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時光II 《生活是甜蜜》劇評:從個體自述翻轉至兩性視角

0

文/Pony

「閱讀時光」系列繼去年第 1 季 10 部作品後,今年再次推出第 2 季「閱讀時光 II」,改編《玫瑰玫瑰我愛你》、《妖精》、《生活是甜蜜》與《先生媽》等 4 部作品。本篇要討論的是改編自作家李維菁的首部小說《生活是甜蜜》,如何從小說字裡行間轉變成影像文本,凸顯視角上的不同、以及生活與愛情的唏噓。

「世界只是你自己的,出了己身就是它者,儘管我們曾幾度身處愛情與藝術的共同幻象之中,以為自己穿越了時光與疆界,曾經以為彼此融合。」─ 李維菁《生活是甜蜜》

由謝定瑜執導的《生活是甜蜜》,以倒敘方式作為徐錦文(楊謹華飾)生活的開端,影像跳脫原作以第一人稱的聆聽,撇除了社交的交歡,除卻了酒酣耳熱的藝廊光陰。在開頭第一場僅是徐錦文呆坐在沙發上等著一張支票的到來,觀者不知徐錦文的過往,甚至不知錦文的姓名,但影像依然隨著小說,帶領觀者隨著「錦文,倒著行走」,回溯這段「人生最大的幻象」。

別於原作的女性視角闡述,《生活是甜蜜》試圖放大了兩性的對等性,我們看見不再是徐錦文一人所承擔的煩惱、所受到的傷害,而似乎是多了李翊(高英軒飾)面對事業上遜於女性的壓力,多了不得志的喪氣、瓶頸與嫉妒;也反見亞倫(福地佑介飾)在愛情與事業中急於站住大男子的制高點。於是,片中的徐錦文所呈現不再只是單人所接踵的生活痛苦,而是反映出兩段愛情的兩性變化,更明述在愛情中,傷害的從來不只是一個人。縱使一路上有成功與失敗交疊,但從來沒有人是兩全的勝利者。

「如果沒有經過真正的痛苦,怎麼能夠感受到什麼叫做甜蜜。」─《生活是甜蜜》

從李維菁透過半自傳自述的《生活是甜蜜》,透過影像式的傳遞也變得更生動許多,縱使《生活是甜蜜》難免走向過去偶像劇式的愛情路線,但卻相對多了寫實感。在凡人觸手不及的藝術圈之中,影像之內所歷經的風雨和痛苦,卻更凸顯影像之外的繁華和成功,然而他們所愛上的「甜蜜」終其只是一份幻想。

如同義大利導演費里尼執導的《生活的甜蜜》(很難不去聯想到),所展現的即是一張現實幻想的虛偽假面,當眾人迴蕩在五光十色中,笑容的交織、酒杯的碰撞卻感覺離世俗越來越遠,最終下流的華麗浮世繪只堆積出上流的腐敗帝國。《生活是甜蜜》也亦同,雖實為「甜蜜」,但甜蜜的背後是痛苦的誕生,李翊的藝術成功是從破碎愛情中油然而生,徐錦文的新生也是脫離控制後的感悟。當那一份「幻象」越讓人著迷之時,於虛幻的浮華中,只越強烈這份底層的真實感。

謝定瑜最終於《生活是甜蜜》添加了時代女性的堅強,徐錦文不再如同小說,杵坐於車廂內迷茫哭泣。她們雖都「有了光」,但相對影像中的光,對徐錦文是拋去過去後堅強的證明,似乎更顯明現今時代女性的自立與重生,原著中帶有感性的溫柔,在影像中將這份溫柔轉變為磨礪後的韌性。即使世界有再多殘忍、恨意,仍願重回曾經跌倒之地,再度爬起證明自己的價值所在,不再寄託於生活,不再擺弄於愛情,而是重新振作尋找那份「生活的甜蜜」。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