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我不是潘金蓮》:不是潘金蓮,那是不是中國風?

0
maxresdefault

《我不是潘金蓮》拿下金馬獎最佳導演獎。

馮小剛首次入圍金馬最佳導演就拿獎的《我不是潘金蓮》,一直以來的作品似乎並不是金馬的菜(從來沒入圍過金馬最佳導演),馮導這次做出了什麼巨大的轉變,竟一舉追得金馬歸,是影迷心中共同的疑問。坦白說,這就真的很像是「一篇參加文學獎的文章」,從《我不是潘金蓮》完全看得見馮小剛「就是想拿獎」的心情。

高度自覺而風格化的手法,企圖以圓框打造中國風視覺的野心,不經意間竟再次落實了張藝謀和陳凱歌的老路:要拿歐洲電影獎項,就先要打造出符合西方人想像的中國風。如果說張藝謀用的是古老中國的禮俗文明、陳凱歌用的是平劇和女性化的中國男性形象,這次馮小剛端出的則是中國人從外到內講求的「圓」。這絕對是馮小剛在《大腕》後,在電影語言和敘事風格最下苦功的一部作品,從鏡頭的圓框窺視描繪著人物的一舉一動。從開頭的中國風工筆畫帶入敘事鏡頭,加上說書人般的旁白與中國鼓樂的聲音,完整細密地企圖打造一個中國風世界。

20160913051820383_tcddd_1200x0

范冰冰憑此片入圍金馬獎女主角獎

細膩打造中國風形式 但這究竟是不是好事呢?

就實際的成效來說,透過不同的敘事聲音和手法,加上悠緩到幾乎不像馮小剛的故事行進節奏,幾幕在圓框裡,顯得特別美麗別緻的自然風景。要說馮小剛以本片形塑出一種中國電影特有的美感,其實並不為過。從形式上的圓框,到故事裡的各種打壓李雪蓮的求「圓」(也可以說是一種「河蟹」)、李雪蓮自己不斷重複的鳴冤告狀(把人生過成一個重複的圓),確實有做到裡外呼應,以這個角度來看,畫面比例的改變也確實落在「圓」的始末,對於電影而言多少是有意義的。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兩段由圓變方的畫面,不但畫面明顯蘊有開闊之意,前後也分別落在李雪蓮用力想打破層層想束縛她的「圓」(社會河蟹);以及她自己頓悟後脫出原本的圓(循環)之處,畫面比例的改變與故事內在的呼應,還是有個意義存在。

y0311pohfx9

電影呈現相當形式,以圓型來構圖。

但就像「中國風」這個詞本身,從來不是完全正面一樣,一方面馮小剛在這片的美學實驗與完成度相當。但若回到故事本身上來看,卻不免稍微讓人啟人疑竇:這樣一個故事有必要用特別中國風的形式來述說嗎?選擇了這樣的敘事法有讓故事更加出色嗎?除了「潘金蓮」這個極其中國式的印象,與畫面的中國風搭得上,擊鼓鳴冤的概念和片中的鼓聲內外相合外,我其實找不到這個故事為什麼要這樣拍的理由,更何況片中的李雪蓮,其實沒有太多地方和潘金蓮相似。潘金蓮之於這整個故事不是那麼特別重要的核心,比較像是一個觸發點罷了,若以李雪蓮本身的角色和故事來看,中國風的用處和必要性就顯得不是那麼足夠。

不過另一方面,實際故事處理的,其實是中國現代社會的弊病。也許中國風的形式,諷刺幾千年來中國求圓的人情世故,就永遠是這樣在運作,打壓每一個想發聲的個體。那麼中國風敘事和被限縮成圓形、宛如偷窺的視角,就和被壓抑、受限的感受相合。然而除了在美學上精心求完成度外,其實在敘事上,為此多了不少贅肉,也有不少漏洞。回到劇本架構與核心議題來看,一來是故事的發展太過刻意好猜,幾乎是為了諷刺而諷刺,人物本身的動機以及「官方」反應都頗為樣板,缺乏驚喜或新意,反倒有些像在照本宣科,相較於精心設計的形式,顯得有些外強中乾。范冰冰的演出也只是還可以、像村姑,而並不是真的創造出一個活生生的李雪蓮。

節奏和篇幅也有類似的問題,因為故事實在是重複性高、內容又是一見可知的共犯結構。刻意悠緩的敘事節奏和用得並不好的說書式旁白,反倒不斷讓故事和情緒被打斷(敢情又是想仿章回小說的結構不成?)。不少地方也顯得不必要的鬆散,讓人不太清楚這部電影為什麼需要拍到這麼長。尤其對習於在馮小剛電影中尋找激情的觀眾來說,這部作品顯得冷靜抽離,許多跌宕都被刻意地用鏡頭偏離的「溫柔蘊藉」弱化,實在不像馮小剛本色。

這是馮小剛在美學上最用力的作品(而且大致還是有意義的力),也是他最不好看的電影之一。得金馬獎並不為過,若票房失利亦相當合理—–馮小剛也許只是想證明「其實我可以」,但重點還是證明過後,他下一步到底要怎麼走。《我》片已證明他對技術和美學的掌控力與火候,卻反而有些為形式犧牲敘事的況味。究竟馮小剛還能不能再下出一局舉重若輕、不著聲色的好棋?我認為這比得不得獎重要得多了。

延伸閱讀:
2016 年第 53 屆 金馬獎得獎名單
第 53 屆 金馬獎入圍名單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