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星際過客》:道德與愛情的兩難

0
image00

顏質甚高,可惜視野侷限的《星際過客》。

以一個高概念設定,包裝一個直接了當的愛情故事,《星際過客》可說是成也高概念、敗也高概念:高概念賦予故事新意與特色,讓它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愛情故事或科幻故事;但高概念也讓電影的科幻元素與愛情故事難以融合,調性間互相衝突甚至抵消,最終有種一加一小於二的無力感,可惜了鉅額預算與兩位魅力滿點的主角。

《星際過客》描述兩名平凡人在一次遠程太空旅行過程中,意外提早自冬眠中醒來,既無法回到冬眠狀態,距離抵達目的地又有將近 1 世紀之久,被迫彼此陪伴與面對眼前困境的故事。雖然截至目前為止,幾乎所有廣告文宣都將本片包裝為主打珍妮佛勞倫斯克里斯普瑞特兩位新生代巨星的浪漫愛情冒險,但實際電影調性(特別是在開頭前半小時與第 2 幕後段)卻遠比預告來得黑暗絕望,裡頭甚至隱含,稍微細想便會讓人產生疑慮的劇情設定與道德兩難,與中段的浪漫調情大相逕庭。

image02

誰想得到,散發《 2009 月球漫遊》孤獨感的前半小時,是全片最精采的段落。

偏偏導演摩頓帝敦雖能掌握個別元素,卻始終無法克服劇本本身的調性矛盾,加上明顯經過修正的後半段發展,以及不疾不徐讓人想睡的節奏,搭配大量柔光,讓本片像是史上製作最精良的 IKEA 廣告。空有精美的視覺,以及三不五時讓人驚豔的巧思(宛如美劇《一個人的地球》的開場便相當大膽),到頭來只能靠最老梗的共患難解決問題,編劇強史派茲先前在《普羅米修斯》裡空有概念,沒有發展(以及對無人醫療艙近乎痴迷的熱愛)的老問題,看來還是沒有太大改變。

故事調性互相衝突,導演又無法調和,扛起整部電影的重任,瞬間落在兩位巨星肩頭。必須說,雖然珍妮佛勞倫斯與克里斯普瑞特皆散發著耀眼的個人魅力,愛情橋段也看得出化學效應,但兩人的選角更像是票房而非故事考量,個別特質與演出的角色有所衝突,勞倫斯始終沒有明確表現出女主角從理想幻滅的脆弱到獨立堅強的蛻變,普瑞特則是永遠陽光善良,無法碰觸到角色至關重要的黑暗面,以及其所帶出的決策過程,結果就跟電影本身一樣,靠著題材與演員本身吸引力低分飛過,始終沒有發展成有血有肉的人物,或一段引人深省的故事。

image01

來得快,去得快,方便行事的機器神等級危機與轉機。

沒有人說《星際過客》不能像是《 2009 月球漫遊》遇上《六天七夜》,但要融合兩者風格與調性,需要遠不止目前成品所展現的努力。若拆成個別一個小時來看,《星際過客》有俊男美女,題材引人深思,絕對有成功的潛力,硬把兩者湊在一起,才是故障的根源。

延伸閱讀:

太空科幻版《鐵達尼號》?《星際過客》幕後的 3 個故事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