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深夜食堂 電影版 2》松岡錠司導演:「在生活不如意的時候,找出有感的溫暖。」

0

文/Fanny

%e6%b7%b1%e5%a4%9c%e9%a3%9f%e5%a0%82%e5%b0%8e%e6%bc%94%e6%9d%be%e5%b2%a1%e9%8c%a0%e5%8f%b8

《深夜食堂 電影版 2》導演松岡錠司。(天馬行空提供)

「我希望呈現出人在生活不如意的時候,感受到的溫暖。」 在亞洲引起風潮的《深夜食堂 電影版 2》又將再次襲台, 導演松岡錠司特地陪同性格男星小田切讓與台灣觀眾見面。 松岡錠司在接受娛樂重擊專訪時,緩緩道出影片中的精神。

55 歲的松岡錠司是日本大學電影學科導演組畢業,從小就立志成為電影人,拍攝許多小型電影製作,並擔任導演助理累積經驗。當他在家鄉麵包店工作時,讀書所拍攝的 8 釐米作品《三月》獲得日本 PIA 影展獎,於是,他又重新回到東京追逐電影夢。到訪台灣多次,曾去故宮、九份、東海岸等地遊玩,認為中國菜與日本料理很接近,對水蓮、豆花、香菇肉羹印象深刻的松岡錠司,深信美食能帶給人幸福、活力、快樂,笑說拍了《深夜食堂 電影版 2》後就樂於嘗試許多食物,連一般觀光客懼怕的臭豆腐都試過,他還覺得有些像納豆。

%e6%b7%b1%e5%a4%9c%e9%a3%9f%e5%a0%82%e5%b0%8e%e6%bc%94%e6%9d%be%e5%b2%a1%e9%8c%a0%e5%8f%b8%e8%88%87%e5%b0%8f%e7%94%b0%e5%88%87%e8%ae%93

導演松岡錠司與小田切讓。

松岡錠司 1990 年首次執導電影,改編望月峰太郎漫畫的《笨金魚》就獲得多項新人導演獎,之後也拍了《鬼娃娃花子》《莎喲娜拉!小黑》等片。他的作品擅於探討人性,不玩技巧、不加修飾,褪去大家想像中的情感,平平淡淡的營造出溫情與關懷風格。2007 年更以《東京鐵塔: 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獲得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導演、劇本的三冠王。

用影像療癒人心 定調溫馨寫實

「在一天結束,人們開始趕回自己家中的時候,我的一天才剛剛開始。」這是《深夜食堂》Master(老闆) 小林薰的固定開場白。「營業時間從晚上 12 點到早上 7 點,人稱深夜食堂。你問這樣真的會有客人來?其實還真不少。」療癒系漫畫《深夜食堂》由安倍夜郎創作,原著中的深夜食堂是一間座落於新宿黃金街的小店,附近的歌舞伎町常出現牛郎、變性人、黑道與各種成人聲色場所,狹小巷弄的店家只有幾個又小又擠的座位,反倒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更貼近。

%e3%80%90%e6%b7%b1%e5%a4%9c%e9%a3%9f%e5%a0%82-%e9%9b%bb%e5%bd%b1%e7%89%882%e3%80%91%e5%8a%87%e7%85%a73

《深夜食堂 電影版 2》劇照。

從電視劇到電影版的《深夜食堂》系列,松岡錠司以日式溫馨清新的寫實風格,與濃厚醇郁的人情味,用獨特手法拍出漫畫中韻味又富魅力的世界,深深打動了觀眾的心而大獲好評。日劇版第一季則從 2009 年 10 月開播,至今已播出 4 季,電影版也推出 2 集,無論票房、收視及成果都備受讚賞。

「我希望拍出人情味與寬容。」松岡錠司指出,這個系列的獨特與迷人之處,就在於那一道道平常而美味的料理,與每個客人不同的故事融合在一起的溫馨情懷。「從一個人點的菜,就能看出他的個性、愛好與生長環境,經由食物貫穿這些故事。《深夜食堂》會帶來療癒人心的力量。」他認為深夜食堂是個避風港或綠洲,讓大家聚集在一起尋求安慰。這些人吃著溫暖貼心的料理,不自覺地對 Master 吐露心事,展現人生百態與人情事故。「會來這裡的人大都是站在人生的分岔路口,Master 只是推一把,協助他們走上正確的分岔路。」

