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玩命鎗火》:時有樂趣,卻無法靠子彈解決一切

0

爽但可以更爽,嗨但可惜不夠嗨,英國新生代類型名導班懷特利的新作《玩命鎗火》在極簡設定裡,玩出一波接著一波的轉折與高潮。只是一個好概念不等於一部好電影,緊張刺激也不是所有問題的萬靈丹。即便片長只有區區 90 分鐘,《玩命鎗火》還是更接近一趟讓人放鬆投入的雲霄飛車,只是偏偏一直沒下車,久了有些讓人不耐。

《玩命鎗火》的設定非常簡單:70 年代,波士頓一處廢棄倉庫,在軍火仲介的安排下,愛爾蘭共和軍買家與黑道軍火商賣家準備進行交易。但一個不小心,眾人隨即拔槍相向,簡單面交也變成充滿垃圾話的大逃殺。

扣除深植在英國家庭水槽劇情電影(kitchen sink drama)傳統的處女作《不良之家》,以及由即興喜劇演員擔任編劇的《觀光客出沒,注意!》,班懷特利的電影往往是核心概念先行,成功與否則端視於概念落實的程度,讓作品即便是優秀如惡夢般壓迫抽象的《無限殺人意料之外》,或更像把短暫的嗑藥幻覺硬拉成長片的《英倫夢田》,整體都有種難以言喻的缺陷感,片段的娛樂性大過整體完成度。而對《玩命鎗火》—— 一部基本上就是嘴砲、槍戰、更多嘴砲的電影來說,懷特利與艾米強普合寫的劇本重點基本上也就是各種創意程度不一的髒話,以及反覆出現的互相掃射,稱不上有什麼劇情可言。

就前者來說,演員幫本片的笑料加了不少分數,越放得開的詮釋起明顯有著即興色彩的對白越有效果。在此標準下,向來口若懸河、說話如連珠砲的沙托卡普利自然成為全片 MVP,無時無刻從不停止的碎念讓人既想一槍斃了他,又想看他用言語把其他人煩死;向來一本正經的席尼墨菲雖正氣凜然,演出便有些無趣;剛拿下奧斯卡后座的布麗拉森似乎離過去的冷面笑匠本色有點遙遠(不相信的,看看過去《超急情聖》那超級爆笑的餐桌禮儀);年輕演員傑克雷諾山姆萊利各有發揮;艾米漢默則在有限的演技裡,靠著不疾不徐的反差做出喜感,算是在挑戰正港英雄失敗後,近年相當成功的新戲路。


不過,就動作而言,扣除一兩段較長的貓捉老鼠(比爬樓梯速度以及之後的死法是全片高潮),以及一場詭異裡充滿黑色幽默的行屍走肉,《玩命鎗火》主要還是零星的槍響,以及雜亂空蕩蕩的廢墟,實在稱不上出神入化響,久了也開始有些單調乏味,讓人全心懷念起《捍衛任務》的神采。動作部分的問題,基本上也是《玩命鎗火》的根本問題:既然電影缺乏劇情,重點就在喜劇和動作,而當喜劇只能說風趣但不到爆笑,動作戲低空飛過但肯定不算突出,那麼電影只能算是時有樂趣,稱不上是全然成功。

單純做為一部勉強算有腦的爽片來說,《玩命鎗火》不時稱得上出色;但當背負著當代最被看好的導演之一年度新作的期待,本片恐怕還有一段路要走。或許把所有當事人掃射乾淨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只能說,不是每個問題都能靠子彈解決的。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