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城》到《攻殼機動隊》的票房與評價雙輸:好萊塢能趁勢正視「洗白」爭議嗎?

0

近期幾部影劇作品,包括《長城》《攻殼機動隊》《鐵拳俠》等都牽涉到洗白爭議(Whitewashing),片商們可說是皮繃得非常緊。由於網路社群的發達,影評或觀眾的口碑效應都可能造成極大的影響,Vanity Fair 便專文指出,不管是讓白人演員演出任何種族的原角色,或作品涉及到更複雜的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 指「直接複製、抄襲、採用他人作品中的文化,改變其原創性與真確性」,若是運用不當,就可能失足成為種族中心主義或種族文化歧視。)問題,只要激起負面的討論,就可能會進而影響到票房成績——看看最近的《攻殼機動隊》就知道。

洗白爭議下的受災戶《攻殼機動隊》

自派拉蒙宣布要翻拍日本動畫《攻殼機動隊》真人版以來,便掀起不小的討論,畢竟這是不少科幻迷心中的經典。結果一宣佈女主角「草薙素子」由史嘉蕾喬韓森演出時,這種討論聲浪就成為了質疑與撻伐,甚至有超過 10 萬名粉絲連署要求更改選角。

揪竟史嘉蕾的五官有沒有被修得更像亞洲人呢?端看各位看官的感覺了。

儘管派拉蒙不斷企圖按捺網友的怒氣,甚至傳出有意使用《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的技術,將史嘉蕾喬韓森的面孔修得比較像亞洲人;而她本人也親上火線回應,表明自己絕非有扮演其他種族的意圖:「多樣性在好萊塢是很重要的,我絕不希望感覺到我扮演的角色是在冒犯他人。希望觀眾在看過電影之後,這些對於選角的疑問都能煙消雲散。」

結果不幸的是,《攻殼機動隊》在美國上映的成績非常慘烈,首週票房只有 1800 萬美金,跟同期上檔的《寶貝老闆》相比只有三分之一,且每週跌幅都超過 60%,可說是慘不忍睹;而上映至今全球票房約 1.25 億美金,根本不及總成本 2 億美金,幾乎已確定慘賠的厄運。而影評人也不買帳,爛番茄僅有 46% 新鮮度,觀眾取向的 IMDB 也只有普普通通的 6.8 分。電影在最終呈現上本來就有不少瑕疵,再加上選角的洗白爭議、沒能跨越的文化鴻溝,都成了本片的致命傷。

陷入洗白爭議而備受批評的史嘉蕾。

派拉蒙的國內發行主管凱爾戴維斯(Kyle Davies),在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的訪談中,表達了他對《攻殼機動隊》票房的看法:「我們原本希望國內能有更好的成績。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動畫片,所以對原作的瘋狂粉絲而言很重要。當你試著讓這部片既能面向一般大眾,同時又能呈現原始素材,本身就具有挑戰性,而很明顯的這些評論沒有幫助。」

不過原版動畫的導演押井守倒是對選角沒有異議,甚至十分支持史嘉蕾喬韓森。他認為草薙素子在成為少校後已是生化義肢人,其身體外貌本來就只是外殼,因此不一定得由亞洲或日本演員擔綱主演,畢竟《攻殼機動隊》本來就是一個關於主體定義的故事。另外,原版漫畫的出版社講談社(Kodansha)國際事務發展部總監 Sam Yoshiba,在接受 The Hollywood Reporter 訪問時表示:「綜觀史嘉蕾從影以來的成績,我認為她是最適合的演出人選,特別是她散發出宛如電腦駭客高手的感覺,我想不出任何一位日本女演員可以取代史嘉蕾。我們也從來不覺得非得日本演員不可。」

是「洗白」的錯,還是電影本身的問題?

