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迎來第二部劇情長片《乘風破浪》:我們趁機檢視中國作家轉戰導演的成果如何?

0

文/Pony

談論起韓寒,對他脫口的第一個標籤莫過於是作家,而近年在首部電影《後會無期》的執導下,讓台灣觀眾更熟悉他導演的身分。但其實韓寒的身分非常多元,他是作家,是評論家,是賽車手,是歌手,是導演,是工作室老闆,是精神領袖,也是一個國民岳父。

韓寒推出他第二部劇情長片《乘風破浪》(圖片來源:每日頭條)

先從韓寒這個人談起

韓寒出版的作品不勝枚舉,如第一本小說《三重門》,而後《零下一度》《向少年啦飛馳》《一座城池》等,本本都登上中國暢銷榜第一名。韓寒的筆鋒其實略帶生活性,卻具反思精神,他喜愛從漂泊的生活中找尋到精神的寄託,於煩惱矛盾裡進而思考未來和夢想,再從僵化體制下反視針貶現況。這是典型的韓寒式文體,也是他之所以被稱為 80 後意見領袖的原因。

在中國所謂 80 後,也意指 1980 年後出生,這一代的孩子剛好正處於改革開放時期,也是剛好介於時代轉變的界線,多數人存在著迷惘,也迷失了方向。但韓寒一點都不妥協於這種時局,反而非常敢想敢為,像是會在他的部落格上談起他對自身電影的看法,也進行些許時事評論,對文體的捍衛,甚至對當前中國政治毫不避諱地暢所欲言,其中三篇〈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更引來無數討論,造成中國民眾開始新一波反思對民主自由的看法。

由新經典文化出版的《敏感詞》,〈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等文與小說《三重門》皆收錄其中,。

韓寒曾在 2010 年的《時代雜誌》同時與歐巴馬、比爾蓋茲一同入選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百大名人。不過眾人沒想到的是,年僅 35 歲的韓寒竟是一個連高中文憑都沒拿到的人,但也因當時執意退學的「叛逆」因子,方也造就出樹立於世代的韓寒精神。

中國作家出身的導演  表現得怎麼樣?

在近年中國 IP 產業的崛起下,除了遊戲、網路文學本體改編外,諸如《盜墓筆記》《鬼吹燈》等系列,此種偏向於題材本身的魅力。另一種中國所開發的 IP 則利用原著作家本身的知名度與風格,從而讓他們執導電影已獲得更廣大的觀影客群。台灣方面舉凡九把刀、吳子雲(藤井樹)也都走向此路線。

韓寒時常會被與郭敬明相提並論,後者因《小時代》系列的暢銷也拍出系列 4 部曲電影,甚至甚囂塵上的如張嘉佳,也編劇自己作品《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張一白執導),與改編當中短篇有王家衛協助的《擺渡人》。

作家執導電影的另一看點,便是影迷或書迷皆能在電影中,看見作家本身書寫的筆觸,以致在電影中得以放大。如郭敬明的浮華盛世,都能在《小時代》系列明顯的看出,人際愛情的對壘與該世代的虛無。而張嘉佳的呢喃的白話體式,也能於《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和《擺渡人》讀出稍縱即逝的無奈感。

韓寒的首部作品《後會無期》卻不是改編自他的任一部作品。

但與他們不同的是,韓寒的首部作品《後會無期》卻不是改編自他的任一部作品。如拆解《後會無期》,當中的人物其實都具備韓寒的惆悵、迷惘與叛逆。像馮紹峰的角色就是韓寒的叛逆感,選擇稱當霸王,雖叛逆但卻在小島中走不出困境;陳柏霖的角色則佔處韓寒的天賦,是一位富有學識的地理老師,雖相對有穩定職業,卻對未來與生活不知所措;最後鍾漢良的角色則是韓寒的內核思想,說走就走,追尋理想暢談自由,而這 3 個角色不拘泥於現實而選擇出走流浪,《在路上》式的公路電影,起初是漂泊不定的惆悵,都在最終找到心中所屬的「旅行者」。

