獎劇情長片最佳導演獎,以及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導提名,亞太影展最佳編劇提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