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律師》第三季總評:微言大義的敘事巔峰,慢工出細活的精緻美學

0

一樣敘事縝密、一樣出人意表、一樣壓得讓人喘不過氣,邁入第 3 季的《絕命毒師》前傳《絕命律師》持續將系列美學提升到全新層次,每個看似微不足道的角色或細節皆蘊含著巨大的動能與悲劇,若能持續此一高度,未來甚至有機會與早已列名神劇殿堂的《絕命毒師》並駕齊驅。

某種程度上,目前播到第 3 季第 9 集的《絕命律師》一樣有著前傳影集難以避免的問題:當《絕命毒師》處理一名癌末化學教師從鬱鬱不得志的老好人,轉變成心狠手辣毒梟的過程,《絕命律師》則刻劃小奸小惡但內心善良的律師吉米麥吉爾,轉變成….大奸大惡律師薩爾古德曼的過程,表面上戲劇張力有一定落差,實在很難讓人真的提起興趣。相較之下,處理阿布奎基地方毒品帝國勢力消長、以及裡頭關鍵人物——無所不能的解決問題專家麥克埃曼特勞特,從退休警察到毒梟左右手的沉淪過程等,這部分似乎更接近一般影迷當初喜歡上《絕命毒師》(並對《絕命律師》有所期待)的理由。

但本劇之所以出色,便在於其外冷內熱的敘事手法,以及各種難以猜測又言之成理的轉折。一如《絕命毒師》後半段(特別是在人稱「炸雞叔」的古斯弗林登場後),《絕命律師》刻意將敘事節奏放慢,逼著觀眾直視劇中每個細節和過程,本季大量無對白的蒙太奇橋段、錯置的時序,搭配各種出場瞬間讓人摸不著頭緒,待之後說明才恍然大悟的橋段,在新加入的攝影師馬歇爾亞當斯(Marshall Adams)加持下更是有著獨到的魅力——《絕命毒師》向來有著小螢幕上最出色的畫面之一,《絕命律師》也毫不遜色。

而上述對於細節的強調,也反映在劇中那些看似風平浪靜的時刻裡頭,許多意想不到的空白,遠比實際上的爆破與衝突來得感觸良多。本季當然不乏高潮:古斯第一次出場、兄弟之間難以避免的法庭戲、一不小心即有殺身之禍的掉包任務,每個橋段都有其讓人神經緊繃的劇烈衝突,但當一齣充滿了安非他命、謀殺、毀屍滅跡、手足相殘的影集裡,最殘忍也最讓人心碎的橋段,竟是一名老人玩賓果的落寞身影,可想像節目統籌文斯吉利根與編劇團隊是花了多少功夫在塑造這樣一個世界上。

若說前 2 季的《絕命律師》費盡心思建構出一個還沒有海森堡的框架,在某些時候也被迫挑戰新觀眾的耐心;到了第 3 季,過去種下的因開始結出果,每個動作都有其影響,看似高潮在本季一半即掀牌,但其實真正的好戲反而在這「高潮」之後。

當然,稱讚本劇的製作與演出,大概就跟稱讚太魯閣景色鬼斧神工一樣,簡單來說就是「廢話」兩字。舉凡從《絕命毒師》移植過來的鮑伯奧登柯克或強納森班克斯(以及本季正式出場的吉安卡洛伊坡托),第 1 季到現在表現皆相當亮眼的瑞亞錫宏、麥可邁金等演員,表現還是一如往常地優異(頂多只能說,本季讓《絕命律師》新加入的幾位都有更巨大的發揮空間,如最後一集的邁金便徹底讓人心碎)。到了第 3 季,《絕命律師》無論拍攝、劇本或演出皆已如臻化境,那慢工出細活的美學玩得爐火純青,剩下便看在最後一集的巨大轉折後,是否意味著本劇即將進入終點前衝刺了。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