艾瑪史東在《飛越情海》中的角色設定有4分之一亞裔與4分之一波利尼西亞裔混血,但是模樣似乎有些差距……。

其中被直指「洗白」的電影,其實同樣不乏口碑及票房雙輸者:《波斯王子:時之刃》《荷魯斯之眼:王者爭霸》《出埃及記:天地王者》《飛越情海》《潘恩:航向夢幻島》等。當然這些電影失敗的重點並非只有所謂的「洗白」,然而卻是一個不可忽略的問題。近期內最幸運的就屬《奇異博士》的「古一」了,這個角色在原著漫畫中原為西藏男性,搬上大銀幕後則由蒂妲史雲頓飾演,在公佈選角之後同樣引起一陣撻伐,不過由於電影十分成功,加上蒂妲的確詮釋出屬於自己版本的古一,因此聲浪漸漸消失。

蒂妲史雲頓當時在回應洗白爭議時就表示:「對我而言,古一在《奇異博士》的漫畫中已經有多種圖像化的詮釋。圖像讓古一看起來像是一名藏傳佛教的喇嘛,但我們做了一點改變:試著讓古一不是固定的型態,不是特定性別、不是特定性格、甚至也不是特定種族。我們試著讓古一成為超越限制的存在,這只是一種新的詮釋。」

十分有誠意的蒂妲史雲頓。

這個改編的作法其實與《攻殼機動隊》的草薙素子類似,同樣都是「超越人類」的角色,草薙素子被改編的幅度甚至比古一還小。只不過《攻殼機動隊》的選角爭議在於主角,而且電影本身也有不少缺點,不像《奇異博士》能以好評力抗反對聲音。

不過,儘管《奇異博士》受到廣泛的歡迎,不代表爭議就消聲匿跡。蒂妲史雲頓在當時以電郵聯絡上喜劇演員與主持人趙牡丹(Margaret Cho),與她交換這次爭議的意見,雖然一開始蒂妲並不打算公開此事,但經由媒體的請求還是公布了她們的對話內容。在多封電郵之中,趙牡丹的一句話點出了「洗白爭議」的最大關鍵:「我們的故事總是被白人演員拿去展演,對此我們感到不知所措。(Our stories are told by white actors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we feel at a loss to know how to cope with it. )」

都已經是改編作品了,還要在乎原作的種族設定嗎?

有些觀眾或許會納悶洗白爭議是否有那麼嚴重:既然已經買了版權、取得了原作者翻拍的同意,難道好萊塢就不能拍一個屬於美國(白)人的版本嗎?其實早就有不少前例,其中《酷斯拉》及美劇《金剛戰士》算是成功的版本,不過像《七龍珠:全面進化》這種全面玩壞原作的也大有人在。而接下來獅門娛樂確定翻拍《火影忍者》真人版,還拉來原作者岸本齊史參與製作;傳奇影業也買下了《精靈寶可夢》的電影版權,目前正在籌備中。

不如先來看看同樣改編自日本漫畫,由 Netflix 推出的美版《死亡筆記本》。前陣子預告發佈後,再度在社群媒體上掀起一陣抗議,因為再度大部分由白人演員擔綱主演:納特沃爾夫飾演「Light Turner」(夜神月)、基斯斯坦菲爾德飾演「L」、瑪格麗特庫利飾演「Mia Sutton」(彌海砂)、威廉達佛飾演死神路克,僅有配音演員中田保羅(Paul Nakauchi)飾演「L」的協助者「渡」。

其實照理而言,既然都已經是「美版」的《死亡筆記本》了,何須非得要由亞裔演員演出不可?若你也這麼想,可能就會落入跟好萊塢一樣的「白人中心」思維,因為美國從來都不只有白人,但是通常我們看到的都只有白人演員,偶爾有一兩個非裔演員,而幾乎沒有亞裔及拉丁裔。

