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好萊塢主導的華語電影《長城》:中西製作方各自盤算著什麼?

0

文 /家有囍事

1148865530_l

《長城》總投資額超過人民幣八億,到底能不能回本呢?

2016 年底被「黑」得最徹底的一部華語片,大概就是《長城》了。這部曾經一度被寄予厚望的超級大片,集結了所有有利的商業元素,包括國際級大導演張藝謀、總共擁有上百座小金人肯定的好萊塢幕後技術團隊,從麥特戴蒙、劉德華、張涵予、彭于晏等大把大把的中外明星參與演出,更結合了中國與好萊塢的強大資本挹注,卻為何還是一步步「淪落」到「眾人皆黑」的處境?

應該可以這麼說,《長城》所有被視作「可以成功」的元素,最後都成為了導致失敗的原因。除了片中有大量中文對白,超過一半的主要演員以及導演是華人之外,《長城》本質上就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好萊塢超級英雄電影。劇本創作團隊全是來自好萊塢的「洋」編劇,資本也是來自傳奇影業、環球影業與中國本地的樂視影業、中國電影聯合投資,之後雖然傳奇影業被萬達集團收購,但仍然不會改變《長城》被視作中國電影與好萊塢合作,採用好萊塢大片模式製作、營銷的本質。回顧最初拍攝《長城》的初衷,張藝謀曾經表示,他希望能藉此將好萊塢模式引進中國,並將中國文化傳播到全世界。

1148866701_l

劉德華在本片戲份真的不多啊。

立意雖好,然而這種作法卻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中不中、西不西,兩頭不討好的結局。從故事來看,片中人物雖然中國人佔多數,但每個都平庸無奇,面對怪獸饕餮的來襲全然束手無策,只有當男主角、身為白人的麥特戴蒙登場之後,這些中國人才獲得了救贖與喘息的機會。但問題是《長城》主要的市場是中國大陸,讓一個白人當主角,並不能夠滿足本地觀眾的期待,但一個以陌生的中國為背景的故事,又不能在以白人為主導的西方世界裡普遍得到認同。

再者,雖然片中的主角,怪獸饕餮是脫胎自於古典奇幻名著「山海經」裡描寫的傳統妖物形象,故事又發生在中國的精神象徵:長城之上,但編劇團隊清一色的西方觀點,完全無法達到導演張藝謀所期待的「傳播中國文化」的效果。從饕餮的形象,到故事的編排、人物的設計,都還是一部「漫威格式」的打怪電影。比如片中無影軍的五色設計,有網友找出太空戰隊的劇照做比對,同樣是五種顏色的軍裝、大披風與頭盔,那哪裡是中國軍隊?根本就是美國電視影集裡的太空艦隊。

片中大量的明星,也沒有能夠達到預期的光環效應。受限於劇本描繪的形象,每個在別的電影中都能獨當一面的演員,在《長城》裡都成了穿著誇張戲服的棋子,重複著不需要演技的各種台詞。劉德華的粉絲甚至因為排名問題而群起表示抗議。唯獨女主角景甜卻在一片平板的面孔中,獨力支撐起一個與眾不同的女將軍角色,問題是雖然角色比較討好,但景甜本人的內部能量明顯不足,以至於在大銀幕上難以綻放更耀眼的光芒。導演張藝謀曾公開回應過外界對於景甜的質疑,表明她得到演出機會,是因為她英文夠好,而且有武打底子,又願意到美國集訓半年以上。但可惜的是,這些條件並沒有將她一舉拱上《長城》的頂峰。

回到電影本身,《長城》其實並沒有多數網友形容的那麼糟,事實上就是另一部爆米花大片,你進去放鬆兩小時,看明星打怪物,吃完爆米花、喝完可樂,然後腦袋空空回家睡覺。如果不抱太大期望,不讓它背負太多電影之外的任務,《長城》並不難看。它被「黑」成這樣,只是因為它沒有達成最初的想像與承諾。從影片的成本面來看,《長城》總投資額超過人民幣八億,估計票房必須超過人民幣二十五億才能開始獲利,但上映之後表現不如預期。從文本傳達出的訊息來看,多數中國人對於《長城》的憤怒與厭惡,與其說是覺得這部電影拍得爛,倒不如說是,無法接受在民族意識裡近乎神聖地位的建築物,就這樣為好萊塢獻出了「第一次」。網路上流傳著這樣的說法:真不爽《長城》就這樣破處了。

延伸閱讀:

院線影評/《長城》:真的好萊塢,也是真的張藝謀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