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女演員》連俞涵:無心插柳、隨機出任務的「特務 C」

0

撰文/Maple;攝影/林東亮

連俞涵接受娛樂重擊專訪。

訪談的那間咖啡店位於 Google 地圖上尚未存在的地址,因為迷路而稍晚抵達的連俞涵還來不及脫下口罩就開心地對我招手大笑,即便看不見她的表情,但她兩隻會笑的眼睛已經把她的驚奇和喜悅表露無疑。拍攝平面照時,她好奇的眼神絲毫未變,肢體和表情都有著摸索的生澀感,每個動作既自然又意外,明顯不是用女明星的一號表情自在面對著鏡頭。面對攝影鏡頭的她,只是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女孩,比起在咖啡廳裡拍照,她更像會倚窗看著外面風景發上半小時呆的文青。實在很難想像,眼前這個女孩就是那個剛出道就以《一把青》沉穩精湛演出拿下金鐘獎、目前人氣水漲船高的連俞涵。

無心插柳、隨遇而安的演員生涯 隨機出任務的「特務 C」

說起以《一把青》進入電視圈就拿下金鐘新人的心情,連俞涵臉上浮出既天真又帶點困惑的笑容說:「其實我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是進什麼圈,對我來說我只是一直在表演而已。」

連俞涵說從來沒有想過進了戲劇系是要上台表演的。

北藝大戲劇系科班出身的連俞涵,不但對於演戲、表演本質以外的運作邏輯似懂非懂,連為什麼會進北藝大開始演戲,都有非常獨特的理由,她單純而篤定地說:「我一直都喜歡所有跟藝術相關的事物,從畫展、音樂、文學、舞蹈表演等等。唸聖心女中的時候,剛好表演工作坊來學校演講,我才知道北藝大就在我家附近,而且有各式藝術相關科系。其實我進戲劇系,只是因為它比較包容出身不同的學生,我甚至從來沒有想過進了戲劇系是要上台表演的!」

只是因為看戲看出興趣,誤打誤撞進入戲劇系,開始適應上台表演這件事後,連俞涵慢慢發現演戲和表演的樂趣。她回想起過去演舞台劇的經歷,雙眸頓時閃閃發亮又充滿笑意:「以前劇場最過癮的是,我們不用受到外表的限制,所以我甚至可以演老奶奶、小朋友等等,我覺得那是最好玩的地方。」

問她怎麼有機緣接到《一把青》,她也是困惑地思考了一下,直說:「人家找我去試鏡,我就去啦。」原來她的演員生涯不但無心插柳,還隨遇而安到不可思議的程度:「我自己比較不知道去哪裡找機會,所以都是別人找我演我就演。常常是一通電話來跟我說,什麼時候在哪裡試鏡,這次是幾歲、什麼職業、什麼個性、準備什麼衣服等等,然後我就去了。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特務一樣,接到秘密任務就出勤。我就是很快樂的熟讀劇本台詞,角色有趣就去,也不會多想什麼要不要當女主角啊、要演什麼角色啊之類的。」

《一把青》對本來的她來說,就是一次例常性的試鏡,她完全沒有想到這次會徹底把她帶到一個不一樣的世界。她坦言:「以前演完就結束了,不管是舞台劇或畢製都是,我當時接《一把青》也沒想到戲上檔了我們還要跑宣傳、面對媒體提問等等。」

由凱特文化出版的詩集《女演員》。

面色明顯變得猶豫的她很可愛地笑著坦承:「其實到現在很多事我都還是很困惑,尤其是面對媒體,因為大家好像都不關心我關心的事情,很少人跟我聊戲。」因為她過去從來沒有跟劇組宣傳的經驗,她回想一開始跟著《一把青》跑宣傳初期的慌張,大嘆:「我根本沒想過還要回答問題,而且身邊的每個人都可以流利地對答如流,我則是常常呆在那想很久不知道怎麼辦,因為我以前就只會演戲,所有講的話都是台詞,人家幫你寫好的。這是第一次我要在沒有台詞的狀況下,一直對人講話。」她花了好一段時間適應和苦練,想盡辦法不要拖累劇組,大概也是這樣,才有現在這個坐在我面前,回答即便稱不上口才便給,卻也真心流暢的連俞涵吧。

從 ON 檔戲到詩集 馬不停蹄的多方嘗試

在《一把青》之後立刻連續接了《我的極品男友》和《如朕親臨》兩檔 ON 檔偶像劇,是想轉戰偶像劇嗎?連俞涵立刻搖頭,解釋道:「《我的極品男友》就是吳慷仁打一通電話給我,叫我去救火,說我需要磨練,我那時候也不知道什麼是 ON 檔戲,想說進去一次就知道了嘛,所以就進去了。」劇場出身的她面對 ON 檔戲的陣仗也有另類觀察:「其實我覺得 ON 檔戲很有趣,因為大量的棚拍,雖然一開始面對好多台機器不知道怎麼辦,但適應了之後發現棚拍有點像劇場,幾乎都要一次 OK,一天可以拍 20 幾場戲,還可以有一些即興空間,幾乎就是劇場的運作模式,很好玩!」

而說起第一本創作詩集《女演員》,背後的故事竟也簡單得令人咋舌。連俞涵表示:「在演朱青這個角色的時候,我在臉書上寫了一篇下戲後的心情〈叫不醒的春天〉,編輯看到了就來問我要不要出書,我們談了一下我覺得好像蠻好玩,我平常在準備角色時也本來就會寫各式各樣類似的心情,所以就決定出這本叫作《女演員》的詩集。其實下一本編輯說要我寫散文,我也就說好啊,好像可以嘗試。」

雖然聽起來詩集似乎是誤打誤撞,但連俞涵寫詩的底氣可不是偽裝得來的,從聲音、意象到節奏,她的詩韻自然,文氣淡雅秀致,卻又透著一股初生之犢的無畏。談起心愛的詩人,她隨口就是幾個大家的名字:「以前喜歡席慕蓉、周夢蝶,新生代詩人的話就是宋尚緯和陸穎魚,還有葉青。」

連俞涵認真地說:「現在台灣愈來愈少人讀詩、寫詩,希望這本書能多少吸引到一些人,讓更多人開始閱讀詩集、買詩集。」

談起《女演員》這本詩集,她認真地說:「現在台灣愈來愈少人讀詩、寫詩,希望這本書能多少吸引到一些人,讓更多人開始閱讀詩集、買詩集。同時,我也希望我作品能夠帶給讀者一點點溫暖的力量,這樣就好。」讀她的詩,看著她澄澈的雙眼,我相信她說自己熱愛一切藝術,肯定跟她寫詩的功力一樣,絕無作偽空間。

即使在外界眼光裡,她一下子從素人變成小螢幕前的當紅炸子雞,但她接戲接工作仍然完全地隨遇而安,就是有人找她,她檔期可以,就接了,一切如此簡單,如此順理成章,也如此難以預料,因為,她永遠不知道下一次是誰來找她做什麼事。

延伸閱讀: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