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怪獸卡車》:不是只有怪物會被瞧不起

0

文/Pony

因預算過高,派拉蒙在《怪獸卡車》上映之初,便預測票房可能不佳的情形。主打真人結合動畫的喜劇片《怪獸卡車》其實題材上已屢見,舉凡《 E.T. 外星人》《侏儸紀公園》《熊麻吉》等片,都早運用此技術和故事架構—–虛擬與現實的相遇,來碰撞出無數的冒險旅程。

或許《怪獸卡車》最初的客群定位是闔家觀賞,所以也在文本之上,電影都走一種熟悉的路線。如運用《尼斯湖水怪》( The Water Horse )的神祕揭面,到《 E.T. 外星人 》找尋回家路,《怪獸卡車》的套路也都顯而易閱、簡單直白。但電影從中依然包裹著內裡,也就是將人喻為怪物,或以怪物藉題反射出人之於環境的貪婪。

mv5bmtg1mjy4ntgznv5bml5banbnxkftztgwmdu0mdgwmti-_v1_sx1777_cr001777738_al_

怪獸卡車裡面,是真的有怪獸。

在片中盧卡斯提爾所飾演的崔普,一開始便是一個被人瞧不起的高中生魯蛇,他雖聰明,可惜常人卻沒有看見他特殊專長的發揮—–組裝車輛。又加上,對於崔普而言,父愛的缺失對他至關緊要。因此當怪物曲奇的現身,崔普並不像一般人因懼怕而要毀滅之,他卻相反能體會到曲奇與自己相同的處境—–被人類追殺/瞧不起,也同時失去了家人的溫暖陪伴。甚至他並不在乎怪物本質是否危害,他願意透過接觸感受才給予曲奇良善/朋友的標籤。

而看回怪物曲奇,電影並不是像以往如《駭人怪物》包裝成因人而造成進化的怪物,它們如 E.T. 一樣,初初便存在於這個世界/生態中,直至人類的貪婪而迸發而出。電影中的曲奇它不單只是怪物,相反卻是人的表徵,當石油成為人類為求斂財之產物,牠們卻以石油為酒,飲用完即變得如此醉醺,間接影射人類因貪得無厭而不明是非。如《赴湯蹈火》裡,當石油成為唯一的小鎮經濟時,面對所有阻礙,都不惜一切斬草除根。所以當怪物曲奇都毫無攻擊性之時,因利益薰心的人們,卻看不見牠們擁有的同步智慧、也體會不到牠們的善解人心/童心,只能一再地破壞棲地殺人滅口,湮滅所有可能擋住財路的證據。最終怪物不再是曲奇一家,人類早已變成霸佔地球的怪物霸主。

960

魯蛇高中生崔普,遇上被誤會的怪物曲奇,

不過回到電影,《怪物卡車》的敘事結構上略為可惜,雖然我們能看見導演克里斯威巨他擅長的風格,如《冰原歷險記》的奇緣,或《機器人歷險記》的小人物大冒險闖關,喜劇動畫風格依然在《怪物卡車》延續。不過,也因別於動畫,在真人電影上克里斯威巨較不能掌控電影節奏(或許是派拉蒙本身對電影的定位),多數以冒險飛車為軸,卻忽略了應是點睛的細節橋段。因此當高潮戲部分,電影無法給予如《 E.T. 外星人》的雋永流長,相反在人與人、人與怪物的別離上,《怪獸卡車》的倉促收尾都讓人不是滋味。

以娛樂性來論,《怪物卡車》不論在情節及觀感刺激上皆有到位,甚至怪物的造型非也陽剛具威脅性的形體,反而讓人聯想起如《異形奇花》的惡趣味。不過只單於此類的特效,是否要花 1.25 億美金的著重押寶,卻為求推進劇情而忽略交代/合理性,如女孩瞬間定位男孩手機、繼父與生父對於崔普的影響等。以故事衝擊為軸的《怪獸卡車》在細節上仍做得不夠細膩,最終觀眾只能隨著故事卡車的直衝帶領下,僅翻越過一個名為「怪物卡車」的小山丘。

延伸閱讀:
從「博士」、「跟班」到「Maker英雄」,看美國動畫裡的「Nerd」大翻身
院線影評/高舉安培林火炬的《侏羅紀世界》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