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記憶乍響》:新銳導演尤沃金提爾「走出自己」,卻拍出僅限於腦內的小劇場

1
image00

《記憶乍響》是挪威首部入選坎城影展正式競賽的作品。

記憶乍響》是挪威新銳導演尤沃金提爾繼《愛重奏》《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的第三部長片。尤沃金提爾從出道以來深受矚目,本片不但是他第一次進軍美國拍英語電影,又榮獲挪威國內多項大獎,更是有史以來第一部挺進坎城影展正式競賽的挪威電影,用眾所矚目來形容《記憶乍響》並不為過。

尤沃金提爾在《愛重奏》中即展露出極大的才華潛力,雖然整體尚不成熟,但電影中後段的爆發力不言可喻。《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也像是一個繼承延伸之作,寫著青少年孤獨寂寞的靈魂,和世界格格不入的詩意絕望,整體而言已比《愛重奏》更加成熟大器,但仍然有頭輕腳重的嫌疑,走到電影後半段力道才揮灑無疑。

image02

遊走在感人肺腑與假掰做作之間的《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

《記憶乍響》作為尤沃金提爾第一部英語電影,在題材、演員和敘事上都看得出不少調整的痕跡,故事本身和《一千次晚安》有近似題材(但更出色的設計)。更重要的是,這是尤沃金提爾首次走出那個喧囂中寂寞的自我,開始處理家人之間的關係。《記憶乍響》像是藉由家庭創傷,這個在美國獨立製片中最常見的題材之一融入美國,但又試圖保留個人執導風格與詩意意象,但相互間的融合,有時起了意想不到的化學變化,卻有更多時候讓人有些無所適從,既難以維持敘事推動的力道,又無法帶出對於角色關係更深刻的理解。

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尤沃金提爾招牌的大量獨白,以及特殊詩意宛如夢境的視覺意象,與大部分時候平實刻劃的家庭家人關係間,往往不見得能互相加分,在銜接上也不時讓人有突兀之感,語言從挪威文換到英文,更突顯那「只有意義,沒有邏輯」的問題,讓人莫名有點想念起多藍…

image04

雖然本次演出收斂許多,傑西艾森柏格還是逃不了喃喃自語的命運…

雖然這次尤沃金提爾試圖讓獨白變成多重視角,每個角色都有一段關於他們沒演出來的內心情境獨白,試圖在留白之餘補足電影未竟之功。但即使有包含傑西艾森柏格、伊莎貝雨蓓等一流演員,演出多半僅是中規中矩卻無突出之處,難以在喃喃自語外,賦予角色深度或不同面向,還不如相對沒有演出經驗的戴文德鲁伊德( Devin Druid )。加上大量與畫面脫節的獨白,有時讓人不免猜想:這個劇本乾脆改寫成小說豈不是更省事?也許效果甚至會更好?

整體而言,作為個人第三部劇情長片,顯現尤沃金提爾企圖「走出自己」,開始關注不同的角色、不同的狀態與不同的關係。雖然可以說是一個可喜的嘗試,但仍顯得有些力有未逮,而如果他未來想繼續發展這個路線,要如何適當運用融合自己過去擅長的風格、注入在更平易近人的故事裡,應會是其未來最大的挑戰。

延伸閱讀:
外電欽點 2016 前半年必看電影:你都看過沒?
69 屆坎城影展六大焦點:《霓虹惡魔》導演爆走嗆聲、女星遭噓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負評成為導演的惡夢!札維耶多藍為何與媒體影評人鬧翻?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