%e3%80%90%e6%b7%b1%e5%a4%9c%e9%a3%9f%e5%a0%82-%e9%9b%bb%e5%bd%b1%e7%89%882%e3%80%91%e5%8a%87%e7%85%a72

《深夜食堂 電影版 2》劇照。

死亡作為故事核心 找到日常生活的連接點

電影版第 1 集由松岡錠司導演兼編劇,以遺留在食堂裡的骨灰罈為概念,串連其他情節,描繪出深奧幽微的人心故事。「漫畫與日劇都是單元劇型態,由生活周遭的小故事組成的,溫馨而平易近人。我們既想保留住原著精神,又想做出不同的改變,於是以電影 120 分鐘為方向,構思幾個不同的故事,用不同年紀、不同時代的女性故事,以一個共同元素串起來。」而電影版第 2 集同樣是導演松岡錠司的原創故事,比起日劇版顯得更為犀利細膩與洞悉人性。不同於第 1 集用骨灰罈做串連,第 2 集似乎沒有明顯的連結。

「第 1 集電影看起來有連續性,第 2 集則是因為沒有找到適合的連接點。」松岡錠司坦言。「不過穿喪服的河井青菜與喪禮、池松壯亮爸爸的死亡、余貴美子的掃墓、及片尾小林薰去掃墓。雖然沒有找到(死亡) 道具,但都是以死亡印象做為第 1、2 集電影的連結與共通性。每個人的身旁親友都會死亡,那麼,被留下的人應該如何繼續在世界生存下去、如何面對未來的世界?」松岡錠司表示,電影中不停出現的死亡印象,一直存在於每個故事單元中,死亡也不斷出現在日常生活中,也藉此連貫了第 1、2 集。

《深夜食堂 電影版 2》導演松岡錠司。

「我每次拍戲都是符合當時的年齡、心境、體會,及遭遇到的事。」松岡錠司透露,在拍攝《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時,因媽媽去世了,他藉由電影表達對媽媽深刻的感情,找到抒發情緒的管道。「1990 年執導《笨金魚》時還很年輕,所以拍的是青春片;《鬼娃娃花子》則是拍出現代社會中,多數決欺凌少數的暴力或霸凌,反應人心、人性與民粹的可怕。」

導演的「酒肉朋友」小田切讓

《深夜食堂》日劇版第 4 季與電影版續集接連上映,演員陣容變得更加龐大,Master 還是由演技已深入人心的小林薰擔任,固定演員班底包括:松重豐、光石研、谷村美月、多部未華子、余貴美子及小田切讓等。合作多次、再度回鍋飾演小暮警察的小田切讓表示,雖然他的戲份不多,但拍片時就像回到老家一樣,感覺很溫暖。

其實小田切讓與松岡錠司已是多年好友,12 年前在一個喝酒場合認識。「印象中當時導演喝得很盡興、很嗨。」小田切讓笑著說:「在我心中他就是個酒肉朋友,有時候會疑惑,他這個導演究竟有多少實力?」松岡錠司則大爆小田切讓私底下就是個美食家,本人清清淡淡的,就像湯品一樣。而小田切讓眼中的松岡錠司,就像他在台灣吃的尼羅河紅魚料理,「很有意思。」

劇中的每道料理看起來都超美味, 讓人好奇拍完戲的食物都如何處理。 松岡錠司表示,劇中使用的食材大都是在拍攝地點附近的市場購買,所有食物拍攝完立刻就被瓜分掉,「常常演員們邊拍邊吃,收工了還在繼續吃,再伴隨驚嘆聲直呼『好吃、好吃』。」而松岡錠司自己最喜歡的菜,就是這集電影中出現的「豬肉味噌湯」,他形容那是一種關於美好人情味、懷舊情愫的想像,「保證讓大家看了更覺得肚子餓。」

「希望讓所有看過電影的觀眾都認為值得,5 年後回過頭來再看,還是充滿了回味與餘韻,是部還願意再看一次的電影。」最後,松岡錠司爽朗的為電影下了註腳:「我有自信可以保持 5 年, 但是 10 年就不一定了…。」松岡錠司笑著表示。

延伸閱讀:
《深夜食堂》作者、電影製作人及男主角談他們眼裡的深夜食堂
《深夜食堂》轉戰平台再開張 ,秋冬「最餓」日劇
日系食療電影/日本麵包為什麼特別好吃?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