《後會無期》雖只是韓寒的第一部執導作品,但思想上都有韓寒書寫的一貫風格。帶有賈木許式的公路漫漫,卻也在之中打破既有生活的穩定,反思另一種自由的可能性。雖這是部原著劇本,卻與他於 2010 年的小說《 1988:我想和世界談談》頗為類似。同樣以一部車為載體,中途幽默事件的插入,也試圖在世界上找到令人信服的價值。

「作者」 IP 崛起  影評人卻不買單

不過在「作者」電影的 IP 產業崛起之下,卻隱藏著票房與影評人的兩極。郭敬明的「小時代」系列縱然打破首日中國國產票房紀錄,被媒體評選為 IP 轉型的第 2 名,全系列總票房高達 15 億人民幣。但也有影評稱其電影敘事無章法,情節推拉,且過度浮誇糜爛,甚至鼓吹「拜金」思維,還引發了中國網媒攻防戰,《好萊塢報導者》更稱輿論的效力與遠比電影實際帶來的影響還大。甚至乎郭敬明下部作品《爵跡》,大肆濫用 CG 特效,慘不忍睹的程度被輿論戲稱為最大型的遊戲電影。

《爵跡》在中國開出 3.8 億人民幣的票房。

而後的張嘉佳《從你的全世界路過》雖也在票房上做得 8 億人民幣,卻惹來不少罵聲,稱其為平淡無味的心靈雞湯,甚至把所有角色智商弱化,譜出一段毫無情感的愛情故事,讓張一白結合張嘉佳成為最失敗的作品。獲得 4 億人民幣的總票房的《擺渡人》則在王家衛的扶持下,有了正反兩極的評價。能看得出其雖有王家衛過往風格,但實質張嘉佳的內裡文本卻是相當空虛,有大師出手也挽救不了基底的敗壞。

韓寒自然會與兩人有所比較,縱然《後會無期》相對前兩者在評價是相對優秀的,但從作家轉為導演的韓寒,仍在電影結構上有些許生疏。雖有精神情懷支撐,但最終無法與觀眾接觸溝通下,只成為作者自身的喃喃自語。但該片仍在票房上取得佳績,最終獲得 6 億人民幣的票房。

現今的 IP 產業已有太多失敗的例子,但仍是中國影業積極邁向的目標,商業始終為首。縱然票房上取得優秀的成績單,但內容往往讓人搖頭。IP 產業是否能將票房與內容兼得?「作者」是否能轉型為導演?對現今中國電影界仍是一個極大的問號。

韓寒與他的「好朋友」一起帶動產業?

從韓寒的文字就已獲得多數人的喜愛,而他的其他事業也造就了他的好人緣,如他仍是職業賽車手,在賽車場上經常與郭富城和林志穎等人展開競技;他曾是歌手、作詞人,與音樂圈的常石磊、朴樹、萬曉利等人有良好互動;他更是上海亭東影業公司的老闆,著手進行與自身相關的 IP 產業版圖。

擁有極好人緣的韓寒,也能在他的電影事業上表現。如《後會無期》最後朴樹所演唱的片尾曲〈平凡之路〉,是某一日韓寒去朴樹家中拜訪,聽到正在創作的此曲便喜愛上,之後積極的為此曲填好詞,打動已十年未發新曲的朴樹重新復出。此首歌不僅比電影更火紅,也奪下第 51 屆金馬獎最佳原創歌曲。

不僅如此,首部作品《後會無期》的陣容也為之壯觀,如與萬合天宜公司(旗下有網劇《萬萬沒想到》)合作,請來白客與孔連順的客串,而後韓寒也回饋《萬萬沒想到》客串幾集;更有賈樟柯三叔的驚喜出現,也源自於韓寒曾出演過賈樟柯的《海上傳奇》。第二部作品《乘風破浪》卡司更是堅強,齊聚鄧超、董子健、彭于晏、金士傑、李榮浩、趙麗穎等人,都能顯見韓寒的好人緣。

如今他的第二部作品《乘風破浪》即將在台上映,這部同樣也是韓寒的原著劇本。許多書迷總期盼著韓寒能改編自身的小說作品,他在去年成立亭東影業之時,宣布未來將會改編他的首本小說《三重門》,同時也計畫執導有關高科技航天題材的電影《天空製造》,由黃建新擔任監製,預計會在 2018 年上映。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