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ice 聲命線》:借鏡美劇規格,找出韓國類型劇的成功方程式

0

文/Agatha

dnui81jgin5o6hb9hnnw

李荷娜與張赫合作新戲《 Voice 聲命線》。

隨著農曆年前,NCC 已通過強制台灣境內電視台,在黃金時段得播出自製戲的同時,2017 年一開始,韓國逾  20 年來目標明確,總堅持播出刑事偵探劇集的 OCN 電視台,端出改編自韓國緊急救援專線 112 申報中心真實案件的《 Voice 》,成為近期高度吸引觀眾注意、手心冒汗、如坐針氈的一部新戲。這對長時間以來一邊播出美國影集、一邊努力製播犯罪刑偵推理類型電視劇的 OCN 來說,無疑是劑難能可貴的強心針,也是值得台灣電視台引為參考的範例:迎合大眾口味固然重要,努力經營自我風格的路線也能成為致勝關鍵。

隨著億萬作家金銀淑的作品《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終映,到底 2017 年的韓劇該看什麼,才不會感到空虛寂寞?去年初,擅長正統推理類型劇作家金恩熙的《 Signal 信號》,在不被各家無線電視台看好的情況下,從開播起就為 tvN 電視台創造不少奇蹟,穩坐韓國尼爾森收視調查同時段「10 至 50 歲最受歡迎節目」第 1 名。結局亦創下有線電視台收視率 12.8% 的好成績,僅次於 tvN 鎮台之作《鬼怪》《請回答》系列。

強敵環伺, OCN 如何用類型題材突圍

關於刑事偵探、犯罪推理等題材,過去幾乎被視為是美劇的專利。但《 Signal 信號》的成功,不但為韓國電視台創造了新局面,也為似乎即將走入類型死胡同的韓國編劇市場,打開了另一扇窗、延伸出另一個戰場。2017 年開始,SBS 電視台週一、二的《被告人》,MBC 電視台週三、四的《 Missing 9 》及 OCN 電視台週五、六的《 Voice 》,為韓國觀眾拉出一條獨具特色的刑偵推理線,姑且不論劇情是否夠細膩、夠縝密,埋梗是否夠隱誨、夠燒腦,至少代表的意義是韓國電視劇再次的突破、嘗新與前進。

在這幾部刑偵推理劇當中,最受矚目的無疑是 OCN 電視台週五、六播出的《 Voice 》,而在談《 Voice 》前,我們應該先了解 OCN 電視台。OCN( Orion Cinema Network )原名為「DCN」( Daewoo Cinema Network ),1995 年由大宇集團旗下的大宇傳媒創立。1999 年大宇傳媒倒閉而由好麗友製菓旗下的 On-Media 接手,2009 年時,On-Media 創立了 OCN 的姊妹頻道 OCN Series,以播放美國影集為主或 OCN 自製電視影集。2010 年,CJ  集團收購 On-Media,自此 OCN 正式成為 CJ E&M 旗下的一個有線電視頻道,每年播出之電影超過 3000 部,是韓國最大宗擁有電影播放版權的電視頻道。

dqedd

張赫飾演重案組刑警武振赫。

相較於其他電視台多以家庭劇或愛情劇為大宗,OCN  從經營之初就有「分眾」概念,在長年播出美國影集的情況下,自製的電視劇也大多以犯罪刑案題材為主。需知這類型的故事對編劇而言難度極高,得經過反覆地檢查、驗證、深思,才能成就一部像樣而無漏洞的劇。而從 CJ 集團收購 OCN 之後,推出的戲劇作品格局更大亦更顯「精緻」,《吸血鬼檢察官》《特殊案件專案組 TEN》《能看見鬼的警察處容》等都是懸疑辦案推理劇,且都仿美劇推出了 2 季,由儼然讓 OCN 成功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戲劇之路。

報案電話的聲音  是救援黃金時間,也是劇情的關鍵

去年,《 Signal 信號》的叫好叫座,顯然讓 OCN 信心大增,在獨樹一格的自製戲風格愈臻成熟的優勢下,同樣在週末推出以韓國「112 申報中心」(相當於台灣的 119 報案電話)為背景、改編自真實事件的《 Voice 》。《 Voice 》講述因一次事故而失去妻子的重案組刑警武振赫(張赫 飾),及同樣失去父親的 112 申報中心隊員姜權珠(李荷娜 飾),在號稱犯罪率第一、檢舉率全國最低的盛雲支廳成立的「112 申報中心黃金時間隊」工作,兩人聯手解決各式各樣刑案的同時,也一邊追蹤著殺害自己親人的連環殺人犯。

從劇名《 Voice 》,已明白點出這是個以「聲音」為輔的故事,在每通打進 112 申報中心求救的電話中,隊員得依照報案地點、發話地點及報案人的聲音狀況,對每起刑案做出正確的救援判斷及行動口令;在 112 申報中心成立的「黃金時間隊」(Golden Time),顧名思義就是得堅守犯罪現場黃金時間—–「3 分鐘到達、5 分鐘現場確認、10 分鐘檢舉」原則,才能提高救出徘徊生死岔路被害者的機率,就像是設定了倒數時間炸彈般的緊張急迫。

dqdqd

李荷娜飾演 112 申報中心隊員姜權珠。

視覺給你刺激 劇本引發你的好奇心

為《 Voice 》執筆的編劇馬珍媛雖並非多產的作家,過去作品內容也多以家庭、愛情為主。但執導的金弘善導演,卻已是刑偵推理類型的說故事高手,經過《武士白東修》拍攝打鬥動作的訓練及《朝鮮偵探丁若鏞》《詐欺遊戲》《吹笛子的男人》製造懸疑氣氛的洗禮,金弘善導演在《Voice》中交替運用犯罪及追逐過程中的大特寫,藉由肢體或臉部某器官的細微動作,或血腥、或暴力地傳達了最真實且直接的震憾、驚悚感,也讓觀眾有著身歷其境的感官刺激。

與金恩熙作家  2011 年的作品《 Sign 訊號》有著極為相似的舖陳手法,《 Voice 》首集以銀興洞警察妻子遭擊殺事件拉開序幕,第二集則依然是在銀興洞發生的少女被綁架事件。兩個事件都是兇嫌以鐵鎚重擊犯案,看似有著極高重覆性,但事實上卻毫無關連。從編劇首集開場 15 分鐘,就讓殺警察妻子的兇手露出口鼻半張臉開始,就注定觀眾必須得跟著每集劇情推進,展開緊張詭變的「猜猜犯嫌是誰」推理訓練。

edqdqd

白成鉉飾演警察飾,是張赫的晚輩。

以聲音追擊懸疑為題材,透過聲音來解開事件謎底,《 Voice 》顯然是 OCN 的自尊之作,也是男主角張赫的期待之作。近幾年積極挑戰各類作品及角色的張赫,直言看過《 Signal 信號》後,對《 Voice 》劇本有著好奇心及對詮釋角色的欲望;而在戲中常常得凝神閉眼、「觀察」聲音的女主角李荷娜,過去雖未有出色之作,但在《 Voice 》中她得聆聽、靠想像逮補犯人,展現即使看不到,但靠著聲音也能用感覺、用感情真正的「看到」,正是演技上的最大考驗。

沒有浪漫的愛情,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無力感與無邊的暗黑人性,《 Voice 》提醒社會不要錯過任何一個聲音,不要輕易遺忘那些受害犧牲者及痛苦的家人,即使暗而無光的道路不知有多長,但最終一定能迎來最後的明亮曙光,這也是《 Voice 》給予眾人的課題與啟示。

*本劇於 KKTV 播出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