比起洗白更嚴重的,可能是「白人救世主」

《死亡筆記本》目前只看得到選角問題,然而同樣由 Netflix 出品的影集《漫威鐵拳俠》,則完全不只如此。以漫威的原著漫畫設定看來,主角丹尼蘭德的確就是個白人,因此選角洗白的爭議其實較低;不過更為人詬病的其實是主角的背景設定:富有的白人學習東方武術,而成為救世主。

從內到外都被批評的《漫威鐵拳俠》。

在故事中,丹尼蘭德被崑崙僧侶帶往中國,拜雷公為師習得武藝,並且獲得具有神奇力量的雙拳,因此被稱為「鐵拳俠」。在這充滿中國武術的英雄世界裡,終究由白人成為武功最高強的人物,而中國只是一個襯托他的故事地點。因為基本上,把中國代換為任何具有東方傳統武術的所在地都行,反正只要能成為英雄即可。

《漫威鐵拳俠》的例子比較像是「文化挪用」,也就是以白人視角看待及展演東方文化元素,至於是否成功就看觀眾的包容度了。這個問題孰重孰輕,《漫威鐵拳俠》本身作品失敗便不忍多言,看看另一個由中國導演張藝謀執導的作品《長城》,或許比較好理解這個概念。

連華語天王劉德華,在《長城》都只是一個完全可被替代的邊緣人物。

《長城》為中美合資拍攝的矚目大作,雖然是百分之百取自於中國元素,卻由白人主角成為關鍵的救世主 —— 如果你先不要把景甜這張王牌算進去的話。為什麼拯救長城需要由麥特戴蒙挺身而出呢?(要不是景甜,中國的救世主就被麥特戴蒙整碗捧去了)先不論電影本身的成就,光是這個故事設定就引人詬病。除此之外,電影評價也十分悽慘,爛番茄新鮮度 37%、IMDB 只有 6.1,在豆瓣網更只有 5.0 的低分。

作為中美合作的「商品」,若是電影最終能達到大賣的成就,對於片商而來這些爭議可能不算什麼,只不過殘酷的事實是:《長城》在中國的票房為 11 億人民幣,在美國 4500 萬美金,全球票房最終收在 3.3 億美金(約將近 23 億人民幣);以成本為 25 億人民幣來看,這樁投資終究是兩敗俱傷。

站在改革浪潮上的好萊塢

根據美國南加州大學的安娜堡傳播與新聞學院「媒體的多樣性與社會變革倡導組織(Media, Diversity and Social Change Initiative)」的資料,在 2015 年票房前 100 名的電影中,只有 3.9% 的亞裔演員的角色有名字或台詞,然而有 49% 的亞裔演員儘管出現在電影中,卻是無名氏或沒有發言的鏡頭。除此之外,其中更沒有任何一部由亞裔演員擔任主角或第二主角的電影。

雖然在奧斯卡把黑人電影給「扶正」、電影《逃出絕命鎮》也大賣,但是真正的改變不應只止於非裔族群。不管是重視美國國內的種族多樣性,或者是向外面對太平洋的另一端,只要好萊塢越來越注重全球化市場,就勢必會面對到文化鴻溝的問題,將會成為改編作品或是選角的雙面刃。

許多國外媒體都討論到美國演藝圈出現的「川普現象」:川普上任讓美國的種族情勢更緊張,而好萊塢早已有多位明星表態反對川普對於種族(還有性別與弱勢)的傷害言論。然而,他們若想要對抗他們所認為的不公不義,應是從自身做起,例如不要演出有種族爭議的作品,為這個產業的種族機會與結構盡一份心力等等,不然一面在推特或上台演講時抗議川普,一面繼續拍 so white 的電影,似乎顯得不夠有說服力。

那麼全球都在等著看,這波改革浪潮何時會輪到亞裔、拉丁裔、阿拉伯裔等其他族群。畢竟好萊塢和其中的自由派菁英們,不趁川普在任時做出做出一點成就,要怎麼繼續舉著自由平等的旗幟呢?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SELINA

Punchline 電影癡。ig: @personalfilmfest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