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老炮兒》導演管虎:當時代走得太快,導演必須給予一記警鐘

0

文/橘貓、Pony;攝影/莊永鴻

《老炮兒》的導演管虎接受娛樂重擊專訪。

2015 年,馮小剛憑《老炮兒》中「六爺」這個角色,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躍身影帝行列。六爺是穿梭在老巷弄的守護者、是舊時代俠義精神的留存與證明,他有原則、有衝勁,拖著年邁的身軀直面新世代的弊病,成就一則關於曾經輝煌的老炮兒故事。《老炮兒》的導演管虎,親自帶著這部豪氣干雲的作品來到台灣,身高一米九的他,在一整天的宣傳行程之後仍不顯疲憊,神色自若,並與我們暢談他的這部作品。

從近期作品《鬥牛》、《殺生》、《廚子戲子痞子》,再到即將於台灣上映的《老炮兒》,管虎的電影中始終不缺乏堅毅勇敢的平凡人,在面臨巨變之後挺身而出,他們各有不同的背景,不變的是藏在平凡外表下的血性。論及為何在創作上擁有這樣的視角,管虎認為,身為一位導演,在創作的時候,儘管沒有經過理性地設計,作品中仍然會有一脈相承的元素藏在其中,「這些事情,大概都是潛意識的創作過程。」他笑答。

馮小剛憑《老炮兒》拿下金馬影帝。

談起《老炮兒》創作的初衷,管虎坦言現今中國時代變化太快,也因為「快」,讓人們捨去做人應有的精神,這份精神可以是對朋友的擔當、對父母的孝順等等。論及傳統文化的守護,他認為,傳統與現代沒有什麼可取捨,更重要是人應守護生而該有的價值,當這些價值缺乏後,那就不是人了:「這是我們現今中國社會所面臨的問題,希望拍出來能給社會族群提個醒。」管虎語帶感慨地說。

身為一個導演,怎麼應對快速變遷的中國市場?

《老炮兒》在中國取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在奇幻、愛情當道的當地商業市場中殺出 8 億人民幣的好成績。談到如何看待這樣的成功,管虎認為,觀眾其實一直沒有改變,他們在等待不同的刺激:「如果你沒有提供,就不能怨人家。」管虎沉吟了些許,他認為,觀眾對於自己周圍的生存環境、生活中面臨的困境,還有生命中需要解決的問題,都是很有感受的,而這些元素,都是一部寫實作品可以帶給觀眾的刺激。

「其實,觀眾還是會喜歡這樣的作品,或許是我們之前都給得太少。」直面中國現在的電影市場,管虎提出了不一樣的反思。面對當今中國電影現況,管虎直言:「中國不缺好作者電影,也不缺純商業電影,而是缺乏這種融為一體,好看的作者電影,和有作者化的商業電影。」對此,他認為目標的達成,前提也在於對受眾群的了解與認識。

網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

不只侷限於電影創作,管虎在影像上的身分也相當多元,迄今已拍攝多部長片作品的他,也同時完成多部電視劇,更於今年年初執導超級網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對於 3 種不同型態的身分轉換,管虎認為,身為創作者不想被時代拋棄,唯有親身實作,才能了解受眾群的好惡。同時,在過程中享受當下樂趣,並帶動自身創作的動力,不拒絕市場和受眾,更不與時代脫勾。

在近年中國新導演的輩出,管虎也從中擔任導演協會與創投的評審。論及對中國電影未來的期許,管虎思索些許才表示,電影是一項帶動好幾百人的大工程,只要稍不盡心就會出問題,新導演不能總以「年輕」與「熱情」去成就「失敗」的理由——身為電影導演,最重要是具備堅強的承受力,和解決困難的能力。可惜,他嘆道接觸 100 位新導演中,有 90 位都缺乏此素質。但對於中國電影的前景,管虎則依然保持樂觀態度去看待,儘管面對百裡挑一的殘酷現實,無不都是對電影這行業所保有的敬畏之心。

管虎認為身為電影導演,最重要是具備堅強的承受力,和解決困難的能力。

而說到近期中國電影圈對於「鮮肉演員」的不友善,管虎豎起眉頭直言,此現象是將年輕演員們過度妖魔化。他認為,首先必須「自省」,年輕演員們不管有多少錯,錯不盡然在他們身上,而是在給予他們平台的大人,沒有適時提醒與矯正,卻容許事情的發生。再者,所謂「妖魔化」僅是以偏概全的批判,實則缺乏認真去理解,去幫助未來年輕的好演員們。「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對此,管虎就特別讚許李易峰吳亦凡的專注與敬業。

風格不是特別追求,而是自然生成的

此外,比起前幾部作品,談到《老炮兒》是否有更為寫實的風格轉變,管虎則認為,每個故事都會帶著風格走,風格不只是導演個人的藝術追求,而是一種更自然的創作過程:「風格有時候不是你能刻意去追求的,就像是你寫字,那個筆就帶著字出來了,不是有意造成的。」然而,話鋒一轉,管虎也承認,他從出道開始就特別喜愛寫實的風格,之後在電影中做了一些不同的嘗試,但繞了一圈,回過頭來,還是寫實的故事調性最符合他的創作情趣。

談到電影中的地域文化,「我一開拍就跟全劇組說,絕不允許『京腔京韻自多情』。」管虎認為,不能只沉浸在「北京」二字裡頭,故事發生北京,主角吃爆肚(北京小吃);但如果是發生在紐約,或許主角就得吃牛排。「這故事,不管是加拿大人或英國人、莫桑比克人或澳洲人,我希望讓大家都看得懂。」管虎說,電影是應該有一種共通性的,不能刻意地區隔觀眾。

而談到電影情節,為何選擇呈現 2 個世代的價值觀衝突,管虎則表示,長江後浪推前浪,每個世代都會有自己的課題:「等到哪天吳亦凡老了,他也會有自己的後代要面對。」然而,在世代的衝突中,管虎希望能夠讓一些好的、不應該被抹滅的價值留下來,像電影中,六爺的原則與血性,「做人得有,做男人更得有。」管虎一句話說完,語氣堅定。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